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8章 宴請

  傅瑾柔見身旁宮女若有所思的樣子,沒再繼續說傅夫人,只是柔聲道:“我到底是傅家女,曹家舅公對我也很好,叔母不敢對我太過分的,忍忍就過去了。”

  那宮女目光閃了閃:“娘子這般心善,是傅夫人不好。”

  傅瑾柔垂眼:“別這麼說,叔母她有時候也挺好的。”

  那宮女欲言又止,到底礙著傅夫人身份沒再繼續多說,只是輕聲勸慰了傅瑾柔幾句,又誇了她手中的牡丹珠釵。

  等那宮女離開,屋中只剩下一人之後,傅瑾柔臉上的溫柔瞬間淡去。

  她看了眼那宮女離開的方向,臉上露出幾分得意。

  這宮女是她第一次單獨與太子說話之後,突然就出現在宵諳堂的,說是宮中派來伺候她們的人,但話裡話外卻都在打探她在傅家的處境。

  她不確定這到底是誰的人,但不外乎是宮裡那幾個貴人的,也不妨礙替自己謀些利益。

  那日傅夫人讓她當眾出醜的事情,她後來意外從太后娘娘身邊的嬤嬤嘴裡知曉,冉嬤嬤說太后娘娘第一次見她之所以不喜歡,就是因為她儀態有失,讓太后娘娘先入為主覺得她輕浮怠慢不講規矩。

  傅瑾柔到現在都還記得那日冉嬤嬤的話。33qxs.m

  “傅小娘子溫柔淑雅,這性子也是頂頂的好,連太后娘娘也喜歡的不得了。”

  “太后娘娘方才還跟奴婢說之前誤會了你,那一日你那般模樣去見太后,她老人家還以為你是心中不忿不願進宮侍疾,險些就以為你是那等猖狂無禮的女子。”

  傅瑾柔當時聽得一臉茫然,連忙追問,後來才知道她那日去見太后時居然花了臉。

  人人都看到她那般脂粉凌亂滿臉不堪的模樣,唯獨她卻什麼都不知道還在太后面前故作矯揉,這才讓太后心生不喜。

  傅瑾柔知道後仔細想了想,就明白是誰動的手腳,她氣恨傅夫人讓她難堪,也惱恨錢綺月和棠寧她們居然未曾提醒,而她也隱約明白後來在啟雲殿裡那一摔是為了什麼。

  那個宋棠寧為了護著傅家的人簡直就是無恥下賤!

  還有錢綺月,口口聲聲說是她最好的朋友,卻眼睜睜看著她出醜,後來居然還有臉為了宣綺雯的事情與她那般鬧起來,讓她以為錢綺月有多在意她。

  看著大大咧咧,實際上也心機深沉!

  傅瑾柔猜測著那宮女不是太后就是太子的人,可不管是誰,讓她們知曉傅夫人對她折辱搶奪賞賜都會惹人憐惜,但她同樣也明白自己身份到底不如京中那些家世極高的貴女。

  無論是在太后那裡,還是太子那裡,傅家和曹家才是她的底氣。

  所以她能給傅夫人上眼藥,卻半句不提傅老夫人的不好,還屢屢強調傅老夫人和傅來慶這個兄長都極為疼愛她,連曹德江也對她照拂有加。

  傅瑾柔能感覺到,太子後面兩次見她時,語氣越發溫柔,就連太后今日也大加賞賜,半句不提之前想讓許家女娘進宮的事情,反而暗示於她。

  “牡丹珠釵……”

  傅瑾柔低頭看著手裡的髮釵,那上面的牡丹花豔麗雍容,金絲抱珠富貴至極。

  牡丹乃天下萬花之首,在這京城和皇宮之中,配戴牡丹佩飾的,也就只有……

  傅瑾柔緩緩伸手,將那牡丹珠釵插入髮髻之中,透過窗欞邊望著鳳棲宮的方向,眼中滿是志在必得的興奮和野心。

  等她得了那位置,別說一個錢綺月,就算是宋棠寧又能如何!

  ……

  啟雲殿裡,有送飯食過來的宮人小聲與棠寧說著蕭厭帶來的話。

  她道:“女郎放心,主子已經交代下去,您明日小心便是,主子說若真有麻煩避免不了,就找昭貴嬪,她會幫您。”

  棠寧愣了下:“昭貴嬪?”

  那宮人低聲道:“昭貴嬪欠主子人情,主子說您不必在意其他,只需顧全自己。”

  棠寧點點頭:“我知道了。”

  ……

  大雪紛揚一整夜,早起時殿外樹梢房頂都積起了厚厚的銀白。

  壽康宮的宴請放在了午後,因著太后康健起來無須再有顧忌,所有人都退了前兩日身上素淡,穿的稍顯顏色了些,幾個年輕小女娘更是如花兒一般嬌豔好看。

  棠寧整理好衣妝跟錢綺月她們去到壽康宮時,碰上了正出門的文信侯夫人她們,幾人便說笑著同路,等到了壽康宮時,其他人也陸陸續續的到了。

  宣綺雯一身紅色褂裙,正與桓王妃她們說話,見到棠寧幾人進來,她直接冷哼了一聲。

  錢綺月:“哼個屁!”

  她翻了個白眼,聲音極低的吐槽了一聲,拉著棠寧就朝裡走,看都懶得看宣綺雯一眼,直接將人氣得跳腳。

  桓王妃:“沒規矩的東西!”

  紀王側妃就站在一旁,聞言只假裝沒聽到。

  其他幾位之前曾見過桓王妃跟錢綺月吵嘴,後來又在太后面前磕頭認錯的夫人也都彷彿默契似的,只當沒看到桓王妃和錢家女娘之間的那些不對付,繼續各自低聲說著話。

  “阿月。”

  周玉嫦拉了下錢綺月,示意她今日別與人爭吵。

  錢綺月扭頭低聲道:“放心吧,我才懶得搭理她們。”

  傅夫人、曹少夫人她們本就跟棠寧她們相熟,見她們進來就各自上前招呼,傅瑾柔也彷彿什麼都不知道,靠近便柔柔笑道:“阿月,棠寧,你們來了?”

  復又朝著周玉嫦揚唇:“玉嫦。”

  錢綺月直接錯開她上前想要挽著她的手,雙手收進斗篷裡抱著湯婆子。

  “今日天可真冷。”

  傅瑾柔臉上一僵:“阿月……”

  錢綺月側頭:“咦,傅小娘子怎麼在這兒,您不是跟旁人玩兒呢嗎,宣小娘子在那邊呢!”

  她朝著宣綺雯她們那邊揚了揚下巴,然後就朝著棠寧道:“這殿門前冷的很,咱們站進去些。”

  棠寧:“好。”

  幾人陸續朝著避風的廊下繞過去,榮玥和文信侯夫人也未曾停留。

  原本笑盈盈的傅瑾柔臉上笑容僵硬至極。

  她已經察覺錢綺月對她不喜,可料想宮中她至少會表面作作戲,那宋棠寧更是虛偽至極,可誰想到她們居然這般行事。

  這裡是壽康宮,她們怎麼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