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不在家 作品

26. 第 26 章 “那天,我看到你第一眼……

第26章親爹親爹第二回合

葉天卉抱著林見泉摔向了草地。

這是在她衝出去的瞬間已經謀劃好的路線,無論是速度,距離,山坡的高度,卸力的路線,以及滾落的地點,她都已經完美計算過了。

這草地豐茂柔軟,上面有陳年的落葉堆積,可以緩解她和林見泉最後一些衝力。

只是任憑如此,這種跌落依然讓兩個人受到不小的衝擊。

也許她到底算錯了,這輩子的葉天卉不是上輩子的那個,身體基礎素質還是有很大的差異。

她緊抱著林見泉,閉著眼睛,無聲地忍受著跌落帶來的痛感。

片刻後,她終於睜開眼睛,看向懷中的林見泉。

他瘦弱的身軀緊繃得彷彿一張拉滿的弓,他的身體每一處都僵硬到彷彿石頭,面色蒼白得毫無血色,他在顫抖,在她懷中劇烈地抖動,猶如深秋時候掛在枯枝上的一片黃葉。

她越發抱緊了他,給他一些安撫。

林見泉似乎感覺到了,他將臉埋在她懷中,貪婪地感受著柔軟的暖意,他顫抖著唇,似乎要說什麼,但卻根本無法發出聲音。

葉天卉便沒說話,就那麼沉默地抱著他。

很快,馬場工作人員衝過來了,jessie等人也飛奔而來,人們圍了過來。

葉天卉要放開林見泉,不過林見泉卻依然死死抱著她不放開。

他細弱的胳膊顫抖地攀附著她的身體,墨黑的眼睛睜得很大。

這是葉天卉第一次看到他那雙眼睛中流露出孩子一般的茫然和恐懼。

葉天卉不忍心。

她明白,這必然不只是因為剛才的險象,他的眼神中分明有著一整個黑暗童年留給他的烙印。

不過禿頭訓馬師的聲音響起來,他邊衝過來邊吼道:“怎麼樣了,怎麼樣了,醫生,醫生快來!”

聽到這個聲音,林見泉打了一個激靈,之後,眼底的情緒消逝,原本顫抖的胳膊也彷彿被他自己控制住了,他瞬間從那劫後餘生的恐懼中恢復了過來。

禿頭訓馬師來了,醫護人員也來了,人們圍著他們,為他們快速地檢查身體,並要把他們抬上擔架。

林見泉卻推開了攙扶他的手,也推開了擔架。

他站起來,臉色蒼白,身形筆直,神情漠然而倔強。

葉天卉便覺,這一刻,他瞬間化為了一把劍,一把冷漠而銳利的劍,這是他在世人面前的殼。

他用一種異樣沙啞的聲音道:“我沒事,我可以繼續比賽。”

禿頭訓馬師看著這樣的林見泉,用打量牛馬貨物的眼神看著他,看著看著突然笑了。

他的笑聲中滿是自得和驕傲:“很好,很好,記住,失敗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你就此有了恐懼!恐懼是騎師的大敵,一個出類拔萃的騎師,永遠沒有懦弱,永遠無堅不摧,哪怕身受重傷,你也得給我爬起來,爬上馬背,爬到終點!”

葉天卉也拒絕了醫護人員的幫助,她對自己所受到的衝擊很清楚,她不會有什麼內傷,只是一些皮肉擦傷。

她起身就要離開,jessie扶著她,關切而小聲地問她。

她低聲笑道:“我沒事。”

她發出聲音的時候,周圍不少人都看過來,那禿頭訓馬師也看過來。

大家自然都看到了剛才的這一幕,知道那抹淡藍色的影子是如何以一種神奇而飄逸的姿態衝上馬背,將這瘦弱的騎手帶下來。

一切都漂亮得無以復加,讓人嘖嘖稱奇。

就在這種驚奇中,人們再次看向賽道,賽道上的慘劇已經發生,有騎手已經發出哀嚎。

聽得人心有餘悸。

禿頭訓馬師深吸口氣,望向葉天卉:“謝謝你救了他,如果不是你,他一定身受重傷。”

葉天卉:“客氣了,我也是趕巧了。”

也有人好奇地打量:“你會功夫嗎?輕功是嗎?”

葉天卉:“會一點功夫,不過沒有什麼輕功,只不過運動能力好,趕巧了而已。”

現在慘劇已經發生,必然有一些騎手的職業生涯被毀掉了,甚至可能有性命之憂,而這件事故也必然會被調查,她只怕也將被牽連其中。

這時候又有其它工作人員趕到了,開始處理現場情況,並命令所有人員不許亂動,有人將葉天卉帶走,要對葉天卉的突然出現進行盤問,而林見泉也將被帶過去參與調查。

就在葉天卉轉身離開的時候,林見泉修長的睫毛抬起,幽黑的眸子看向葉天卉。

葉天卉感覺到了他的目光,她給了他一個無聲的笑。

林見泉睫毛忽閃間,重新垂下眼瞼。

************

其實賽馬場上出現什麼事故,這並不鮮見。

賽馬自然是一項很受歡迎的運動,但是這種運動本身對於賽馬和騎手來說都是非常危險的,根據美國的統計,每年幾乎有四百匹純種賽馬死亡,至於受傷的騎手更是不計其數。

年少的蟲仔以著貧窮瘦弱的身骨投入這個行業,本身就是走投無路之下的拼死一搏,搏贏了,也許可以像柯志明那樣名利雙收改變人生,輸了,寂寂無聞一身傷痛都是好的,更慘的是,就此丟了性命。

此時的賽場上一片狼藉,哀嚎慘叫陣陣響起,葉天卉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她知道那些哀嚎的騎手只怕是再也不會有機會了。

騎手的世界本身就是殘酷的競技,會發出恐懼哀嚎的一定會被淘汰。

葉天卉被帶到了一處房間,密閉的房間,沒有窗戶,有一個戴著帽子目光銳利的男人開始審問她,盤問她當時的種種情況。

她救了林見泉,但畢竟發生了這樣的意外,而她本來不應該出現在賽道,他們需要調查情況。

葉天卉將自己所看到的一五一十說出來,那個男人對於她的說辭沒表示相信或者不相信,只是面無表情地記錄下來。

她知道對方不但會審問自己,還會審問別的人,他們會把所有的人單獨審問然後對一下當時的情況。

在被審問過後,她便被關到了馬房中,上了鎖的馬房,依然沒有窗戶,裡面瀰漫著混了發黴氣息的馬糞味道。

因為沒有任何光,她看不到外面的明暗變化,只能根據感覺來推測時間。

這種睜眼不見五指的黑暗容易讓人心態崩潰,不過葉天卉到底不是尋常人,她不會因為這點小事而讓自己受影響,所以她靜默地躺在床上,心平氣和。

在這種時間彷彿靜止的寂靜中,葉天卉也想起很多。

這一輩子的經歷是貧瘠的,貧瘠到都不值得葉天卉去回想,她在想上輩子。

上輩子,她曾經經歷過那麼多征戰,那些征戰佔據了她記憶的大部分空間,以至於她會認為自己短短的二十五年就是波瀾壯闊的戎馬生涯。

只是現在她望著那一片黑暗,竟然有許多自己不曾在意的細節自記憶的縫隙中顯露出來,讓她開始斟酌,讓她開始反思自己。

她想起自己懷抱著林見泉時的細節。

瘦弱的身軀分明已經被恐懼完全扼住了咽喉,他瑟瑟發抖,他麻木到僵硬,他恨不得化為一個小嬰兒蜷縮在自己懷中來躲避這個陌生而殘忍的世界。

但是當一切迴歸現實,他的理智回籠,他卻在一瞬間變得堅忍,變得無堅不摧,彷彿他漠然到什麼都不在乎。

葉天卉當然知道,那是假的,他只是把自己包裹武裝起來罷了。

她想著他單薄瘦弱卻筆直的身形。

在她的記憶中從未有過這樣一個人,但是她卻覺得熟悉,曾經有個人給過她這樣的感覺。

她閉上眼睛,在那無邊的黑暗和寂靜中,當擺脫了這個世界的紛紛擾擾,她終於看到,那是年少的帝王。

那年她十四歲,持劍舞於青龍嶺萬泉澗,其時聖人年方十七,尚不曾入主東宮,他站在那澄淨如練的飛瀑旁,掬起一捧白浪,曾經嘆道:“這一池飛瀑,流於這萬泉澗,濤疊浪湧,濺玉飛珠,也是自在快活,卉卉,你覺得呢?”

葉天卉收了那二尺青鋒,在煙波浩渺中看向那少年,生來穩靜含蓄的他,眉眼間竟籠罩著一絲迷惘。

她想了想,才道:“河潤百里,海潤千里,若能納百川,又何必偏安於這一隅?”

彼時大昭國外迫於羌狄,內憂於資財,正是江山困頓時。

而自己的將軍父親曾經說過,山河飄搖,唯待明君,看宮中諸子,能夠再造乾坤者,唯有皇子。

葉天卉睜開眼睛。

後來聖人還說了什麼,自己又說了什麼,她已經不記得了,只記得之後不過月餘,他便入東宮,再兩個月餘,登基為帝。

她微出了口氣,試著去揮散這些曾經的記憶。

其實聖人和林見泉不同,聖人挺拔俊逸,踔厲奮發,那是大昭國少有的風姿,無論何時何地,他總是遊刃有餘,隻手可掌日月,雙足踏定乾坤。

他開疆拓邊,赫赫功績足可以彪炳青史。

哪怕這個年代不曾有過他的痕跡,但浩瀚星空可以見證,在某個時空,有個雄才偉略的少年帝王曾經開闢了一個波瀾壯闊的時代。

所以,她又憑什麼有這種錯覺,把區區一個林見泉和他相提並論?

她到底收斂了心神,讓自己睡去。

曾經的一切早已經逝去,她生在一個全新的時代,還有許多事等著自己去做。

************

馬房的木門被推開,外面耀眼的陽光灑進來,葉天卉感到一陣刺眼。

片刻後,她適應了那光線,看到兩個馬場工作人員還有兩位警察過來,他們沒多說一句話,把她帶到了一間房子中,重新對她進行盤問。

依然是昨天的那些問題,重複地問,反覆地問,從不同角度問。

葉天卉明白,她的回答不能有半點差池。

昨天的賽馬現場出現了重大事故,警察正在調查,作為出現在現場的當事人之一,警察顯然對她有些懷疑。

她是大陸妹,只拿了工作居住證,一旦成為犯罪嫌疑人,或者被懷疑什麼,她會被開除,會被遣返,那她就失去了一切機會。

顯然他們先盤問自己一番,之後把自己關在黑屋子裡,對自己施加心理壓力,讓自己崩潰,之後趁著這個時候再對自己盤問審訊,這都是他們的招數。

如果是普通人估計這個時候已經無法承受開始崩潰,不過葉天卉擁有強大的心理素質,那是久經歷練的冷靜,可以做到泰山崩於前而面色不改。

當然,她也不能表現得太過冷靜,畢竟在這些警察眼中,她只是普通人,她如果太過冷靜反而引起他們的懷疑,適當表現出忐忑惶恐反而更加取信於他們。

在經過大概兩個鐘的盤問後,她在問話結果上籤了字,之後終於被放出來。

這時候jessie等人也都被盤問過釋放了,劫後餘生,大家見到彼此,不免激動,於是忍不住一個擁抱。

jessie抱著葉天卉:“太可怕了!怎麼會發生這種事!”

葉天卉被他抱得有點喘不過氣,伸手想推他,然而推不開:“這不是已經解決了嗎,沒事了。”

jessie依然抱著葉天卉,感動得很:“我一直在回想,回想當時的情景,天哪天卉你好棒哦!你太棒了!我不敢相信,你飛過去救了林見泉!”

葉天卉:“不求有功,但求無過,我們別被連累就好!”

jessie放開葉天卉,撓了撓頭,不太確定地喃喃道:“應該不會吧。”

他們藏在那個馬房顯然是違反馬場規定的,本來不出聲根本沒事,但葉天卉跑出來了,跑出來後還出事了。

平心而論,如果葉天卉不跑出來,林見泉必然出事,最好的結果就是身受重傷,至於其它騎手只怕是依然不能倖免。

現在她跑出來,救了林見泉,林見泉安然無恙,但別的騎手依然很糟糕,這件事的是非功過就不好評定了。

在規矩刻板的情況下,葉天卉依然可能會被追究責任。

其實葉天卉已經想到了這點,不過她也顧不上了,畢竟做都做了,於是她嘆道:“聽天由命,我做事但求無愧於心。”

其實哪有那麼多衡量,看到情況不妙,衝出去,不過是剎那間罷了,這是直覺,這也是本能,至於後果,那是後面冷靜下來再慢慢分析的。

很快,她被叫到了胡經理那裡,胡經理神情慎重,和她好一番談話,表揚了她當時臨危不懼的精神,表示如果不是她,林見泉必死,又讚美她當時的敏捷反應,誇讚她功夫了得。

葉天卉在這番稱讚中,感覺到了不妙。

這分明是先誇後貶。

最後,胡經理看著葉天卉道:“你確實幫了我們,鑑於你的出色表現,我們會獎勵你一千港幣,你可以接受嗎?”

有錢拿,葉天卉當然接受。

不過她臉上沒什麼欣喜,平靜地看著胡經理,等著他接下來的話鋒一轉。

果然,胡經理道:“不過我也希望你能明白,這次的事故造成了我們馬場的損失,有一位經驗豐富的成熟騎手遭受了連累,被奔馬踐踏已經嚴重骨折,還有兩位蟲仔只怕是要被淘汰了,這些都是我們真金白銀花費心血培養出的騎手,所以這次的損失非常大。”

葉天卉挑眉,直接問道:“但是他們出事,和我有什麼關係?我只是救了林見泉,我是凡胎□□,我沒辦法救更多人,如果我不出手,只是多一個人受傷吧。”

胡經理嘆了聲:“葉小姐,我很抱歉,但你只是假設,無論如何,後果已經造成,我們沒辦法去假設什麼,現在的情況就是事情出現了,且造成了不好的結局。”

他望著葉天卉:“葉小姐也必須承認,你的出現其實也可能更加驚擾了後續的賽馬,從而造成賽馬的擁堵和混亂吧。”

葉天卉冷笑一聲:“把責任推卸到我的頭上,那怎麼不調查那個始作俑者,是誰用腳踢了林見泉的賽馬,他為什麼要這麼做?為了比賽勝利?他憑什麼這麼做?他是不是受了別人指使?好好的他為什麼要這麼害林見泉?”

胡經理望著葉天卉,看了半晌,才終於神情凝重道:“葉小姐,看來你對蟲仔們之間的競爭並不太瞭解,我們培養蟲仔,要挑那些天分絕佳的,應激能力,感知能力,平衡能力,運動能力,都需要上上等,而在天分之外,更要心性堅忍,能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這其中不知道多少蟲仔都不過是半途而廢罷了。”

葉天卉聽得蹙眉。

胡經理:“能夠爬上去的路就那麼一條,這本就是一將功成萬骨枯的工作,一位騎師冉冉升起,這就意味其它人失去了機會,一位騎師墜馬,必然成就了另外一位騎手或者幾位騎手。你知道在柯志明之前,最有名的騎師是一位英國騎手,他曾經在香江障礙賽中連冠,但是他不幸墜馬,胸骨被壓斷,在他被救護車送往醫院的路上,已經有幾十名騎手盯著他的位置,大家群起而搶之,之後才有了柯志明的機會,才成就瞭如今香江本地騎手的傳奇。”

葉天卉便懂了。

每一個蟲仔都想爬到金字塔頂端,但是最頂尖的就那麼一兩個,路太窄了,要想自己爬過,那就必須把別人推下去。

木秀於林風必摧之,林見泉的出色已經威脅到了別人的前途。

或許那位騎手背後也有別人的支使,但是嫉妒才是他最大的動力。

而這樣的事情,在未來林見泉的賽馬生涯中,還會遇到很多次,甚至包括正規賽馬場上,在關鍵時候抽冷子被人暗算都是有可能的。

有人的地方就有是非,有成敗榮譽的地方就有勾心鬥角,而這也是他賽馬生涯必須修煉的一環。

胡經理嘆了一聲:“這裡面後續也有別的緣由,但那已經不是我能追究的了,那個騎手我們自然會處罰,警察也會處理,事實上他自己也骨折了,可能就此葬送了賽馬生涯,但是我們沒辦法再把你留下了,我也希望你能想想我們的難處,你能理解嗎?”

葉天卉當然能理解,這必然是葉文茵在言語間進行了施壓。

葉家作為馬場的貴賓,是馬場竭盡全力想服務的對象,更不要說一旦葉家在這次賽季出了什麼風頭,晉級賽馬會委員會,那他們在賽馬領域便擁有了更多的話語權。

再深一些想,如果葉家的沙田區域能夠開發成新的賽馬場所,那香江所有的馬場都要仰他們鼻息。

在這種情況下,葉文茵一個眼神,胡經理必然竭盡全力,而自己是如此渺小,自然不值一提,是隨時可以犧牲的。

葉天卉也就不再做無意義的辯駁,為今之計還是儘快擺脫自己的身份。

而按照之前她所打聽到的,聽起來週一時候,那葉家人就要過來了,那就是她的機會。

不然,她其實和林見泉並無不同,只能憑著自己血肉之軀掙扎在最底層,難有出頭之日。

所以她必須設法見到葉老爺子。

而為了這個目的,她大可以放低姿態,只要能達到目的即可。

她看似大大咧咧,但其實從來不是什麼逞一時之勇的人,小不忍則亂大謀,沙場上可以豪氣萬丈,卻不能意氣用事。

當下她便和緩了語氣,望著胡經理道:“胡經理,我明白你的難處,我也不會非賴在這裡讓你為難,但是我有個不情之請,可以嗎?”

胡經理看她竟然態度很好地接受了,自然也是鬆了口氣,當下也大方起來,道:“我說了,為了感謝你,我們會給你一千元港幣做獎金,也算是對你的慰勞和感激,至於其它的,我能做到的,能力範疇之內,我一定會幫你。”

葉天卉:“我是這幾天入職的,昨天才搬到了馬房居住值夜班,搬來之前為了節省房租的費用,我已經把我的房子給退了,突然之間我很難找到落腳之地。能不能好歹給我一些時間讓我找到落腳之處,週末這兩天,讓我繼續在這裡做工吧?週一的時候,也許會有客人過來馬場,但是一大早我就離開了,這樣子別人也不會看到我,可以嗎?”

胡經理聽著,略有些猶豫,他當然希望儘快讓葉天卉離開馬場,這樣對他後續和葉家的溝通也有好處。

葉天卉見此,再次懇求道:“我從內地過來,手頭沒什麼錢,好不容易找到這裡的工作,我也想認真幹,沒想到才上班兩天就惹出這種事來,我很愧疚,現在希望能讓我好歹在這裡再多幹兩天,週末兩天的工錢我就不要了,只希望能讓我這兩天不至於流落街頭。”

她言語誠懇且又有些可憐,胡經理自然也是不忍心,嘆道:“可以,但是週一的話,你一大早就搬走,至於週末兩天,我們這裡可能有些打掃的工作,你可以參與進來,我們不會缺了你的薪資。”

葉天卉既然已經得了這允諾,想著週一必能見到葉家老爺子,當下謝過,這才離開。

*******************

她反正要被炒魷魚了,和jessie說了聲,jessie雖然沒被炒魷魚,但也被罰了。

他有些無精打采,但是竟然還很有八卦精神,詳細和葉天卉說起他被盤問的經過,也提到那幾個騎手的傷勢和前途,他還提到了林見泉。

林見泉幾乎沒怎麼受傷,不過聽說葉家對他很是不滿,打算放棄,而他也因為這件事失了先機,名聲並不好,一切都前功盡棄。

不過因為他的天賦,馬場經過通盤考慮後,到底是打算繼續留下他好好培養,指望著等事情消停過後,再把他拎出來參加比賽,讓他積累積分,以圖賣一個好價錢。

對於這些安排,jessie有些義憤填膺:“這件事分明是你的功勞,他們卻要趕走你,他們就是柿子撿軟的捏,你就成了犧牲品,。”

對於這件事,葉天卉已經沒什麼情緒波動了,反正走到哪一步就看哪一步。

她笑著道:“也沒什麼,其實我來馬場本來目的就不純,現在來了這一段,也算是有些長進。”

本來到馬場工作,學習一下這邊的知識,多接觸馬匹,她覺得還不錯,但是來了後發現有大量瑣碎的工作要做,其實也耽誤時間,性價比不高,還不如自己去圖書館多借書,再多買點馬經來研究。

jessie嘆了聲:“我聽說,現在馬場養著葉家的馬,那匹黑玫瑰好像情況確實不太對,他們也是心虛,所以只能拼命討好葉大小姐,指望葉大小姐給他們說句好話。”

葉天卉聽著:“看來那匹馬確實出了狀況。”

jessie點頭,又安慰葉天卉:“你先去找房子住,我也會和朋友問問,如果有做工的機會我給你介紹。”

葉天卉感激過後,便先離開馬場。

她想起那顧時璋,本來想打電話聯繫下,不過想到他遠在英國。

雖然他給了英國的聯繫方式,也給了一個助理的電話,但她想想還是算了。

兩個人固然是朋友,他對自己也是極好的,但也沒有到了凡事和他報告的地步,況且自己和葉家的種種瓜葛,在認親這個事懸而未決的情況下,她也不願意和外人細說。

當下也就作罷,便要趕回去原本的出租屋,去找那阿婆問問房子。

她走出馬場後,匆忙便要過去巴士站,誰知道經過路邊停車場時,恰好旁邊一輛車門打開,那車上走下來一個人。

葉天卉看到,自是記得,這是那一日載了自己一程的人。

她看著這個男人,想起那一天自己匆忙來上班,滿懷期望,現在好了,馬上要被人趕走了。

結果又遇到這男人。

不過她也懶得搭理,便要過去巴士車站。

誰知道男人卻出聲:“那天你本來想對我說什麼?”

葉天卉頓住了腳步,回首看向那男人。

她笑了:“沒什麼。”

葉立軒抿唇,靜默地看著她,神情間是探究的打量。

葉天卉本來其實不想搭理他的,畢竟自己如今一身的官司,不過看到他看著自己的那眼神,沒來由便一陣反感,那種打量的,防備的,以及探究的眼神。

此人實在齷齪,竟然把她當成不不四的女人,這是沒見過女人嗎,竟是看到一個小姑娘就多想了。

她也只是問問他是不是葉立軒,他既然不是,那就罷了,誰還非要追著他如何呢。

葉天卉覺得這個人實在欠那麼一點教育。

她便走到他面前,看著他:“先生,其實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時候,就覺得你很熟悉,很面善。”

葉立軒無聲地望著她,眸底沒有絲毫波瀾。

葉天卉笑道:“我之所以問你那些,說因為我有一個親人,我覺得你長得很像他。”

葉立軒:“哦?”

葉天卉惆悵嘆息:“我那親人,是我親親的大爺。”

葉立軒微蹙眉。

葉天卉卻繼續道:“他自小身體孱弱,智商偏低,瘦弱不堪,相貌醜陋,人人厭棄,他長大後又不學無術,吃喝嫖賭,染下一身的髒病,我爺爺把他趕出家門,但是我父親到底惦記著這親人,一直在找他,那天我看到你第一眼——”

她誠懇地望著他,眸中真情流露:“便覺得你實在像極了我那大爺,無論是神情氣質還是相貌,都像極了,所以我才問你。”

葉立軒眸底陡然泛起涼意:“你——”

他自然明白,她在故意埋汰他。

葉立軒長到這麼大,還未曾遇到過如此放肆惡劣的小姑娘。

葉天卉嘆了聲:“雖然你長得很像我大爺,但我覺得你不是,畢竟看上去你比我大爺老那麼一截呢。”

她一臉善良地看著他:“希望你能擁有健康幸福的人生,不要自甘墮落,對自己的智商和外貌也不用太自卑,其實你也沒那麼糟糕,真的,你相信我吧,再見。”

她轉身就走。

身後,葉立軒冷冷地道:“小姑娘,你父母沒教你什麼叫教養嗎?”

葉天卉直接笑道:“大爺,你家祖宗沒人教你什麼叫自知之明嗎?你看看你,滿臉的褶子都能夾死蚊子了,遇到年輕小姑娘找你說話,難道你竟然會想入非非?你思想到底有多齷齪!”

葉立軒:“你自己說了什麼你心裡沒數嗎?你故意說你也姓葉?你還猜測我的身份!”

葉天卉自然明白,葉家是富貴大家,眼前這個男人別管是葉家哪一房的,沾上這個“葉”字只怕是少不了撲過去的女人。

自己那天試圖搭訕的言語確實容易讓人誤會,讓人以為自己別有所圖,讓人以為自己籌謀已久精心策劃。

但是,她還是覺得好笑。

當下道:“我告訴你,我大爺就叫葉立軒,我是誤會了才找上你,你既然說你不叫這個名字,那誰還纏著你不放?至於我的姓氏——”

說著間,她直接挽起袖子,露出線條流暢的小臂:“我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我就姓葉就姓葉,我還姓了兩輩子葉了,我姓什麼關你什麼事!你再拿這個說事,信不信我直接揍你?”

葉立軒筆直地站在停車草坪旁,微蹙著眉,就那麼冷冷地盯著眼前這個狂肆的小姑娘。

最初,他以為她風光霽月美好無邊,後來發現她心術不正別有目的,現在才發現,原來她還可以張牙舞爪惡劣至極。

他深吸口氣,終於道:“小姑娘,你還很小,人生的路還很長,好自為之吧。”:,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