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禮談崩後,我轉身嫁給豪門大佬 作品

第651章 果然是你啊

  包廂裡面亂糟糟的,沙發上有好幾個男人,幸九踢開門的時候,有個女孩正被他們壓在沙發上。

  那幾個男的,笑的很邪惡,而女孩在絕望的哭喊。

  很難想象,如果不是包廂門被打開,這個女孩會經歷什麼。

  而那個女孩看到楊涵和秦策,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不管不顧的從沙發上掙扎起來,然後跌跌撞撞的跑向門口。

  “救命!救救我!”

  被突然打斷好事,那幾個男人明顯很不爽,包廂內燈光昏暗,楊涵和秦策背光而立,讓人看不清面容。

  而那幾個人也沒認出來兩人,指著就罵道:“你們誰啊!誰讓你們進來的!”

  楊涵看了一眼女孩,女孩身上全是傷,很顯然是被這群人欺負的。

  楊涵最見不得對女人動手的男人,就算人家在酒吧工作,你瞧不起,但也不至於做這麼下流的事情。

  他讓幸九把女孩帶出去,正想教訓教訓這幾個男人。

  誰知道其中一個男的突然從沙發上站起來,對楊涵說了一句,“表哥?”

  楊涵聽到這個熟悉的聲音,愣了一下,眯著眼看著眼前的人,“江望?”

  這下輪到其他人疑惑了,有人問江望,“江少,這人你認識啊?”

  江望趕緊一把推開旁邊的人,“去去去,一邊玩去!”

  他走到楊涵跟前,殷切的笑著,“表哥,真巧,怎麼在這兒碰到你了?”

  看到江望,楊涵想起剛才那些事,也有他的一份,頓時火冒三丈,“你他媽瘋了!對人家小姑娘做這種事,你真以為沒人能管你了是不是!”

  江望幹這種事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但是以前都是大家顧及著他的身份,所以沒人敢說。

  但沒想到今天卻被楊涵撞了個正著。

  江望倒不是怕楊涵對他做什麼,就是擔心這事兒被捅到老爺子那兒去,那他就沒幾天瀟灑日子過了。

  他趕緊和楊涵解釋,“表哥,你聽我說,都是我這幾個哥們不懂事,我剛才攔他們了,但是就是不聽,你放心,待會兒我一定好好說說他們,這樣的事兒以後絕對不會發生!”

  江望一向吊兒郎當,楊涵一點也不相信他能改,“你最好收斂點,鬧出認命了,有你好受的!”

  江望趕緊點頭,“是是是,表哥我知道了,我一定記住你說的話。”

  楊涵不放心的看了他一眼,“沒事就趕緊回去,別再惹事。”

  “好好好,我知道了。”

  楊涵和秦策剛從包廂離開,江望立馬就變了臉。

  他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轉身在沙發上坐下,“什麼東西,也敢來管我!”

  他的朋友在旁邊附和他,“是啊,你說這好端端的就掃了我們江少的心情,真是該死!”

  被楊涵這麼一弄,江望也沒了要玩的心思,他擺擺手,對其他人說道:“算了,今天我累了,先回去了,你們自己玩吧。”

  從酒吧出來,江望開自己的車,準備回家。

  他本身喝了點酒,按理說不應該開車的。

  但是他心裡堵著氣,壓根就沒把這個放在心上,直接上車發動引擎,把油門踩到了底,只聽轟的一聲,油門一下子飛出好遠。

  他一路上連紅綠燈都無視了,幸虧是晚上,街的行人和車並不多,所以沒有就什麼意外。

  江望正覺得心裡非常爽,想在快一點,卻在經過下一個路口時,不小心將一個行人蹭到了。

  江望本來並不打算理會,但是他無意從後視鏡瞄了一眼,發現摔倒在路邊的那個人,很熟悉。

  他猛的一腳剎車踩下去,將車停在了路邊。

  他下車,朝著這邊走了過來。

  藉著路邊的燈,他看清了被自己撞到的人是誰。

  “白意?果然是你啊!”

  白意也沒想到,撞自己的人竟然是江望,看到他的一瞬間,她連身上的疼都顧不上了,拿起包包,從地上站起來,一瘸一拐的就走了。

  江望趕緊追上去,“你別走啊,我還沒跟你說兩句話呢。”

  回想起兩人在一起的過往,和鬧了一通笑話沒什麼區別。

  白意停下,冷著臉和江望說道:“等我去醫院檢查完了傷口,我會把賬單給你,另外,你剛才不僅闖紅燈還酒駕,你還是想想自己怎麼和警察交代吧,我跟你沒什麼好說的。”

  江望一點沒在怕的,反而是嬉皮笑臉的問白意,“你都把我聯繫方式拉黑了,你要怎麼把賬單發給我?要不咱倆重新認識一下?”

  白意皺了皺眉,“江望,你惡不噁心?讓開,在攔著我,我就報警了。”

  江望笑道:“怎麼說,我們也在一起過,你有必要說這麼難聽的話嗎,你看你走路都不穩了,我送你去醫院吧。”

  “不需要,我最後警告你一次,讓開。”

  江望非但沒動,反而是盯著白意的臉。

  他以前就怎麼沒發現,白意長的還挺標緻,特別是在生氣的時候,好像能帶給人一種不一樣的感覺。

  江望的這個眼神,讓白意心裡莫名不安。

  她太清楚江望是個什麼樣的人了,就算他此刻不會對她做什麼,但對於白意來說,他出現在這裡,就是一件壞事。

  江望沒動彈,白意乾脆繞過他,徑直離開。

  身後,響起了江望的聲音,“白意,結個婚這麼拽了?”

  見到江望以後,白意心裡就一直很不安,她連醫院都沒去,直接打車回了家。

  王燁剛從店裡回來沒一會兒,正準備給霖霖做飯吃呢,白意就回來了。

  他一扭頭,看到白意一瘸一拐的,立馬從廚房走出來,“你怎麼了?”

  白意把包扔在沙發上,對王燁說道:“沒事,就是過馬路的時候不小心被車蹭了一下。”

  王燁看她膝蓋胳膊上都是傷,激動道:“你這叫蹭了一下?你看看都傷成什麼樣了,走,我帶你去醫院。”

  白意攔著他,“不用,你給我擦點藥就行,我明天弄完合同還要去分店,沒時間在去醫院了。”

  她這次回來時間很緊,從昨天下午到今天,一刻鐘也沒閒下來過。

  就連霖霖,也只是匆匆看了一眼就出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