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3章 不是大哥,你要幹啥

  嗖……

  嘭!

  九米來高的金剛牆,在被單兵火箭筒轟炸的一瞬間崩塌。

  嘩啦啦啦……

  被稱為文物的城牆磚爆炸一般落在地上,砸爛面前的腳手架,坍落一地。

  一陣狼煙升起,德陵地宮大門終於徹底呈現在眾人面前。

  大量的空氣瘋狂湧進金剛牆內。

  裡面腐朽的氣息也全部鑽出,德陵內瞬間佈滿陰風。

  “咳咳咳……”

  李岑被這翻騰起的煙霧嗆的無法呼吸,不可置信的看著葉城。

  不是,幹啥!

  大哥,你到底要幹啥啊!

  使用單兵火箭筒,一炮轟掉了金剛牆?

  等煙霧散去,看著三米多寬,九米多高的金剛牆徹底洞開,李岑呆若木雞。

  他感到一陣痛惜。

  文物被炮火損毀的痛惜!

  你以為你是孫殿英嗎,還是湘西軍閥羅老歪。

  竟然用rpg轟炸德陵。

  那還考什麼古,直接調炮兵來個密集轟炸算了。

  這種方法甚至用在茂陵、孝陵,甚至秦始皇陵都行。

  還管是誰的陵寢,一炮炸開再說。

  “葉先生,這有什麼用!”

  李岑怒聲喊道:“你炸了金剛牆,九死驚陵甲依舊存在!”

  “難道它會被你炸死嗎?那太可笑了……”

  “怎麼不會!”

  葉城終於開口,一邊將空了的炮筒遞給身後戰士,一邊接過新的rpg。

  “徐老說的沒錯,給它臉了!敢吃人,那就炸爛它!”

  說著,葉城再次半蹲下來,蹲在坑邊通過瞄具瞄著城牆某處。

  “你還要炸?葉城,你瘋了嗎?”

  李岑見葉城又要扣動扳機,嚇的慌忙要過去阻攔。

  可他還未動身,就被幾個戰士表情冷漠的攔在面前。

  李岑焦躁萬分,看著王和平、徐山河、老傅等人都無動於衷的模樣,恨聲大喊。

  “金剛牆已經塌了,你們還要炸什麼?”

  “再炸下去,不怕炸爛整個地宮?”

  “到時候德陵全面坍塌,壓爛裡面的不明飛行物,壓爛你們要尋找的月壤,這就是你們最終想要的結果?”

  “哦?”

  葉城終於笑了,收起rpg,歪頭看向李岑。

  “李掌櫃,我沒未告訴過你,我們要進去尋找什麼,你是怎麼知道我們要找這些東西?”

  轟!

  李岑腦袋一炸,反應過來被葉城給套路了。

  一時情急,居然說出了不明飛行物和月壤。

  沒錯。

  從一開始,葉城都沒告訴過他到底要找什麼東西。

  那半本張嫣傳上也沒寫著,裡面就有國家急需的月壤。

  我是從何得知?

  他臉色頓時發白,支支吾吾的不知說什麼好。

  見眾人向他看來,李岑只好解釋。

  “葉先生,王院長,諸位,我……我也是猜的。”

  “那本張嫣傳是我師父珍藏手稿,我自然也看過,推測裡面就是那種東西。”

  “它隨著朱由校葬入德陵,你們突然要挖開,除了找它們還能找什麼……”

  老傅聽完李岑的解釋,嘆了口氣。

  他從九死驚陵甲出現之後,就一直暗中盯著李岑。

  此時見對方如此解釋,心中一陣無奈。

  這傢伙,藏的太深了啊。

  無論如何也不願說出到底知道什麼東西。

  為何你們觀山太保的後人,對當年的天啟大爆炸如此清楚。

  李岑的答案能解釋,但無法令人信服。

  對方依舊不願說出知道的一切內幕。

  “李掌櫃,誰說葉城要炸地宮了。”

  老傅沉聲回了一句,李岑愣住。

  “那他要炸……”

  一旁的陳布接過了話:“不是給你說了,要炸九死驚陵甲。”

  “老李,你別吭聲了行不行!再攔著,我真懷疑你是佛伯樂特勤,忍不住對你嚴刑拷打。”

  李岑覺得自己耳朵出了問題。

  九死驚陵甲?

  那玩意兒經過四百年野蠻生長,在地宮內無處不在,是你說炸就炸的嗎?

  你當它是大粽子啊,跑到你面前讓你來炸。

  難道……

  李岑發現葉城並未瞄準著金剛牆內的地宮,而是瞄著寶城城牆某處,腦袋轟的一下。

  他似乎想明白了。

  葉城要炸的不是地宮,也不是金剛牆,而是九死驚陵甲的根基所在。

  三代青銅器!

  九死驚陵甲之所以能發揮如此恐怖的殺傷力,就因為夏商周三個青銅鼎的存在。

  它們就像大樹的根基一樣,發揮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而它們藏在哪裡?

  李岑心裡也清楚幾分。

  德陵地宮和定陵地宮相差不多,應該都是由前殿,中殿,後殿,左右配殿五個部分組成的【中】字型結構。

  如果他是當年的觀山太保封禮辛的話,必然要在前後中三個方位同時埋入三代青銅鼎。

  這樣方能保障九死驚陵甲遍佈整個地宮。

  而根據朝代順序,夏朝青銅鼎要放於金剛牆附近,商代鼎放於中殿,周代鼎放於後殿寶城牆內。

  可葉城是怎麼找出位於金剛牆附近的夏朝鼎的?

  難道他能透視?

  是了,必然是了!

  李岑渾身冷汗都冒出來了。

  葉城作為發丘天官,又有那麼多傳奇經歷,必然有著不同於常人的手段。

  之前在榮盛齋裡,他就能看透一隻花瓶裡藏著曜變天目盞。

  然後又在鬼市上找出了西王賞功錢。

  如今能看出夏朝鼎隱藏的位置,並不令人意外。

  李岑終於明白,葉城要炸的不是地宮,也不是城牆,而是隱藏在寶城內部的夏朝青銅鼎!

  他再說不出一句話來,怔怔的看著。

  但見葉城再沒有略微瞄準,而是認認真真的瞄了許久,鎖定一處位置後終於扣動扳機。

  rpg的火炮又一次呼嘯而出,直奔城牆衝去。

  這一刻,所有人瞪大了眼睛。

  沒人知道。

  葉城能否找到夏朝青銅鼎,能否炸爛九死驚陵甲?

  一切在一秒多鍾以後,就會出現答案。

  火炮已經轟到了葉城瞄準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