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章

第10章點心的誘惑




顧時璋倒彷彿確實是一個好心的,竟然又帶著她去看了別處馬舍的馬匹,他顯然對賽馬場的馬匹很是熟悉,領著她徑自去看一些他看好的。




這麼一來葉天卉倒是節省了不少功夫。




要知道這馬場有幾百匹賽馬,她自己一個個看過去,那不是花費多少功夫,而且很可能隨時就被這邊的工作人員發現,直接給叉出去了。




現在有顧時璋這個內部人士領著,又給指點一番,自然是事半功倍。




這麼看了十幾匹後,她對顧時璋的防備之心也減輕了許多。




她不想管這個人到底是什麼心思,反正他應該沒有聖人的記憶,目前來看他也不想告發她,這就夠了。




顧時璋領著她出去了這座單獨的馬舍,大搖大擺地過去了別的馬舍看,一邊看一邊大致給她講著賽馬會的各種規矩。




他講解得非常詳細,比那《馬經》上還要詳細,畢竟《馬經》針對是那些老馬迷,是對規則有一定了解的,而葉天卉卻是徹底的空白,《馬經》上有些是她看不太明白的。




現在經過顧時璋這麼一講解,她瞭解了新馬賽的年齡規定以及評分規則,也瞭解了後續各班次比賽的詳細規定,原來這個還要分公馬、騸馬和雌馬,每個種類的馬匹參加公開賽的分值其實並不同,另外南北半球出生的賽馬也要求不同。




顧時璋道:“再過兩個月這個賽季就要開始了,你看過馬經的話,應該看到馬經雜誌上都有排程表吧?”




葉天卉點頭:“嗯,我看到了。”




顧時璋:“到時候攏光也會出賽,不過它是一班次,還是讓磅賽。”




葉天卉:“讓磅?”




顧時璋見葉天卉不懂這個,又解釋道:“攏光雖然因為腿受傷,已經一年未曾參賽,但是它在英國賽馬場上曾經取得非常好的成績,以它以往的成績來和這次的一班馬比賽,按照規則它必須讓磅給其它的賽馬。”




葉天卉明白了:“就是得讓它馱點分量?”




顧時璋笑了,點頭道:“對,按照賽馬的規則,為了公平起見,也為了讓比賽更有懸念,參加過比賽的賽馬必須給未曾參加過的讓磅,評分高的要給評分低的讓磅,分齡賽中年紀大的要給年輕的馬讓磅。”




葉天卉恍然:“就是要把馬匹本身的天分抹平,讓它們儘量同一起跑線,這樣賽馬才有看頭,才有懸念,而且每匹馬都有機會。”




顧時璋頷首:“是,攏光的國際評分比其它馬高一分,就得承擔一磅的額外重量,因為攏光的歷史得分太高了,它這次可能要負重六十三磅。”




六十三磅?




葉天卉大致算了下,不免擰眉:“這也太吃虧了!”




本來就是因為腿傷而停止了一年比賽,現在腿傷歸來,還不一定取得什麼成績,結果現在竟然還要比別的馬多負重六十三磅,這怎麼出成績?




顧時璋笑道:“它曾經的輝煌成為了今日的負擔,先試著參加這次的比賽,看看情況再說吧。”




所謂看情況的意思是,如果攏光表現不佳,分數下降,那自然不需要讓磅。




當然了,不需要讓磅的時候,聲名也隨之下降,價值也就下跌了。




這事就是一個動態調整的過程,欲戴皇冠必承其重,怕得越高,承擔得就越多,就是這道理。




葉天卉微吸了口氣,心裡暗暗盤算著,看來這比賽裡面花頭很多。




並不是會看馬就能贏,必須把那些規則吃透了,再仗著一些技巧,不然冒頭衝進去也是白白賠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