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章

第4章她還活著




葉天卉揣著那一大沓的港幣,拎著那袋老婆餅,快速地沿著小路離開。




剛才跟著李三過來這邊的時候,她也在留心觀察地形和情況,現在她知道周圍巡警的分佈,知道怎麼躲開那些巡警保證不被發現。




她先找到一處偏僻的拐角,這是老舊瓦房和旁邊新式高樓形成的拐角,那瓦房的牆皮斑駁陸離,還用白石灰刷出方形區域,上面密密麻麻寫了黑色或者藍色繁體字,全都是廣告。




葉天卉打開那老婆餅,那老婆餅原本應該是酥的,現在已經有些壓碎了,不過味道依然很好,裡面是甜的,很香。




一共四個老婆餅,並不大,葉天卉饞得直流口水。




從蛇口出發的時候,她是吃飽了的,但是她在海水中泡了幾乎半夜,已經耗盡了體力,事後一心想著聯繫蛇頭,又怕引起別人懷疑,根本沒敢買什麼吃的,如今肚子已經空蕩蕩的了。




她拿著老婆餅,迫不及待地咬了一口。




好吃,真香!




大口吃飯的感覺太滿足了,不用花錢搶來的老婆餅更是香!




一番狼吞虎嚥後,她吃下兩個老婆餅,體力得到補充,她感覺好多了。




她一邊慢條斯理地啃著第三個,一邊想著剛才痛打李三的種種。




這些年她其實有意鍛鍊自己,會在晨間或者晚上時候偷偷練武,所以身體素質還行,只是沒實戰過,心裡沒底,如今大概心裡有數了。




重活一世,她寶刀依然在,兩個老婆餅下肚,十個李三在她跟前,她也不必懼怕!




一時又想著,這到底是太平盛世,像她這樣的,並無用武之地,不然就算不幹別的,打家劫舍,劫富濟貧,也能混口飯吃吧。




這香江憑著武藝倒是能混,比如賭場酒店的打手什麼的,但是她又不太想和那些人攪在一起同流合汙,說來說去,還是得有個生財之道,也好養活自己。




要不然,只想依仗那勞什子親爹,誰知道靠譜不靠譜。




自己已經給那親爹寫信,寫了那麼多,卻沒個回信,也不知道是裝傻還是沒收到。




但無論哪一種,都不是什麼好兆頭。




裝傻的話,說明這親爹無情無義;沒收到的話,說明這葉家豪門關係錯綜複雜。




自己的信投進去,竟到不了當事人手中,這必然有些緣由,怕不是有什麼利益糾葛。




她又想起那葉文茵。




才十八歲,很美的一個姑娘,是香江這花花世界長大的千金大小姐。




如果論赤手空拳和人打架,或者亂世之中求生,她必然是萬萬比不過自己,但是到了這豪門之中,打扮得精緻華麗成為豪門聯姻的工具,人家怎麼都比自己有優勢。




這種事,她也不是沒遇到過,上輩子她若要嫁國公之子都是門當戶對易如反掌,甚至還有機會入主東宮——事實上當年但凡她點頭,興許她還有母儀天下的機會。




可她心裡明白,自己並不適合這種生活,養在深閨的安逸並不是那麼容易獲得的,必須遵守這個世界賦予後宮後宅女性的行為規範。




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無論是她所處的大昭國,還是如今的大陸,亦或者是看似經濟發達的香江,整個社會都是按照這個模式運行的。




所以她很清楚,自己幹不了這種活。




就這點來說,葉文茵有很大的優勢,她顯然滿足葉家這種豪門家庭對一個女兒的要求,她也能做到他們要求的,聯姻,為家族爭取更多利益。




如果這樣的話,自己就算找上門,葉家會怎麼對待自己,怕不是要嫌棄自己這不入流的女兒,畢竟不能帶來什麼利益,甚至根本就不認?




想象著這場景,葉文卉倒說不上多失落,她畢竟擁有上輩子記憶,不是什麼不知世事的孩童,在她心裡,“父親”這兩個字重如山,那是上輩子那個南征北戰的鐵血大將軍。




至於這輩子的血緣至親,沒接觸過,她並沒有什麼親情的期待,自然也不會太在意。




她這麼想著時,已經吃完了第三個老婆餅。




其實吃第一個和第二個的時候實在是香,香得恨不得一口吞下,但現在吃到第三個,她有些口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