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你個土豆子 作品

第47章 送了陳墨一個錄音室

京都,東三環世紀國貿大廈附近的一個咖啡館中,此時在咖啡館中一個角落,張恆遠和一個女人正在喝著咖啡閒聊著,周圍基本全是衣著整齊,光鮮亮麗的男男女女。在京城這個寸土寸金的地方,能在附近上班的人顯然也是工資挺高的人群。

陳墨三人很快就按著師哥給發的定位來到了咖啡館,在角落的位置看到了師哥和一個女人坐在一起,陳墨幾人快步走了過去,張恆遠兩人也連忙起身迎接。

坐下後,陳墨細細打量了師哥身旁的女人,發現原來這個女人居然是當前有點小火的女歌星張靚靜,她最近幾年的勢頭很猛,和師哥差不多。

這是陳墨沒有想到的,當時打電話時張恆遠也沒有說會有別人在這裡,不過他們也不會介意,陳墨還帶來了兩個人呢。

幾人叫來服務員叫了幾杯咖啡後,都坐下閒聊了起來。“師弟啊,這位是大明星張靚靜,嘿嘿,她也是仰慕你的民謠而來的。”張恆遠笑著說道。

陳墨看著張靚靜,一身黑色套裝,整個人看起來非常的高貴,出道了好些年了,有些氣質一眼就能讓人看出很高貴。她始終帶著微笑,稍微打量了陳墨。

“我是仰慕你才來的,我聽了你給章穎兒姐姐的《白天不懂夜的黑》之後,就特別的想要結識一下你,沒想到你不光能寫民謠,連寫流行歌曲都那麼好聽,而且人還這麼帥,哈哈!”張靚靜說著,眼中是欣賞的目光。

“靜靜,你這就不對了,你說陳墨有才華可以,但是你在我面前說他帥,那可就不對了?”張恆遠一下子就不樂意了。

“你也帥,但是你們的帥不一樣,你白白淨淨的,有當小白臉的潛質,但是陳墨這種是男人的帥,很men啊,你們不是一類人。”張靚靜很不客氣的說著,嘴角帶著促狹的笑意。

“哎,真是喜新厭舊啊!我還以為只有男人才會喜新厭舊的,沒想到女孩子也是如此,太生氣了!”張恆遠故作生氣地說道。

大家的話題打開來就聊得比較開心,不過馬音音一直很少話,張恆遠幾次想跟她說話,她都只是應付式的回應一下。

最後,陳墨拿出歌曲,放在桌面上,“師哥,這是我給你創作的民謠歌曲《南方姑娘》。”

“啊,這麼快,師弟你也太厲害了吧。”張恆遠激動的拿起歌譜,然後安靜下來的慢慢跟著曲子哼唱起來,大家也都不自覺的安靜下來,仔細傾聽。

北方的村莊住著一個南方的姑娘

她總是喜歡穿著帶花的裙子站在路旁

。。。。。。。。。。。。。。。。

她在來去的街頭留下影子芳香在回眸人的心頭

眨眼的時間芳香已飄散影子已不見

張恆遠輕聲跟著曲譜清唱道,由於張恆遠沒有趙雷的那麼多經歷,而且嗓音也沒有趙雷的那種厚重,不過也別有一番韻味,張恆遠獨特的韻味。

南方姑娘是不是高樓遮住了你的希望

昨日的雨曾淋漓過她瘦弱的肩膀

。。。。。。。。。。。。。。。。

思念讓人心傷她呼喚著你的淚光

南方的果子已熟那是最簡單的理想

幾人靜靜的聽著張恆遠清場,每個人腦海裡都有一個對這首歌的理解。也許趙雷唱的並不是一個真實的人,而是他心中那份美好的幻想。長長的頭髮,碎花裙子,溫柔平靜,這是每個男孩女孩心中最美好的畫面,代表了趙雷以及我們心中那遙遠又可愛的夢想。

“這首歌真的太好了,果然是你的風格,不過我感覺唱起來還是有些困難,從來沒接觸過民謠,我得好好磨練磨練下來。不知道你這段時間可否有些時間,你是民謠開創者,向你請教才是最好的,我們可以找個時間聊聊民謠,嘿嘿!”

張恆遠雖然有很多缺點,但是遇到好的歌曲,他也能靜下心歌唱,這就是一個敬業的歌手。

“行啊,不過我今天可能沒時間了,我有點事需要出門去辦。”陳墨說著,這是真心話,他得去金陵,然後又補充道:“周董對著方面也有一些研究,而且他的技巧性比我強,我覺得你可以先去向老師請教一下。”

“也行,你有事你先忙,我找個時間跟老師談談,順便去看看老師和好聲音的那些學員們。”張恆遠說著,很是開心,拿到歌譜,他也參加到了這個民謠的世界來了,他也算是第一批唱民謠的人了。

“對了,陳墨,好聲音那邊對你的打壓,有最新消息沒?真是欺人太甚了,要不是老師警告我,我早就聯合朋友們一起聲討好聲音了。”張恆遠是站在師弟這邊的,本來他是想要發微博聲討好聲音的,但是被別人攔下了。

“沒事,這件事不用急,我相信好聲音會給我一個回覆的。”陳墨說這話時,看了一眼張靚靜。

張靚靜注意到了陳墨的眼神,並沒有閃躲,過了一會兒,看向馬音音,說道:“你的這位朋友好像一直對我有戒備。”

“沒有!”馬音音反駁道。

“我能理解,因為我是姜楠院長的徒弟嘛,我之前確實得到了她的資源,但是我自從畢業之後就跟他沒有什麼交集了,這樣跟你們說吧,我不喜歡他的作風,而且我也跟他斷絕了師徒關係,以後也不會跟他有任何的瓜葛,所以你們放心,我不會站在他那邊,而是站在你這邊。”張靚靜對著陳墨解釋道。

“沒錯,事情就是靜靜說的那樣,我可以保證,靜靜絕對會站在你這邊,而且,本來今天她也是想要和你約歌的。”張恆遠說著。

“可以跟我去個地方嗎?”張靚靜說道。

張靚靜,因為長得漂亮,而且唱歌好聽,所以上學的時候得到了姜楠的青睞,而且,姜楠一直對張靚靜這個漂亮的學生有想法,不過他一直沒得手。

姜楠曾經傾注了很多資源給張靚靜,就為了跟張靚靜發生點什麼,但是,張靚靜從小練習跆拳道,每次姜楠想幹點什麼的時候都會被張靚靜狠狠地收拾一頓,畢竟歲數這麼大了,怎麼能和張靚靜這個練習了好多年的姑娘比。而且最重要的是張靚靜手裡還有一份無意間得到的姜楠和其他人亂搞的證據,所以姜楠更是不敢對張靚靜發生什麼了。

所以說兩人的關係很奇妙,兩人已經很多年不見面了,姜楠身上有很多傷疤是張靚靜的傑作,但是他也不敢那張靚靜怎麼樣,一是因為張靚靜是他的徒弟,舉報了,遭殃的是他,二是他有把柄在人家手裡,舉報了,吃虧的還是自己。

所以兩人後來雖然有著師徒之名,在外人看來兩人和和睦睦的,但是兩人基本除了交流音樂知識之外就沒有別的了。

姜楠一直沒得手,就逐漸轉移目標了。他的注意力轉移到一些鬱郁不得志的小明星或者小嫩模上了。

不過,在前不久,姜楠再一次找到了她,還是拿著一張很多人的簽名去找的她,本來張靚靜是不想見他的,但是姜楠說了,只要這次答應幫助他,以後姜楠就不再拿給他資源的事說事了,張靚靜也想和他徹底有個了斷,於是張靚靜就和他見了一面。

當時看到的就是那張簽著很多當紅明星,拿去威脅孫臺長的名單,當時的張靚靜看到名單,有些詫異,不過一想,馬上就明白了。

這個陳墨在學校太過耀眼,掩蓋了他的徒弟光芒,所以他要扼殺,這才是姜楠的風格。

兩人在協議中籤署了一份斷絕關係的協議之後,張靚靜在上面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而馬音音一直都知道張靚靜是方院長的第七任弟子,就對張靚靜保持戒心,一直不說話,但是她不會說出來。

其實,陳墨也知道,但是陳墨不會介意,他也記得張靚靜這個名字就在名單上,但是他沒在意,他還尋思以後一起收拾了呢,但是突然聽到張靚靜說這話,他有些興趣了。

“可以跟我去個地方嗎?”張靚靜有一次說道。

陳墨自然不會馬上就答應了,而是看向師哥張恆遠,這人是張恆遠帶來的,張恆遠也應該知道現在陳墨的處境,帶著這麼一個人來到陳墨面前。

“我說了,我保證她是站在你這邊的。”張恆遠再次保證說著,但是陳墨還是無動於衷的表情。

“我的好師弟,我這麼跟你說吧,她是我的女朋友,這回行了吧。”說著張恆遠伸手攬住張靚靜的腰間,輕輕的在她的臉頰上親了一下,張靚靜也沒反抗,看樣子不像是假的。

如果是嫂子,確實不該有那麼強的戒備心了,但是陳墨還是些許的顧慮。

“連你師哥都把我們的關係說出來了,你還是有顧慮,說明你看到了那份名單,對嗎?”張靚靜很聰明的說著,嘴角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隨後看向馬音音,繼續說道:“你也看到了,我知道你,你應該也是我的學妹吧,你的天賦也很高,當初姜楠也有想要收你為徒的意思,不過很慶幸的是,你沒有上當。”

“我們都看到名單了,所以你想怎麼證明你自己呢?”馬音音依然滿臉戒備的說道。

“我可以用我的行動來證明,我可以在往後的採訪中表示我對民謠的喜愛,同時也會在我的微博上表示支持陳墨,那一個簽名又能限制我什麼呢!我這麼說你可以相信嗎?雖然那些都是還沒做的事,只是我的口頭保證。”張靚靜很認真的說著,她不像是在開玩笑。

馬音音沉默了,有些相信了張靚靜。

張靚靜會心一笑,知道搞定這個女孩了,看向陳墨,說道:“師弟,你相信我嗎?”

陳墨也不說話,看了看師哥張恆遠。

張靚靜笑了笑,看向一直默不作聲的白飛飛,說道:“白飛飛同學,你相信我嗎?”

“我…我…我不知道,但是我相信陳墨。”白飛飛結巴的說著話,語無倫次的。

“呵呵,還是你比較可愛!”張靚靜說著,站起來,張恆遠也站起來了。

張靚靜繼續說道:“來吧,帶你們去個地方,代表我們兩人的誠意,也算是你師哥給你的版權費。”

張靚靜和張恆遠站起身來,然後帶著三人一起出門了。

幾人走了一會就到了,沒多遠,就在咖啡館對面的世紀大廈裡面,世紀大廈27層,映入眼簾的是一個裝修的很是文藝風的錄音室。

錄音室上面掛了一個牌匾“陳墨錄音室”。

看到這個名字,陳墨和馬音音都楞住了。

有些名氣的歌星都會有自己的專屬錄音棚,但是陳墨還沒有往這方面想,他要想錄制歌曲完全可以去找周董,周董有自己的公司,肯定不會缺錄音棚,更不會缺伴奏的夥伴。

陳墨之所以沒有往這方面想,主要是因為他還沒有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搞音樂,鼓手,鍵盤,貝斯等等都需要人手,而他一人不能扮演多個角色。

當然,很多綜藝節目比賽會有節目組專門找來的專業伴奏和聲,陳墨是不用擔心的。

而有自己團隊的都是一些獨立音樂人或者是自己組建樂隊,還有一種情況就是名氣夠大,然後找朋友一起玩音樂。

陳墨現在是個獨立音樂人,但是他還沒有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至少需要四五個。

“嘿嘿,看來你明白師哥的意思了吧?”張恆遠說著,輕輕攬住張靚靜的腰間,說道:“這是你嫂子的意思,她說你給我寫歌,你肯定不會收我的版權費的,不過作為師哥我肯定不能白要你歌,而且,我以後還想要繼續發滿你呢,所以這個就當是我送你的見面禮吧,同時也算是我替你嫂子跟你道個歉,畢竟名單上也有你嫂子的名字。”“師哥,其實你們不用這樣…”還沒等陳墨說完,馬音音就用力拉了拉陳墨的胳膊,然後看著張恆遠,面帶微笑的說道:“陳墨還不謝謝你師哥!”

陳墨有些懵住,他其實不想收的,畢竟兩人都是周董學生,有這層關係在,完全不用這樣。不過看到馬音音的動作,而且師哥也執意要給就順從的對著張恆遠和張靚靜說道“那就謝謝師哥,謝謝嫂子啦。”

張靚靜拿出鑰匙,遞給陳墨,說道:“你來開吧!”

開門進去,裡面很寬敞,設備也很齊全,鋼琴,吉他,架子鼓基本什麼樂器都有,就缺人了,人到了就可以直接使用,他們早就買好所有的一切,吉他都有好幾把,都是頂級的設備。

看到裡面的設備,陳墨很是滿意,第一眼看到了吉他,走過去,取下其中一把,這把吉他是鏤空內部的,摸起來質感非常好,製作的一切都是頂級貨色,陳墨對這方面有研究,雖然不太瞭解這個世界的品牌,但是一看就知道是極好的。

“怎麼樣?還滿意吧?”張恆遠說著,露出得意的笑臉,因為從陳墨的臉上他看到陳墨肯定很滿意。

“從此以後,這裡的一切都是你的,這間錄音棚我已經能幫你買下來了,以後任你使用。”張靚靜從包裡面拿出一份合約,是這個錄音棚的合約,不過已經付款了,而且出賣方也已經簽字蓋章了,就差購買人簽名了。

“簽了吧,以後這裡就歸你了。”張靚靜看著陳墨笑著說道。

“我們的兩人在你的隔壁。”張恆遠笑著補充說道。

陳墨很感動,有這麼一個師哥就是好,接過合同,翻開看看看,看了價錢,一千萬買下這單獨一間,真的很有誠意了。

陳墨有些猶豫了,一千萬,太貴重了,陳墨有些猶豫,有了幾分推辭之意。

“陳墨,你可別猶豫了,你推辭就是看不起我,而且師哥以後還想要你幫我多寫點歌呢。”他一把摟住陳墨的肩膀,輕輕的拍著,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