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 章

第10章下注




那阿伯笑道:“妹妹仔也喜歡賽馬?”




葉天卉道:“我不太懂,先買了雜誌瞭解下。”




阿伯:“這裡面學問大得很,你慢慢學吧。”




葉天卉聽著倒是贊同。




她最開始以為憑著自己相馬之功,足以大發其財,但現在發現,這裡面學問確實太大了。




不說什麼負重讓磅什麼班次對決的複雜規則,就是投注的時候這五花八門的獎池,要想研究明白,那都得下一番功夫。




而後天就有一場班際賽可以下注,她必須在明天進行投注,留給她的時間並不多,晚上回去必須趕緊研究,研究出結果後明天去投注。




她上了樓梯,回到了自己房間後,先把兩份點心全都放在桌上,打開看了看,葉文茵那一袋就是一些常見點心,不過顧時璋這袋子裡東西還真齊全,竟然還有燒賣和蟹黃包。




葉天卉其實走了這一遭已經餓壞了,她拿出蟹黃包,兩口吞下,裡面有大塊的蟹肉蟹黃,帶著幾分鮮甜,好吃得很。




葉天卉忍不住,一口氣吃了三個,之後又嚐了別的點心。




這麼吃了一遭,也差不多飽了,她喝了些水,這頓飯算對付過去了。




她把剩下的其它點心全都放在那個食盒裡,想著幸好現在的天氣還不算太熱,估計後天也不會壞,這樣的話,這兩天她算是節省了飯錢。




吃過飯後,她拎著浴巾和換洗衣服去洗漱,不過這會兒趕上人多,排了好一番隊。




排隊時候,大家難免說些話,這裡的人大部分是窮人,不少都是從大陸過來的,彼此間自然多了幾分同命相憐,又說著哪裡可以搵食。




葉天卉也聽出來,有兩個年輕姑娘似乎要去做皮肉買賣。




她抬眼看過去,眉眼頗為清秀的姑娘,這在內地估計是特別安分的姑娘,但是來了後生活所迫,也就看開了。




終於輪到葉天卉了,她進去三下五除二洗過,換上衣服出來。




出來走在樓道上的時候,恰好對面過來一個喇叭褲,樓道狹窄,葉天卉便錯了錯身,誰知道那喇叭褲卻盯著葉天卉胸口那裡看。




葉天卉穿的是白襯衫,釦子都系得完好,但到底剛洗完澡,垂下來的髮絲略打溼了頸前,那襯衫領子便貼在細白的頸子上,落在外人眼中,多少有幾分動人。




喇叭褲便湊過來,伸手就要摸的樣子,話裡話外還笑著說:“妹仔,給你開個張吧,給你一張紅杉魚。”




葉天卉聽這話,斜看著他,反應了一會才明白,他以為自己也是樓鳳,要給自己一百塊錢睡自己。




她微擰了下眉,心裡有些困惑。




上輩子,從來沒人敢對自己這樣,誰敢呢!




沒有人敢!




這輩子她在大陸時候,一則年紀小,二則風氣保守,也沒人敢對自己這樣。




敢情來了香江,前有李三,後有這個不知道是什麼的玩意兒,竟然都敢肖想自己了?




她有些不太理解地說:“你要給我一百塊?讓我陪你睡覺?”




喇叭褲點頭:“對對對,別嫌少,便宜點,一回生二回熟啦!”




葉天卉抬起手,淡看著他,示意他近一點:“你湊過來。”




喇叭褲以為葉天卉願意了,便湊過來。




誰知道就在這時,他只覺眼前一閃。




他甚至連看都沒看清楚葉天卉的工作,直接就被葉天卉摞那兒了。




葉天卉抬起腳,穿著布鞋的腳尖踩住那人後背一處,臉上半點表情都沒有。




喇叭褲疼得哎呦哎呦:“你,你放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