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十九 作品

第927章 第九百二十九章 千軍辟易

皇者跪地,難以置信的奇恥大辱。

蕭無道此刻每一根神經都在顫抖,他不明白為何先前明明已經被自己激怒被自己壓著打的趙康,突然之間就將自己打得跪在地上。

以至於他此刻都有些愣住,更感覺受到了莫大的羞辱。

“你!你!你竟敢讓朕下跪!”

趙康臉上笑容不減,一掌按下直接將蕭振邦的頭顱按入地面,地磚破碎,將這位皇者的頭顱按進泥地之中。

他一身修為全被鎖住,此刻淪為凡人。

腳踏皇者,趙康攬著身邊的吳念康,兩人直接從這位大元天子身上走過去,邊走邊道:“這點實力就妄圖想要殺我?”

“我這百年修為又豈是你所能夠想象?”

“你的實力的確不差,比起幾十年前的蕭飛宇都還要強上一籌,但是坦白講除非有練了葵花寶典之人,否則普天之下無人能夠敗我,你?”

“不夠格啊!”

狂怒在蕭無道心底如火焰一般燃燒,雙拳緊握的蕭無道,不知道何故鬆開了緊握的拳頭,埋進泥地的臉扭曲至極,死死記住了四個字。

“保護陛下!保護陛下!”

此刻墓室之外的數千禁軍這才反應過來,看著他們心中如同神明一般的皇帝居然三兩下就被趙康打得趴在地上。

正所謂主辱臣死,禁軍統領手持長槍衝殺過來,身後無數禁軍紛紛響應。

看著那些手持刀槍衝來的士兵,趙康袖袍揚起,緩緩下壓,一股罡風從他手中爆發,掃風過境!

這股罡風呼嘯而過,凌冽如刀唰唰而過,衝在最前頭的士兵被罡風所襲身上鎧甲紛紛炸開,血肉剝離就像是被凌遲了一般,肉塊混合著鮮血彷彿下雨一般。

最前方的士兵瞬間盡滅!

身後的絕刀、絕劍滿眼恐懼!

這究竟是怎樣一種強大的實力!

然而當趙康手中那團真氣風暴顯形之後,這兩名三品上層方才恍然大悟,先前那無比恐怖的罡風,竟然只是趙康這一招的起手式!

看著眼中出現恐懼的無數禁軍,趙康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保家衛國而戰鬥是戰士生存的價值,我特來為你們驗證!”

轟隆一聲!

混亂的真氣風暴向前推出,緊接著在一瞬間化為了三丈高的颶風,連墓室大門也頃刻間被攪碎。

一聲聲恐懼的慘叫響徹夜空之中,這本該是大元最為精銳的禁軍,此刻就像是遇上了惡鬼一般,看著身邊人一個個化為血淋淋的枯骨,每個人的瞳孔之中除了恐懼再無其他情緒。

直到最後一聲慘叫停歇,趙康轉過身。

蕭無道這位大元皇帝不知道是不敢面對還是什麼,依舊保持著那個趴在地上的姿勢,那身尊貴的龍袍上都沾染了不少泥汙。

絕刀、絕劍兩人看見他的目光看過來,更是嚇得連連後退,這一刻連心跳都加速了。

趙康笑容玩味,看著他們二人:“至於你們兩個,已經失去了生存的價值,不過我向來仁慈,可以給你們活下去的機會。”

絕劍隱晦地看了一眼趴在地上的皇帝,身為三品武夫他感知靈敏,能夠察覺到外邊還有大批軍馬湧來。

趙康這話顯然是要他和絕刀去開路,不然就會先殺了他們兩個。

相較於絕劍的猶豫,絕刀充分展示了什麼叫做識時務者為俊傑,當即躬身抱拳:“願效死力。”

趙康咧嘴一笑,下一刻絕劍瞬間感覺到了一股危機感湧上心頭,還沒來得及開口,就見趙康彈指射出一道真氣。

他連忙提起一身湧動的真氣,面色焦急:“我願降!”

但見絕劍斬出的劍氣璀璨無比雄偉赫赫,好似能夠斬滅世間萬物一般,然而趙康彈射出的那一道指氣瞬間撞在劍氣之上,緊接著劍氣寸寸碎裂。

“我願降啊!”

歇斯底里的叫喊聲是這位三品高手最後的遺言,細微的穿透聲響起,絕刀就見身邊之人腦門出現一個圓形小孔。

鮮血不斷從孔洞中流出,看的絕刀滿身冷汗,更加慶幸自己沒有片刻的猶豫。

趙康看了他一眼,淡道:“去吧。”

“領命!”

手持兩指寬的直刀,絕刀提刀走了出去,墓室之外,無數火把點亮似有千軍萬馬!

但他卻不敢有任何停留,直接持刀殺了出去。

沒去看蕭無道一眼,趙康擁攬著懷中之人踏出墓室,吳念康憂心地往後看了一眼,發現那位大元皇帝此刻還趴在地上,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害怕而不敢起身。

還是說在想些什麼。

面對趙康,絕刀弱的和螻蟻一般,但面對普通士卒可就不一樣了。

一刀在手盡顯宗師風範,簡直是人不見血刀不收鋒,愣是殺了個血流成河。

吳念康忍不住問詢:“他能贏得了這麼多人?”

趙康笑了一聲,解釋道:“他只不過是三品上層,這個境界雖強,但真氣總數還是有限的,一旦被耗盡真氣之後,就只能等死了,估計再來兩刻鐘就差不多了。”

直到多年前,趙康切實跨入二品之後,他才明白為何當初的吳如龍蕭飛宇可以縱橫萬軍從中而不敗。

因為二品這個境界真氣無時無刻不在恢復。

尤其是他現在,剛剛先後和絕刀絕劍蕭無道動手,又殺了無數大元禁軍,但他此刻體內的真氣卻是巔峰狀態沒有絲毫耗損。

這或許應該就是二品被稱為不敗之境的緣故。

想到先前被自己踩頭匐地的皇帝陛下,趙康嘴角露出一絲微笑,這只是剛開始,接下來我會送你一件禮物。

如趙康所說的一般,兩刻鐘過後,真氣耗損十之八.九的絕刀看著依舊無窮無盡湧來的大元士兵,他腦門全是汗水,強忍著不讓自己回頭看向趙康。

他不知道身後那個惡魔還要他殺到什麼時候,如果說是投名狀,那也足夠了吧?

如此包圍之中就算他想要恢復真氣都做不到,只能盡力拼殺。尤其是那些亂箭射來之際,他還要一一全部擋下,這種消耗更為劇烈。

終於當真氣耗盡之刻,眼見一杆長槍刺來,絕刀想要抵擋卻已經無力,只能絕望地閉上眼。

等他在睜眼地時候卻發現趙康一隻手捏碎了槍頭,滿臉欣慰地看著他。

“你表現地非常好,退下吧。”

“遵命。”絕刀趕忙收刀退到趙康身後。

但見趙康鬆開吳念康,看著前方千軍萬馬,這一刻似連戰馬也感受到了什麼,動物趨吉避凶的本能迫使他們不斷後退。

無形的磅礴壓力如同天塌地陷使人不安,這一刻千軍辟易!

趙康陰沉一笑:“我只出一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