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章

第8章攏光




當下那顧時璋便帶著葉天卉過去了馬廄,踏入這馬廄,葉天卉仔細看著,越發發現這邊的馬廄管理更為精細。




純原木的馬廄有著寬敞明亮的玻璃窗,陽光自枝葉縫隙中灑進來,上等乾草整齊地堆疊在木隔離架上,一匹雄健的馬正垂首安靜地吃草。




空氣中並沒有絲毫馬廄常見的馬糞氣息,反而有著幹醇的草料香味——這是剛才顧時璋手上的氣息。




這裡的一切都靜謐純樸,彷彿西方油畫中的靜物素描。




顧時璋拿起旁邊一捧乾草餵給那匹馬,笑對葉天卉道:“你在哪一號馬廄工作?”




葉天卉:“我剛來沒幾天,現在暫時分配在七號馬廄,負責四匹馬的餵養。”




她剛才溜過了那麼多馬廄,自然多少記住一些,自信不會被顧時璋拆穿。




她好奇地看著這邊馬廄:“為什麼這邊的馬廄和我們七號馬廄不一樣,這邊明顯設備更好,環境也好,這裡的馬餵養得也更精細。”




顧時璋道:“你說這話一聽就是新來的,難道你的上司沒和你講這邊賽馬和馬房的經營模式嗎?”




他抬眼,墨黑的眸子望向她,笑著道:“按說第一天入職,你就會拿到入職手冊,上面應該有這些信息吧?”




葉天卉:“……”




她壓下任何情緒波動,一臉淡定地道:“有手冊嗎,我不知道,我入職的時候,確實給我一個袋子,但我沒看到什麼手冊啊!”




之後她無奈地解釋:“我英語不太好,看到那些就頭大,所以沒細看。”




她這句話絕對可進可退,誰知道是不是這個男人故意套路自己,那什麼手冊鬼知道有沒有。




顧時璋見此,便笑道:“看來你真的是個馬大哈,連手冊都沒看到。”




說著,他也就解釋道:“跑馬地賽馬會的現役賽馬有七百多匹,這些賽馬並不是全部歸賽馬會所有,它們是分屬於不同的馬主,只是這些馬主將馬匹交給香江賽馬會統一管理,賽馬會提供不同檔次的馬舍,如果主人對自己的馬匹格外精細,也可以申請獨自建立馬舍,聘請專人來維護。”




葉天卉:“那就是這幾匹馬的主人有錢,所以給自己的馬開了包間!”




包間……




顧時璋眸中越發泛起笑,贊同地道:“有道理,包間。其實這幾年,香江還建起來另外幾座私人馬場,比如奔騰馬場,如今正是跑馬地馬場競爭客源,香江馬場競爭激烈,所以各大馬場也都推陳出新。”




葉天卉恍然,她看著這馬舍:“這必然是新蓋的了,肯定很貴!”




顧時璋視線巡視著這馬舍,顯然是很滿意:“這處馬舍據說是一位世界知名的設計師設計出的,你看這裡的天窗,雙層玻璃,這樣可以給馬匹提供更為均勻的自然光線,這裡面設施很齊全,還建了淋浴房和馬鞍房。”




葉天卉好奇地看著,果然是的,各種設備齊全,一看就特別時髦現代化。




她想起自己才租住的房子:“比我租的房子還要好。”




不對,應該說,人家馬舍比她那房子好十倍百倍。




顧時璋聽這話,神情略頓了下,才道:“其實也正常,在香江,大部分人的住房條件都很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