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 秉燭夜談

  看到飛柳吃得香噴噴的樣子,李澤林也開吃了。

  幸好他的脖子沒有傷到頸動脈。他挑起一筷子慢慢吃掉了,哇!自己煮的面實在太好吃了。

  剛吃完三口,就感覺有一道視線,正熱辣滾燙地盯著他。

  他下意識地抬頭一看,就見飛柳的一大碗麵已經見底了。

  她眼巴巴地瞅著李澤林,舔了舔嘴唇,小聲說:

  “少爺,你做的面實在太好吃了!鍋裡還有嗎?”

  李澤林下意識地把自己的碗推過去,然後端著她的碗進了廚房,把鍋裡剩下的都盛過來,然後坐在桌前,開始吃。

  飛柳吃了一會兒,才感覺到不對勁。這好像是少爺吃過的,那兩人不就是間接交換口水,親嘴了嗎?!

  想到這裡,飛柳放下筷子“騰”的一聲,坐起來!

  李澤林咬著筷子,有些懵圈:“怎麼了?”

  飛柳的臉“騰”得紅了,只見她端起碗,“呼嚕呼嚕”把剩下的面吃完,湯喝光,然後就跑到院子去了。

  “飛柳,你去哪?”李澤林在後面喊。

  “我去周宅,一會兒就回來!”飛柳揮舞著手臂,手忙腳亂、順手順腳地跑走了。

  李澤林無奈地笑了笑,坐下又開始吃麵。

  剛吃兩口,就見門邊一個毛茸茸的小腦袋探出來。

  李澤林嚇了一跳:“這麼快就回來了嗎?”

  飛柳不好意思地撓撓頭:“閣主說過,我不能離開你十步。”

  李澤林捂著脖子,笑得不能自已。

  其實李逍遙給的藥,都是周笑那裡的,效果極好,再加上那半杯特殊的水,李澤林其實已經好得七七八八了。

  可是他私心裡,並不想讓飛柳知道。壹趣妏斆

  因為她已經巴巴地過來收拾碗筷,去廚房洗碗了。

  雖然她不會做飯,但收拾廚房收拾家,飛柳做得還是很好的。

  不久後,飛柳自信滿滿地端了杯茶過來:“少爺,請喝茶!”

  李澤林含笑地看了她一眼,端起茶,喝了一口,我勒了個去,苦死了!

  “我說飛柳啊,咱家的茶葉不多了,下次再泡,少放點茶葉好吧?不過,這味道我甚是喜歡!飛柳辛苦了!”

  飛柳的臉色變了幾變,聽到最後,才露出了笑臉。

  “知道了,少爺!”

  李澤林默默地給她豎了個大拇指!可把飛柳美得搖頭晃腦!

  周宅裡,周笑和顧秋靜靜地坐在書房,看著那封已經摺好,放進信封的口供,相對無言。

  “相公,以防萬一,你把這份口供再抄一遍。或者我拿去複印一份。”周笑搓著自己右手的大拇指和食指。

  “什麼是複印?”顧秋歪了歪頭,問。

  “就是有一種機器,能把這份文件原樣再抄一遍,但是可能用紙不一樣。”周笑努力解釋了一下。

  “這樣,保險起見,還是我先謄抄一遍,原件放你那。”

  於是,顧秋在桌子上鋪開紙,拿出疊好的信,認真抄了一遍。原件周笑放進了空間。

  晚上,兩人帶著抄好的贗品去了四皇子府上。

  司空澤剛剛從軍營勞軍回來不久,他已經知道了那件驚心動魄的事情。因而他的心中對顧秋夫婦充滿了感激。

  那些人已經被秘密安置,就等著有朝一日,案件併發,可以數罪併罰,讓司空玄沒有任何的翻身之機。

  上了茶,門口重兵把守,因為他倆同時來,必定是出了什麼大事。

  “說吧,什麼事?需要我做什麼?”

  看著顧秋那似曾相識的眼睛,司空澤頗感親切。

  顧秋看了看周笑,從自己的口袋裡拿出那封信,高高舉起,之後鄭重地起身,跪在地上,一句話也沒說。

  周笑也跟著跪在旁邊。

  司空澤一看這陣勢,就知道出事了!還是大事!

  他站起身,理正衣冠鞋帽,雙手鄭重地接過那封書信,打開,並認真地去讀。

  慢慢地,他的臉色由紅變白,變驚恐,變驚懼,變得不敢置信!

  就為了一己私利,二哥不惜用各種手段陷害大哥,陷害鎮南侯府。

  那凌月國堂堂八萬七尺男兒,都成為這骯髒的手段之下,可憐的炮灰。

  鎮南侯府滿門忠烈,就這樣揹負通敵賣國的罪名,含冤而死。

  司空澤的內心受到了極大的震撼,他跪在顧秋對面,深深地磕了一個頭:

  “顧世子,這份口供先留在我這裡。父王只要在位一天,就絕不會承認自己是殺害忠良的昏君,以他的性格,他寧可斬盡殺絕!所以在新帝登基之前,這件事都暫時不要提起。你可明白?”

  顧秋抬起頭,臉上已是淚流滿面。

  “知秋,記住了,多謝殿下。”.m

  “快快起來。我就說我第一次見你,就覺得你的眼睛莫名地熟悉。原來真是故人。我小的時候,世子還抱過我呢!”

  司空澤笑著,趕緊把兩人扶起來。

  “對了,你這封信是哪裡來的?好像是個拓本?”

  顧秋點點頭:

  “那臣就等著殿下登基的那一天!”

  這話斬釘截鐵擲地有聲,聽著就讓人提氣!

  三人坐到桌前,周笑看了一眼司空澤。

  “姐姐,有事就說話,咱們倆那都是過命的交情!”他永遠都記得,清水河畔,周笑那一往無前一騎絕塵的身影。

  “殿下謀事要趁早,趁熱打鐵,時間久了,會達不到預期的效果。而且,你要當心對手的反撲。從我知道的信息來看,殿下手中的籌碼足夠扳倒二皇子的了!殿下,當斷不斷,反受其害。”

  之後,顧秋又把朝中形勢,給司空澤做了仔細地梳理。幾人商量過,這次春闈之後,春獵之時,就動手!

  兩人離開之後,司空澤在書房獨坐了很久,直至蠟燭燃盡,天光微白。

  然後他站起身,挺直腰桿,大踏步地向書房外走去!

  他深知自己肩上責任重大,有多少人的希望繫於他身,又有多少人在他的背後用箭矢瞄準了他!

  既然踏上了這條路,那就沒有退路,不能回頭!

  成者王侯敗者寇,亙古不變的真理!

  前事不忘後事之師,大哥就是他的前車之鑑!

  他不能倒下,他要笑到最後!

  他要站上那至尊之位,為英雄平反,為死去的冤魂昭雪…… 壹趣文學為你提供最快的穿越,她帶病嬌世子一路逆襲更新,第274章 秉燭夜談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