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代妖醫 作品

第1029章 激烈交鋒

  言畢。

  兩人再度混戰到一起。

  一旁的藍守缺本想幫忙,但卻被趙二虎阻止。

  “大藍,你幫俺盯住那個老傢伙,絕對不能讓他給跑了!”

  藍守缺聞言,立馬點頭,盯住了雲海神醫。

  雲海神醫不屑冷笑。

  場內兩人激烈交手。

  趙二虎和關山河的拳頭不段對轟,兩人的身上開始出現大大小小的傷口。

  甚至兩人的拳頭,都開始崩裂,溢出鮮血。

  這讓趙二虎心驚。

  他能感覺到,現在的關山河,似乎比之前更強了!

  趙二虎不知道是,現在的關山河,其實比他還要更加震驚。

  兩人不斷交手,關山河不僅沒能取得優勢,反而有種節節敗退的意思。

  這讓關山河感到不可思議。

  從他開始打第一場架開始,他面對那些對手,基本都是摧枯拉朽般的勝利。

  沒有一個人,能夠和他分庭抗爭,成為他的對手。

  可現在,眼前這個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傢伙,居然能和他五五開。

  甚至,還隱約佔據上風?!

  兩人激戰不斷,趙二虎也不想再這麼繼續僵持了。

  他現在,只想快點解決面前的關山河!

  想著,他快速催動自己的靈氣,一發火球術猛然砸向關山河。

  關山河對這一招始料未及。

  在他和趙二虎交手的這段時間裡,趙二虎一直是用拳頭和他剛正面的。

  他怎麼都想不到,對方會忽然砸出火球術來。

  轟!

  火球迅速蔓延,幾乎是瞬間就席捲了關山河的身周。

  關山河嚇了一跳,只能快速拉開距離,整個人也失了方寸。

  正當他慌亂躲避的時候,趙二虎已經從另外一側衝了過來。

  藉著火焰的掩飾,趙二虎如願接近到關山河面前。

  沉重一拳,落在關山河的胸口。

  “砰!”

  關山河的身體,頓時如同斷線風箏一般砸出。

  一聲悶響,重重落在地面。

  “噗嗤!”

  關山河頓時吐出一大口鮮血。

  一旁的珍珠,本來是在緊張兮兮地看著兩人交手。

  看到關山河吃了個大虧,她頓時大驚失色,連忙衝到關山河面前。

  “大叔!你沒事吧?!”

  關山河臉色蒼白,嘴角都是血跡。

  珍珠心疼不已,泫然欲泣,伸出袖子給關山河擦了擦嘴角。

  “你快走!不要在這附近!”

  關山河嚇了一跳,就要讓珍珠離開。

  珍珠卻有些猶豫。

  “可是,可是大叔你都被打成這樣了,我……”

  關山河立馬打斷了他。

  “這個傢伙,我今日必須殺了他!他也想殺了我和雲海神醫。”

  “我們之間,只能有一個活著,所以……你不要再在這裡影響我!”

  珍珠聞言,只能朝著旁邊退去。

  關山河站起身,擦了一把嘴角的鮮血。

  他抬起頭,眼神逐漸變得兇戾。

  他死死盯著趙二虎,身上升起一股濃郁的殺氣。

  “既然你決心要和我分出生死,那我今日就滿足你!”

  關山河怒吼一聲,再度衝向趙二虎。

  “砰!”

  兩人拳頭對轟,一道磅礴的真氣如同元氣彈一般炸開,周圍的沙塵都被一圈一圈地激起。

  飛沙走石,兩人表情都凝重無比。

  下一秒,兩人同時從原地消失,拉開距離,再度交手。

  “砰!砰!砰!”

  場內不斷傳來拳頭對碰的聲音。

  周圍三人都有些看緊張了。

  兩人交手的強度,簡直超出了他們對武者交手的認知。

  關山河打著打著,也是愈發兇戾。

  他的每一次,都是衝著要趙二虎的命去的!

  趙二虎卻比關山河平靜許多。

  上次在武林大會上,因為那是武者的舞臺,所以趙二虎除了金剛術外,並沒有動用過修真者的手段。

  但現在就不一樣了。

  生死鬥,沒有規則限制。

  他要做的,就是解決關山河!

  趙二虎漸漸放開了限制,他的優勢也越來越明顯。

  金剛術加持到極強,和關山河不斷對轟。

  他拳拳到肉,關山河卻只能砸在金剛術上。

  除此之外,趙二虎還時不時就會抽空,砸出一發法術來對付關山河,這同樣也讓關山河焦頭爛額。

  其實趙二虎這種戰鬥方式,換了一般人來,還真扛不住。

  能夠同時走通修真和武者兩條路的人,本就是少有中的少有,說一聲天才絕對不過分。

  能夠像趙二虎這樣,全力以赴的同時,還能熟稔切換兩種力量,並且發動攻勢的人,更是可以稱得上一聲絕世天才!

  這種戰鬥方式,是天才的奢侈。

  關山河身上的傷越來越多,他的劣勢也越來越明顯。

  趙二虎冷笑一聲,開口道:“關山河!都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你還是直接認輸吧!”

  “繼續負隅頑抗下去,也沒有什麼意義。”

  關山河卻猛地咬牙,死死盯著趙二虎。

  “你做夢!我告訴你,今日你我之間,只能有一個活著離開這裡!”

  “還有,老子不叫什麼關山河,我叫周河!”

  關山河繼續攻來!

  他將自己的真氣催動到了極致,暴戾的罡氣甚至在他身體四周環繞!

  這也代表著,他準備進入最終狀態,和趙二虎一決高下了!

  兩人迅速交手,關山河一拳拳襲來!

  趙二虎皺了皺眉。

  他看的出來,此時的關山河已經到了強弩之末。

  他是在用自己最後的真氣,想要和自己拼一把命。

  趙二虎只是憨,又不傻。

  這種狀態和對方硬碰硬,那也沒什麼意義。

  於是,趙二虎開始避讓。

  但關山河此刻已經殺了紅眼,帶著絕望和憤怒向趙二虎揮動一拳又一拳。

  趙二虎無奈,只能繼續躲避。

  “啊啊啊!!你跑什麼?!我今日一定要殺你了!”

  一旁的觀戰幾人。

  大藍表情有些緊張,但卻並沒有過多擔憂。

  她看的出來,現在的戰局,趙二虎獲勝只是時間問題。

  至於一旁的雲海神醫,則是皺著眉頭,似乎是在盤算著什麼。

  只有珍珠,她望著陷入狂暴狀態的關山河,滿臉擔憂。

  她攥著拳頭,忍不住上前幾步。

  “大叔!算了吧!不要再打了!”

  她對面,正是背對著她的趙二虎。

  而關山河,正對趙二虎發動無比兇戾的攻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