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不在家 作品

22. 第 22 章 親爹親爹

第22章親爹親爹




這天半夜時,外面下起來雨,淅淅瀝瀝的秋雨一直沒停。




葉天卉聽著外面的雨聲,翻來覆去根本睡不著。




她忍不住反覆回想著顧時璋說的每一句話,他的氣息,他的語調,他叫著自己名字的樣子。




千年已過,這個世上沒有了大昭國,但是她卻聽到了一個聲音在喚著自己的名字。




她的名字曾經也是大昭國那片土地上的傳奇,沒想到今日竟然在他的口中再次響起。




她明白,自己的情緒已經嚴重地被顧時璋影響了。




無可救藥。




她懊惱地用被子矇住頭,不讓自己去聽外面的雨聲,也不讓自己去回想顧時璋。




她告訴自己,那都是假的。




她之所以總是因為他有了惴惴的情緒,那是因為他太像聖人了。




而他不可能是。




也許他是聖人的轉世,但他應該不記得上輩子的一些事,不記得,那他就不是。




也不知道是不是當晚沒睡好的緣故,第二天醒來竟已經不早了,偏偏外面下了一夜的雨,道路溼漉漉的,早高峰堵車嚴重。




過去奔騰馬場沒有叮叮車直達線路,只能乘坐巴士,可那巴士不同於叮叮車,竟會堵車,她被堵在中間。




她眼看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實在是度日如年。




總不能第一天上班就遲到,實在是不像樣,就這麼煎熬下去,什麼時候到?




這時候巴士上也有其它上班族抱怨起來,還有說老闆會扣工錢什麼的,一臉無奈的樣子。




葉天卉聽到“工錢”二字,頓時覺得此事萬萬不可大意。




怎麼可以讓遲到的巴士害她被扣工錢呢?




她一不做二不休,乾脆要求巴士司機開門,之後她拎著包竄下去,越過那堵車的巴士車小汽車,一路往前狂奔。




於是在一夜秋雨之後,在這個清新潮溼的早晨,在喧囂的馬路旁,眾人便見一個身穿襯衫牛仔的女孩兒,紮了馬尾,毫無顧忌地奔跑在油光發亮的柏油路上。




她年輕而瘦弱,卻有著挺直削薄的背,背部線條流暢結實,奔跑時的身體青春洋溢,充滿柔韌的力量感。




有人忍不住多看幾眼,也有人拿出來相機想拍下這一幕。




對此葉天卉絲毫不在意,她只想著可能被扣的工錢。




一定不要被扣錢!




她這麼跑了好一段後,總算跑出了那段堵車區,不過可惜的是,這邊已經沒有巴士車,也沒有計程車了。




沒奈何,葉天卉只好抬起袖子擦擦汗繼續往前跑。




她必須慶幸,若是她不跳車,只怕如今還堵在那巴士上,這一段路完全沒車就是明證。




所以跑步是正確的,她不但要跑,還要跑得更快一些!




她緊攥著手中的包,加快速度往前跑。




************




最初葉立軒看到前方那個奔跑的人影時,並沒在意,他只以為這是晨跑愛好者。




今天他的物理課被安排在第二節課,不過晨間吃飯時候,女兒文茵說要去馬場,奈何她的車拋錨了,要打電話安排家裡司機送過去。




他見此,便提起載她一程。




左右他的課程並不著急,哪怕繞一段路也不會耽誤什麼。




誰知道女兒卻有些意外,彷彿有些排斥。




他沒說什麼,還是送了女兒過來馬場。




因為當年種種,女兒從內地抱過來的時候已經快週歲了,他那個時候剛過弱冠之年,到底年輕,並沒學會怎麼做一個父親。




當時家裡又有傭人保姆幫襯,他自己一則因了喪妻悲痛,二則也要出國留學讀書,是以女兒成長的種種他參與極少。




等他學成歸國已是幾年之後,葉文茵七八歲,是個小小的大姑娘,很懂事體貼,也很乖巧討喜,只是父女之間卻失了親近。




他也曾經試著想彌補,奈何那些日子正是他專業研究攻堅克難的時候,實在是事務繁忙,加上小姑娘家自然也有自己的性情,而他自己也並不知道怎麼和這小女兒相處,於是到底沒能做什麼。




如今葉文茵已經長大了,懂事體貼,雖說並不是多熟稔,但二人倒是也能父慈女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