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章

第6章再見赤雁




葉天卉現在已經對香江的賽馬以及投注方式有了初步瞭解。




香江賽馬由來已久,而最近幾年更是得到蓬勃發展,已經幾乎到了全民關注的地步,以至於早上香江人打招呼,“你今日聽咗《一馬當先》未?”可以和“你食咗飯未?”相提並論了。




香江賽馬會是英皇御準政府審批通過的,負責賽馬□□活動,他們採用的方式是“同注分彩法”,賽馬會對於所有投注金額,都要先抽取19%作為公司盈利,之後根據各賽馬的投注金額自動形成一個賠率。




所以這個賽馬的玩法其實是各玩家之間的博弈,和賽馬會無關,無論哪匹馬輸贏都不影響他們掙錢,這就一定程度上保證了比賽的公正性。




玩家之間的博弈,就看各自的眼力和運氣了,人云亦云去下注那些關注度熱門穩贏的馬匹,贏的概率自然大,但是贏了後分得的錢也不過爾爾。




如果有能力去押中一個不被人看好的,這匹馬投注者少,到時候一旦贏了,那就是“爆冷門”,那就能以小博大,贏一大筆錢。




可以說,香江的賽馬會給了所有香江市民一夜暴富的希望,這也是為什麼街頭巷尾都會討論賽馬,這也是為什麼馬經雜誌是其它雜誌的十倍之多。




所以對於葉天卉來說,來錢最好的方式就是不走尋常路,去找一批爆冷門的黑馬。




當然,這種機會並不一定有,她眼力再好,沒這種良馬也白搭,最後也許只能勉強掙一些港幣來讓自己日子寬鬆一些。




葉天卉乘坐了巴士過去跑馬地馬場,她足足倒了兩次巴士才到了跑馬地。




據說這跑馬地已經有一百多年的歷史了,最初英國人把英式賽馬引進到香江就是在這裡進行賽馬的,這裡原本是一塊沼澤地,不過隨著賽馬行業的發展,附近已經建造了許多高層建築,於是這裡也成為了香江最出名的馬場。




到了這跑馬地後,卻見四周圍果然是高樓大廈,一些豪宅附近還停著非常貴重的汽車——葉天卉並不懂汽車,不過那種特別奢華的汽車,她多少能感覺到那個味兒。




或許因為賽馬季即將開始的緣故,這邊的交通很擁擠,估計不少人都是想來馬場看馬的,可以看到很多人手裡拿著馬經,和同伴熱烈討論著。




葉天卉隨著人流過去了跑馬場,並進行了登記,馬場是允許進去參觀的,不過必須隔著圍欄,不能近距離觀看,除非進去那邊的茶餐廳消費,那樣的話能以更近的距離看到參賽的馬匹。




如果再想更近距離,那就得是賽馬會的會員了。




不過顯然這會員不是那麼好當的,花錢也進不去,必須是有幾位會員聯名推薦才可以進去,就算進去後,會員也是分幾個等級的,一個人身份地位沒到那個級別,就不可能成為那個級別的會員。




據說在香江有句話,說所謂富人要在半山有棟別墅,在維港停著艘遊艇,車庫裡有輛勞斯萊斯,但是即使這樣,也只是尋常富人,只有成為賽馬會會員,那才是真正身份地位的象徵。




簡單來說,這就像是葉天卉那個朝代的京官和外地官員,一品大員和七品芝麻官一樣,階級分明,你不到那個位置,硬跑到人家一品大員的宴席上,自己都覺得不自在,羞於與人交談。




只有自己本身到了那個階層,才可能成為那個階層的會員,某種程度上來說,這就是上流社會的圈子了。




葉天卉分析了一番情況,毫不猶豫地選擇過去茶餐廳消費。




她現在打算參與賽馬,對於自己將來能掙到錢這個事多少有些信心了,所以吃上也不摳門,一口氣要了胡椒豬肚雞、金沙紅米腸和手作蝦餃皇,最後還要了一份粥。




她打算這些慢慢吃,邊吃邊看,然後再尋覓一個功夫,溜到那邊的會員通道,混進去,之後再近距離觀察,這樣才能最大程度保證自己穩賺不賠。




雖然這樣很可能被人家趕出來,但是沒關係,反正只要看到了就賺了。




不得不說,這跑馬場的茶餐廳飯菜雖然貴,但就是和路邊攤的車仔麵不一樣,吃那車仔麵和政府救濟粥,她會覺得香江人的飯菜真難吃,但是吃了這茶餐廳,才感覺到,還是很美味很享受的。




那脆皮腸的粉皮吃起來軟糯可口,蘸著一點料汁,香得很,還有那豬肚湯,乳白的湯色,濃香撲鼻,鮮美異常。




她滿足嘆息,想著這比起上輩子的御宴飯菜來,也就只差了那麼一點點吧。




她這麼一邊觀察著地形,一邊吃飯,等吃飽喝足,也看得差不多了。




離開茶餐廳後,她徑自離開馬場。




她已經觀察過,這跑馬地賽馬場看臺旁有高架子,另一側則是一片墳場,密密匝匝的墳墓依山勢而上,甚至連山坡都在墓碑的包裹中,而這墳墓對面的圍牆就是樓群和商店等。




她打算沿著那些墳場繞過去,繞到馬場荒僻的一側,之後翻牆而過,偷偷潛入養馬場。




到時候先找一身養馬場工作人員的衣服,之後她就可以大搖大擺在那裡欣賞觀察各樣賽馬,一口氣看個明白。




葉天卉旁若無人地進入那墳場,墳場和尋常墳場不同,高樹蔥蘢,綠草如茵,並沒有半點讓人陰森感,反而是猶如一處花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