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不在家 作品

14. 第 14 章 贏了!

第14章入v雙更第一更




賽馬場現場的觀眾發出了驚呼聲,而電視機前幾位阿伯也全都瞪大了眼睛,大家屏住呼吸看著。




一切都彷彿慢動作一樣,‘翩翩如燕’幾乎騰空而起,一個高難度轉身後,前蹄堪堪落地,之後繼續往前衝刺而去。




而這個時候,‘翩翩如燕’已經和‘無敵勇士’並駕齊驅,卻把那‘狂仔叻叻’扔到了後面。




有阿伯扼腕嘆息,發出了遺憾的痛呼聲,也有阿伯提著心大喊:“無敵勇士衝啊!”




現場同樣下注了‘翩翩如燕’的禿頭阿伯,原本被大家說得都沒什麼希望了,一臉衰相地在旁邊沮喪著,現在看到這情景,突然振奮起來了。




他滿臉紅光,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電視畫面,激動地嘶吼起來:“我的‘翩翩如燕’,‘翩翩如燕’,加油!”




葉天卉也屏著呼吸,不眨眼地盯著畫面。




這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這件事的重要程度甚至比不上她上輩子一場小小的遭遇戰。




但是如今對她來說卻至關重要,關係到她的錢,投入了幾百港幣,是她幾乎一半的財產了。




她必須贏回來,必須贏回來。




一分錢難倒英雄漢,現在對於昔日那個威風凜凜的輔國將軍來說,一匹馬的輸贏關係到她的衣食住行!




最後幾秒的時間,變得格外漫長,心臟都彷彿停止了跳動。




她就這麼眼睜睜看著‘翩翩如燕’和那‘無敵勇士’齊頭並進,看著它們的狂奔變成了她眼中的慢動作。




就在最後一秒,終於,那‘翩翩如燕’突然往前一伸——




伴隨著而來的是眾人不可思議的驚呼聲。




不要說電視裡的現場觀眾,就是電視機前的這些老阿伯,一個個都呆住了。




之後,大家反應過來:“‘翩翩如燕’得了頭馬?‘翩翩如燕’第一?”




那禿頭老伯愣愣地看著場上,他一蹦三尺高,大呼道:“我贏了,贏了!我贏了,我的‘翩翩如燕’!”




他喊得太陽穴都繃出青筋來,聲音震天響。




之前對葉天卉批評教育的那些老伯都傻眼了:“這‘翩翩如燕’竟然跑了頭馬?”




一位老伯差點想哭,頹喪懊惱地拍著大腿:“錯了,選錯了!我真系衰啊!”




更有人垂頭喪氣:“氣死我啦!”




唯獨那禿頭老伯,簡直是要當場手舞足蹈了,倒是把其他人氣得要命。




葉天卉看著這場景,也是總算鬆了口氣。




她有八個投注了,第一場比賽贏了,只剩下四個投注了,現在第二場比賽又贏了,只剩下兩個投注了。




這兩個投注就看最後一場比賽了。




如果最後一場比賽就是她選中的那兩匹馬之一,那她就能得全獎,從今天最新的賠率看,估計得有幾十倍。




就算萬一比較不幸運,不能拿到頭馬,那隻要那兩匹馬中有一匹進了前二,那她依然能得一個安慰獎。




而對於接下來那場比賽,她其實還是相對有些把握的。




當下她也就不再看了,反正不會賠錢,她就先上樓。




她還想繼續研究下接下來的投注。




這次其實還是倉促大意了,她必須好好研究規則,爭取下次搞一個大的且有把握的。




當然了有時間可以聯繫下顧時璋,看看找一個雜工來幹,不能只靠這賭馬,不然哪天運氣不好血本無歸,她豈不是要餓肚子了。




她一起身,其它老伯突然記起來了,大家驚呼:“妹妹仔贏了,你也選的‘翩翩如燕’!”




那老伯一說,其它人紛紛看過來,大家一個個都羨慕又驚奇。




其中一個老伯甚至問:“妹妹仔是有什麼貼士嗎?”




葉天卉搖頭:“我沒有,就瞎選的。”




說完她告別了大傢伙,在眾人羨慕的目光中趕緊上樓了。




***********




最後一場比賽好像安排在晚些時候,是個黃昏賽,葉天卉便在房間內看看雜誌,研究研究馬經,也研究那些騎師們的情況。




這賽馬猶如打仗,天時地利人和都要研究,還要研究概率學,排列組合等,幸好她在這個時代是上過學的,高中曾經學過這些,雖然未必學得多麼好,但也有些概念,應付□□的計算倒是也可以。




接下來的賽馬季還會有不少機會,她既然贏了第一筆,掙了一些小錢,那接下來必須努力走好,步步為營一點點翻倍,爭取通過這個賽季掙一筆錢。




之後,就安穩下來找個工作幹,或者爭取在這裡上學讀個書什麼的——當然前提是她能在掙一筆錢供養自己上學。




中午隨便翻了翻,從顧時璋給的那個盒子裡翻出來一塊叉燒肉,之後拿過去搭配著鹹粥熱了熱來吃。




不得不說,同樣是叉燒肉,人家賽馬會的就是味道好,無論是用料還是做法估計都是上乘的,比街邊小攤小販好不知道多少倍。




————看來還是得有錢,花花世界裡,有錢人才能享受美食。




吃過後,她又埋頭研究了好一番,突然間聽到樓下傳來歡呼聲,便側著耳朵聽了聽動靜。不過人聲太雜,她聽不出來什麼,只好下去走了走,於是很快就知道黃昏賽的結果出來了。




她押的那兩匹馬,一匹跑了頭馬,一匹得了第二名。




也就是說,她碩果僅存兩個投注,一個全獎,一個安慰獎。




對於這個結果,葉天卉倒是沒什麼太激動的。




上午在樓下電視前看的那場比賽已經透支了她的期盼,那一場贏了,她已經勝券在握了。




現在只是石頭落地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