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不在家 作品

15. 第 15 章 大學教授爸

第15章入v雙更第二更




她來不及驚訝,隨著那人一個拐彎,竟拐到了一旁,是一處跌打醫館,那醫館掛著老舊的繁體字招牌,旁邊支稜著一塊彷彿要掉下來的門。




那人握著她的手腕,直接把她拽到了那門後。




外面階梯上已經傳來吆喝聲和腳步聲,那些古惑仔口中喊著別跑!




葉天卉平息著自己的氣喘,在那些人的吆喝中抬眼看過去。




眼前的人身形頎長削瘦,卻比她足足高出一頭,視線越過那隨意扣上的藍襯衫,她看到了一張多少有些眼熟的臉。




她記得這個人,是那天她離開寮屋時看到的那青年。




那些古惑仔也跑上了臺階,他們看不到葉天卉,開始東張西望,還大聲吆喝著:“看到你了,你以為躲那裡我們找不到你!”




對於這種虛張聲勢,葉天卉不予理睬。




古惑仔四處看了一番,沒見人影,口中咒罵了幾聲,便帶著人繼續往前追了。




一直等到他們的腳步遠去了,兩個人才從藏身處出來。




那青年低聲道:“先離開這裡,免得他們回來。”




葉天卉頷首,於是兩個人迅速離開,走到了另一處繁華街道,這邊熙熙攘攘都是人,頓時感覺安全多了。




葉天卉看向那青年,道:“謝謝你幫了我。”




青年沒什麼神情的樣子:“沒什麼,舉手之勞。”




葉天卉:“你怎麼在這裡?”




青年:”最近幾天我正好盯著他們。“




葉天卉略想了想,明白了,她望著他問:“這是你的工作?你現在是做什麼工作?”




青年微抿了一下唇:“我在一家賭場,當保安。”




葉天卉若有所思。




在葉天卉的沉默中,青年微垂眼,低聲解釋道:“其實也還好,只是幫著做些事,不管場子裡具體的業務。”




葉天卉:“是嗎,那挺好的……”




青年不吭聲了。




葉天卉猶豫了下,終於試探著說:“這工作怎麼樣?工錢高嗎?”




青年疑惑地看著她。




葉天卉:“我的意思是說,如果這工作不錯,你可以介紹我過去幹嗎,他們要女的嗎?”




青年聽著這話,眉眼間泛起一絲異樣,之後他才道:“好像只要男的。”




他又道:“那裡的女的都是陪酒的,陪著業務的。”




葉天卉便不吭聲了,看來這工作她是沒戲了。




女的去陪酒,她當然知道這可不只是單純陪酒,可能還要被吃豆腐,說不定還得被買一個什麼鍾,就是被帶出去□□。




這種夜場裡估計賭和嫖是不分家的。




這種活她肯定幹不了。




青年道:“你住哪兒,我送你回去吧。”




葉天卉好奇:“你現在不回去工作嗎?”




青年搖頭:“不用的,現在不需要。”




葉天卉聽著他的聲音,帶著幾分南方口音。




明明看上去削瘦倔強的青年,口音卻有幾分軟。




葉天卉便笑了下:“你叫什麼名字,從哪兒來的?”




青年看著葉天卉,道:“我叫江凌楓,江蘇人。”




葉天卉:“我叫葉天卉,原來住在北京。”




當下兩個人沿著那街道往前走,說著話。




其實葉天卉本身對陌生人是頗為防備的,不過青年到底救了她,她心存感激,自然對他少了幾分戒備。




至於這青年,看得出他並不是一個容易親近的人,或許還有些孤僻,但是經歷了這一場,他好像也不那麼寡言了。




於是兩個人便簡單聊了幾句。




雖然江凌楓沒細說,但是葉天卉大概猜到,必然是家裡情況不好,不得已只好跑來這裡。




讓葉天卉意外的是,他是帶著自己阿婆和妹妹來的。




要知道來到這裡並不容易,大家都是經歷了好一番磨難的,他一個人帶著老人和自己小妹,那必然是吃了許多苦頭。




江凌楓:“這些天,我們也設法弄到了一些木材和其它材料,搭建了一處臨時的房子,雖然小,但也算安頓下來了,所以我現在要多掙一些錢。”




他望著前方熙熙攘攘的人群,低聲道:“如果可以的話,希望我妹妹能上學,也許以後可以上大學。”




葉天卉聽到這話,微側首,看過去。




陽光透過摩天大廈的縫隙灑下來,落在他輪廓分明的下頜線上,在那清冷的硬朗中,竟有幾分溫暖。




她輕笑了下,道:“你肯定能做到的。”




江凌楓微抿了下唇,卻是道:“我要謝謝你。”




葉天卉:“哦?”




江凌楓:“那天,你救了我妹妹。”




葉天卉有些意外,她回想了下:“你的妹妹是不是六七歲,叫小魚兒?”




江凌楓頷首:“是。”




葉天卉便明白了,那天政府要發救濟膳,大家都在搶包子和麵包,人太多差點發生踩踏,小魚兒太瘦小,擠在人群中,摔在那裡了,是葉天卉眼疾手快,直接從人群中把小魚兒給拽出來的。




當時葉天卉只知道對方叫小魚兒,並沒多想,事後也就不太記得這一茬了。




當下她笑著道:“都是舉手之勞,我們都是從大陸來的,人生地不熟的,也沒什麼朋友,在這裡討生活不易,我們本來就應該互相幫襯著。”




江凌楓側首看向葉天卉,看她笑起來眼睛亮亮的,裡面都是誠懇的善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