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倒反天罡

  “你的掠日浮光讓我練練。”甄憫突然開口。

  李君肅眉頭一皺,這倒不是他不願意,而是掠日浮光對於心境要求很高。

  別看李君肅自己用的輕輕鬆鬆的,領悟掠日浮光之前,得先過白啟手下士卒們那一抹抹可以掠日的兵器寒光。

  李君肅領悟掠日浮光之後眉心發痛也是這個原因,雖然他輕輕鬆鬆就過了這個試煉,但殺氣還是會造成一定影響的。

  “小意思,讓我看看。”甄憫聽完,手一揮說著。

  “還有,你的佩刀是地兵吧?”接著,甄憫看著李君肅腰間的佩刀,摸了摸下巴開口。

  “嗯,年後順便幫母親打造一件地兵。”李君肅想著自己快幾十萬的功勳,淡淡開口。

  比起功勳,李君肅更頭疼的是材料,這時候就讓他困擾了,他自己用別說天魔刀胚,就是魔族的兵胚都沒問題,但要給甄憫,那就必須整點正常的東西了。

  六扇門寶庫裡還真沒有多少正道的寶貴物品。

  “要去搶?”這個念頭在李君肅腦海裡一閃而逝,隨後就被拋開。

  哪怕去搶,也就劍宗算是合適,沒有刀門可以搶,總不能去搶禿驢的東西吧。

  “我去,我也要!”李君意這時候抬頭開口。

  品階不重要,重要的是需要弟弟送的兵器。

  “嗯,到時候一起。”李君肅看著自家哥哥姐姐,點了點頭說著。

  “不是,你哪來的那麼多材料?”甄憫看著李君肅,語氣嚴肅。

  “抄家太多,功勳夠用。”李君肅吐出八個字,就讓李君豪敬佩無比。

  這個才叫做逼格啊,他得多學學。

  ......

  而另一邊也是熱鬧無比。

  “你是妖精?”何穗圍著白星靈轉圈,看著她一晃一晃的虎尾巴,有些新奇的開口。

  至於害怕,她倒是不害怕,畢竟都是自家兒子的朋友。

  “是的伯母。”白星靈撓著臉開口,這下子給她整不會了。

  何穗有點過於好客了,現在雲無際還在看著石桌上的糕點皺眉呢。

  君肅的父親已經去膳房那裡讓嬤嬤們開始整一桌豐盛的了,而他們則是被何穗拽過來了。

  雲無際就是受害者,桌上的糕點一疊又一疊,看起來就撐得慌。

  何穗本身還是個普通的婦道人家,太高大上的禮儀什麼的她不懂,只知道讓客人吃飽就是最好的招待了。

  所以一身白衣,看著有些樸素的雲無際,加上何穗一聽這是道士,立馬就腦補出了雲無際平時都是住在山上,吃的都是什麼窩窩頭之類的。

  現在就請他吃一頓大的。

  白星靈更是被何穗揪著問東問西。

  北門月也討不了好,至於蘇暗,蘇暗一出現就被李清風盯上了。

  李清風一眼就看出來蘇暗不簡單。

  還有云無際,不過還是蘇暗讓李清風起了更大的好奇心。

  同時李清風心裡也犯嘀咕,自家孫子上哪拐的妖皇。

  不得不說,李君肅確實不一樣,一回來就讓他眼前一亮。

  一位是鬼帝的轉世身,一位是跟自己一樣的天生道體,還有不知道哪來的妖皇。

  劍嫵則是帶著林婧回家了,同時,劍嫵看向林婧的眼神也有點危險起來,她失策了,早知道林婧跟李家有恩怨,就應該先把師妹踹回家裡的。小說

  “哎呀,要是早兩天來就好了。”何穗看著白星靈扼腕嘆息。

  “不知道你漂亮還是小白漂亮,剛好你也姓白。”何穗嘆了口氣開口。

  小白說家裡有點事,回家去了,要過兩天才能回來。

  “小白?”白星靈也是好奇開口。

  “是啊,小白可是我們家的供奉,跟你一樣漂亮,實力也很高深。”何穗溫柔的開口。

  白蓮在她這就是乖乖女,所以何穗也把她半個女兒看了,現在還是有些想她的。

  “伯母伯母,小白是從小就住在這嗎?”北門月突然晃著何穗的胳膊開口。

  “不是,前幾年才來的。”何穗回過神,看著北門月漂亮的小臉蛋,笑眯眯的開口。

  白蓮也被她拋在了腦後,自家兒子可真行,一帶就帶回來那麼多可愛的小姑娘。

  讓她都有些挑不過來了。

  “這老虎面相看著挺旺夫的,但老虎是不是不太好?”

  “這小可愛看著乖乖的,還是我家兒子的下屬,或許更有共同話題?”

  “不過小白也是溫溫柔柔的,都挺好的,要不一起?不過這樣後宅要是鬥起來,會不會家宅不寧啊?”何穗走神的想著。

  “讓他自己選吧,這小子爭氣,不用我操心。”何穗轉而甩了甩腦袋開口。

  “不過讓我先仔細的把把關。”何穗想罷,再次盯著北門月瞅了起來。

  ......

  白蓮教,蓮花臺。

  “白蓮見過聖母大人。”白蓮單膝跪地,語氣恭敬。

  “真晦氣,這東西怎麼醒了?”白蓮內心卻是毫不客氣的想著。

  白蓮聖母可不是什麼好東西,這傢伙一開始就很看好黑蓮。

  說是師傅,其實白蓮對白蓮聖母也沒什麼孝敬心。

  “紅蓮呢?”白蓮聖母看著下面的徒弟,鬆了口氣開口。

  還好,沒死就好。

  她現在有些慶幸了,當初白蓮成為聖女完全就是偶然,白蓮聖母也不好更改,畢竟規矩在那。

  但她當初確實更看好黑蓮,所以黑蓮的權限並不比白蓮小。

  至於白蓮聖母不看好白蓮的原因很簡單,白蓮聖女怕死。

  但現在,白蓮聖母的想法變了,她可不想自家徒弟出去惹是生非,然後被老東西打上門。

  萬一來的是純陽門的,那她就可以去見自己的師傅了。

  這就是白蓮聖母現在的想法,怕死好啊,怕死才能活得久。

  “啟稟師傅,紅蓮需要監視六扇門。”白蓮想著被唐紅拉著當苦力的紅蓮,低下頭顛倒黑白起來。

  不過白蓮說得也沒錯,給六扇門當苦力,不就知道六扇門在幹什麼了?

  “什麼?!你們怎麼敢!”白蓮聖母聞言,血都涼了。

  她沒聽錯吧?

  白蓮指使紅蓮,監視六扇門?

  她們是覺得刑煞的刀不利,還是覺得自己太耐砍?

  “逆徒啊!”白蓮聖母內心有些悲憤的想著。

  她現在感覺刑煞就在暗處,打算再給自己兩刀了。

  監視六扇門?六扇門不監視白蓮教,白蓮聖母都得燒高香拜拜神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