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章

第7章他是誰




葉天卉摔在了草地上。




其實並不太疼,也沒什麼傷。




按說這個時候,她直接爬起來跑就是了,她剛才那麼大的動靜,肯定被裡面男人聽到了。




她會被發現,被抓住,然後被扭送到警察那裡。




然而這時候的葉天卉,確實沒什麼力氣了。




事實上,她的耳朵彷彿被貫穿了,大腦轟隆作響,已經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




朝代的變換,時空的變幻,在這一刻全都消失了。




她的腦子裡只有一個念頭,聖人在這裡,他看到了她。




這讓她瞬間回到了那一刻,岷州之困,她苦撐數月,鳳凰山上,她縱身一躍,想為自己留一個粉身碎骨的清白名聲。




只是這些,那遠在燕京城的帝王可知道?




亦或者說,他心知肚明,一切都在他的籌謀之中,他就是要把她逼到死路?




史書也不過是任人打扮的姑娘,她死前,目光所及皆是狄戎,她便是誓死不降,又有誰知?




這一刻她甚至想起身後事,那些曾經追隨她多年的悍將,葉家世代效忠屹立百年的功勳,是不是在那巍巍皇權下,皆已成灰?




這時,腳步聲響起。




踩踏在石板上的腳步聲清越,穩健,從容,就好像晝夜輪換一樣清醒而富有規律。




這讓葉天卉感到窒息,她有種自己赤身裸體即將暴露於烈日下的不堪感。




就在葉天卉幾乎無法呼吸的時候,那腳步聲停下來了。




葉天卉的意識慢慢地回籠,她有些恍惚地看著前方。




原木色馬房旁,在磚紅色貓尾草的蕭瑟搖曳中,她看到了一雙運動鞋,再往上,是被牛仔褲包裹的筆直修長大腿。




她的視線顫了顫,往上,試圖去看那個人的臉。




但是看不清楚。




在逆光的暈影中,他頎長身形的周邊被鍍上了一層光暈,她拼命睜大眼睛卻根本看不清他的樣子。




她張了張唇,想發出聲音,想質問他,或者想解釋些什麼,但是她在這一刻竟然發不出任何聲音。




就在這時候,男人邁開腳步,向她走來。




於是她恍惚的意識中,只看到那雙被牛仔褲包裹著的長腿,一步步地邁過來。




他走得很慢,運動鞋踩踏在雜草和落葉上,發出細微的簌簌聲。




她想,他一定就是了。




這個世上沒有人能給她造成這樣的壓力和衝擊,只有那個人才可以,那是她自小被諄諄教誨的至高無上的權威。




就在這時,她聽到一個聲音在上方響起:“你是過來送草料的嗎?”




葉天卉的大腦凝滯,無法思考。




他……在說什麼?




他的聲音分明就是聖人的聲音,但是他在說什麼?




接著,她便聽到一個笑聲,清朗愉悅的,帶著些許戲謔和調侃的。




他笑著說:“你這是怎麼了,摔倒了,怎麼不起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