第693章 真的是她!

  興許是沒想到陸天明會這麼爽快。

  那小眼睛牙人愣了半晌,才興奮起來。

  “租金不貴,一個月就十兩銀子,比住客棧划算多了,您先在這裡等著,我馬上就去把租房契卷拿過來。”

  說著,小眼睛牙人便樂呵呵的走了出去。

  “當初家裡的事,爹爹不讓我娘參與,所以我跟我娘,大部分時間都是住在這裡,可以這麼說,這小小的宅院,承載了我小時候的大部分記憶。”

  李寒雪的聲音有些發抖。

  陸天明輕拍她的肩膀。

  “能回來再走一遍,是一種福氣,最起碼此時此刻,你孃親活在了你的記憶當中,不要太傷感。”

  李寒雪輕輕點頭:“我知道的。”

  說著,她又側過頭來認真望著陸天明:“二寶,真的要感謝你,如果沒有你在身邊,可能我此生都沒有勇氣再回來。”

  陸天明擺手:“跟我客氣個什麼勁,幾十兩銀子就能辦下來的事情,根本不值一提。”

  李寒雪總算有了微笑。

  跟小眼睛牙人簽訂好契卷後。

  陸天明領著李寒雪打算先回客棧,明兒在搬進來。

  小眼睛牙人也是個熱情的人,說今天絕對會把宅院再打掃一遍,若是住的時候有一個耗子過路,他就把租金全部退還陸天明。

  有了這樣的承諾,陸天明自然放心。

  快要離開的時候,陸天明又看見了李寒雪的奶孃。

  那個六十不到的老太太。

  她似乎沒有家人,正在費勁的搬運著一個裝滿大米的籮筐。

  再次看見李寒雪後,她沒有如剛才那般跟過來。

  而是站在原地傻傻打望李寒雪。

  陸天明從來沒有見過這麼溫柔的眼神。

  連帶著他都有所動容。

  “真的不認她嗎?”陸天明忍不住問道。

  李寒雪加快腳步,近乎用跑的離開了這片廂房。

  陸天明輕嘆著搖了搖頭。

  也只能跟著李寒雪離開。

  第二天一大早。

  陸天明便帶著車馬來到凉王府大門處同小眼睛牙人接頭。

  為了能夠融進這個世俗之地。

  陸天明沒有表現出自己的驚人臂力。

  而是拿出些銀子,讓住在凉王府裡面的幾個壯漢,幫自己把馬車扛過階梯。

  他不確定自己要在這裡住多久。

  所以跟裡面的原住民打好關係是非常有必要的。

  一陣賣力的有吆喝中。

  馬車終於進入了府邸。

  今天李寒雪特意戴了面紗,將她那驚人的容顏遮了起來。

  陸天明很清楚,她不是在防男人,而是不想讓那老太太過分注意自己。

  陸天明又看見了李寒雪的奶孃。

  後者見李寒雪戴上面紗後,昏黃的老眼裡滿是淚花。

  李寒雪不為所動,冷漠的快速離開。

  小眼睛果然是個實在人,這錢,真該他賺。

  相比於昨天本就乾淨的閨房,今天的小院內,被打掃得近乎發光。

  不僅陸天明滿意,連在這裡住過數年的李寒雪都不禁眼睛一亮。

  陸天明一開心,直接付了三個月的租金。

  “我們不一定會在這裡住這麼長時間,如果真待不了三個月,你也不用補錢給我,就當交個朋友了。”

  小眼睛牙人聞言一喜,拍著胸口道:“小哥,在這府裡若是遇到什麼麻煩,儘管叫我。”

  兩人又聊了一會,小眼睛牙人拿著銀子開開心心的走了。

  第一次踏進李寒雪的閨房。

  陸天明卻沒有絲毫緊張。

  裡面的陳設實在太過溫馨,讓人除了溫暖,很難再產生其他情緒。

  閨房中有三個間房,左右各一個臥房,中間則隔著堂廳。

  “你睡我的房間,我睡孃親的房間。”李寒雪柔聲道。

  “你是想你孃親了,還是想當我娘?”陸天明調侃道。

  李寒雪紅臉白了陸天明一眼,然後進入了右邊的房間。

  陸天明打理好臥室後。

  從戒指裡掏出寫信用的木箱子。

  同李寒雪招呼了一聲,便推門而出。

  王爺府裡恐怕住了上千人,這裡完全就是一個小世界。

  而且這些人,九成九以上都是外地人。

  這樣的人,很容易就會成為陸天明的客源。

  當然,陸天明還沒有努力到第一天住進來就要埋頭苦幹的地步。

  之所以如此做,主要還是想要藉機去找一個人。

  在王府內兜兜轉轉。

  陸天明來到了一處人口相對擁擠的院落。

  角落裡,有一個後背已經開始佝僂的老太太,正坐在一個木桶前發呆。

  木桶裡裝著要換洗的衣物。

  衣物剛剛浸過水,老太太也不知道呆坐了多久。

  “老人家,我能在您這裡休息一下嗎?”

  陸天明放下木箱,自來熟的站在老太太身側。

  老太太一抬頭,發現是今個剛搬進來的瘸腿住戶。

  於是趕緊拿過身邊的一條板凳,用袖子擦了好幾道,這才遞給陸天明。

  “隨便坐小夥子,我這裡沒什麼講究的。”

  陸天明笑呵呵坐下,然後探頭打望裝衣服的木桶。

  裡面的衣服縫了又補,而且都是女士老款。

  這日子過得多少有些悽苦。

  “老人家,您就一個人住在這裡啊?”陸天明好奇道。

  老太太點了點頭,張嘴想問些什麼,卻沒好意思開口。

  “您有什麼好奇之事,可以問我。”陸天明和煦道。

  老太太一高興,脫口而出:“跟在你身邊的那個女子,是不是姓李?”

  陸天明淺笑道:“大膽一點,她就是你想的那個人。”

  “真的是她,真的是她!”老太太有些激動,“我就說她一定不會死的。”

  說著,老太太便流出了眼淚。

  可能是覺著在客人面前失了態,她又趕緊掏出絲巾,把眼淚抹乾淨。

  動作有那麼些優雅,顯然還留有凉王沒凉時的影子。

  “小夥子,讓你見笑了。”老太太柔聲道。

  陸天明笑臉相迎:“老人家,她不認你,你不生氣嗎?反而替她開心?”

  老太太輕嘆道:“哎,她不認我,自然有不認我的原因,寒雪這孩子,不是薄情的人。”

  陸天明趕著話頭給老太太解釋了原因。

  老太太一下子就開心起來,笑得像個不經事的少女。

  “看吧,我就說這孩子不會忘記我的。”

  頓了頓,老太太又望向陸天明。

  稍作遲疑,這才問道:“小夥子,你是不是跟寒雪這孩子定親了,我看她雖然沒有扎婦人髮髻,但跟你好像很親密?”

  正在喝水的陸天明噗一聲噴了半口水出來。

  “奶孃,您別瞎猜行嗎,我跟她只是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