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雲之歌 作品

一百九十章:女主的偽裝

    魔都青頂飯店,全國乃至全世界著名的五星級酒店。雖然隔壁就有一家六星級的,但名氣遠遠不如她。

    青頂飯店始建於一百多年前,見證了華夏的浴火重生和偉大發展,送走了一批又一批叱吒風雲的國際人物。時至今日,她的貴,絕非金錢可以衡量。

    沈浪懷著顫抖的心,第一次進入這個歷史古蹟。為此,他不惜動用了大心血和最大的人脈資源。而與他同行的徐穎,心中更多的是感動。巨賈家庭的她,不缺少接觸頂級權貴的機會,心知自家男友是花了多大的功夫。

    初次體驗青頂飯店,總是讓人得到精神上的昇華。裡面的燈窗樓椅、牆廳桌臺、以至簾門碗筷,都飽含著深厚的歷史底蘊。

    然而,不管是名人牆上的照片,還是史冊廊上的事紀,沈浪都沒多看一眼。他訂的餐位在大廳,靠窗的半露天小隔間,入座以後,他的眼神一直在入口大門和樓上包間上掃動。

    二樓包間裡,秦楚兩家人賓客盡歡。僅做陪看的陳慕得出結論,楚家公子,完全配不上女方。不僅是因為性格粗鄙相貌醜陋,更重要的是身上有諸多殘缺。

    然而,楚公子身上的殘缺,在楚母口中都變成了優點,比如:“秦瑤呀,嫁到我們楚家,別的不說,肯定沒人敢欺負你了。你看楚明這隻眼睛,就是安全的證據。

    那時他才十八歲,跟隨秘密.部隊到邊疆執行任務。面對十倍多的敵人伏擊,九死一生的一的情況下,多虧了明兒勇敢機智,只是犧牲了一直眼睛,就反敗為勝的哦。”

    秦瑤愣神:“十八歲?不是剛上大學的年紀嗎?”

    “上什麼大學呀,百無一用是書生,明兒十五歲參軍,為了保家衛國,執行危險任務不下百次,重傷數次。短短十年時間,就已經是團級幹部。圈子裡的子弟,可沒有比他更厲害的了。”

    眾人反應過來,合計的意思是,楚明根本沒怎麼讀過書。只怕這軍勳,也是靠了家裡關係。

    “瑤瑤,你還有什麼問題嗎?”

    秦母有些猶豫了,明顯有提醒女兒要堅持己見的意思。雖然當初她跟秦父也是聯姻走到的一起,而且聯姻前各自都有心上人,婚後幾乎不怎麼交流,直到秦瑤出生才慢慢融合。如今雖有些遺憾,但也算過得幸福。

    可這種事,她不希望發生在自己女兒身上。尤其是聯姻對象,比當初的秦父差太遠了。不要求他溫文爾雅一表人才,但怎麼也得看得過去吧。

    然而,秦瑤的回答讓秦母驚嚇住了。

    “我沒什麼意見,全憑爸媽安排就好。”

    秦瑤無喜無悲地說出,臉上還露出禮貌的笑容,使得秦母想推遲都沒了藉口。

    “哈哈,自古以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現在還講究個人自願。既然瑤瑤跟楚明都沒意見,我看這事就這麼定了。選個良辰吉日,咱就正式結為親家。”

    秦父其實也在乎兒女的想法,但不管從哪方面來說,他都沒有拒絕的理由。兩家聯姻,不僅利於他的升遷,也符合秦家整體利益。何況,他看楚明也挺順眼,鐵骨錚錚的軍人,軍功卓越的青年。

    “那你們定吧,我去一下洗手間。”

    秦瑤毫無怨言認命的模樣,依然是掛著微笑起身。

    陳慕思緒難寧,秦瑤這一副心如死灰無所謂的姿態,任何知情人看了都感到心疼。見對方離去,他沒有表示,估計等到對方返回的時候,才低聲跟李落說了一聲,也離開了包廂。

    站在二樓觀察,陳慕很容易看到,徐穎一個人坐在一樓隔間,而她對面,是一副使用過的餐具。

    徐穎的到來出乎陳慕意料,但他同時也能肯定,沈浪必定到場。問了衛生間的方向,他快速前往,卻在走廊轉角處聽到了對話的聲音。

    “秦瑤,你真要嫁給那個楚公子?”

    “怎麼,你有意見?”

    “你可能不知道,那楚明根本就是人渣。我調查過了,他玩弄的女人不計其數,而且喜新厭舊,連朋友的妻子都不放過。甚至強搶大學生,還被人家反抗的時候戳瞎了眼睛。”

    “那又如何?”

    沈浪.語塞,挺著脖子道:“總之,你不能嫁給他。”

    “不嫁給他,你娶我?”

    這次,沈浪沉默了。秦瑤心灰意冷,似乎是在做著最後的掙扎道:“這是兩家的聯姻,雙方父母已經在商定婚期。但我不稀罕什麼名門世家,沈浪,如果你要我,哪怕只是見不得光的情人,我也願意跟你走。

    你,敢帶我走嗎?”

    沈浪愣在原地,幾乎就要一口答應。但他知道,自己不能,正如秦瑤所說,這是兩家的聯姻,對方是頂級權貴。他能給秦瑤的,人家毫不吝惜,而對方能給予秦瑤的,他遙不可及。

    “對不起,秦瑤,我不想傷害你。”

    “懦夫,你就是一個懦夫,徹頭徹底的懦夫。”

    聽到答案,秦瑤滿臉譏諷。沒有再看沈浪一眼,轉身決然離開。這個結局不出她所料,也是她所願。她的目標,是轉角後的陳慕。

    陳慕感覺心裡堵著什麼,先一步回到包廂,秦瑤接著也進門。

    陳慕正想著破壞兩家聯姻的計劃,門口處的秦瑤卻停止了動作,站在那裡死死看向他。

    “王公子,沈浪是你叫來的?”

    “啊?”

    陳慕心不在焉,沒聽清楚秦瑤問了什麼。滿屋的人也抬頭,不知道秦瑤什麼意思。

    “如果這就是你的計劃,那不得不說,你真是一個懦夫。”

    陳慕冤枉,沈浪的到來他確實知情,但跟他可沒什麼關係。

    “瑤瑤,你胡說什麼,坐我身邊來。”

    秦母正跟親家聊得開心,看到秦瑤突然變了個人似的,心中十分詫異。生怕女兒做出不理智的行為,趕忙喊對方坐回。

    秦瑤置若罔聞,不顧眾人詫異的目光,緊盯著陳慕質問道:“你還是不是男人?要了我的身子卻不敢承認。答應好的替我解決聯姻,卻找了個另一個懦夫來侮辱我。”

    “竟有這種事!”

    此話一出,滿座皆驚,無數雙憤怒的眼睛轉向陳慕。陳慕嚇了大跳,實在沒想到秦瑤會突然發作,還當面說出這樣的話來。

    “我只問你一句,你還負不負責了?”

    陳慕想跟李落解釋,秦瑤繼續質問出來。

    啪!

    “小子,我女兒說的都是真的?”

    秦父拍案而起,充滿怒火的雙眼像是要吃人。陳慕可以不在乎夢境人物的態度,但李落這邊必須得交代清楚。可惜的是,一時間他不知從何說起。

    “秦叔叔,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大家都冷靜,容許我將前因後果跟大家說清楚。”

    “懦夫,都是懦夫。”

    “瑤瑤”

    不等陳慕解釋,秦瑤嘶聲發作,大罵後轉身離開了包間。秦母憂心忡忡,當即追了出去。

    “其實事情我也清楚,還是我來說吧。”

    見大家恨不得吞了陳慕的樣子,李落忽然開口。桌下,還伸手按住了陳慕的大腿,示意對方先不要說話。

    隨著李落的講述,陳慕心情複雜,原來,那晚的事李落都知道,從始至終,都是他在自欺欺人。

    交代完事情經過和始作俑者,陳慕兩人沒有理由再待下去,頂著各方冷臉,從容地離開了飯店。

    回去的路上,陳慕裝作專注地開車,實則暗暗觀察著女友的神色,心有擔憂想坦白從寬,又生怕會觸了黴頭。

    如果只是夢中跟秦瑤發生關係,那應該不會很嚴重,畢竟以前蘇楠當著李落的面對他做過那種事。

    陳慕擔心的,是因為隱瞞和欺騙。他還記得,李落曾因為在他臥室發現耳環而產生過誤會,不聲不響教訓了他一次。現在的情況,比那次還要嚴重。

    “好了,不用忍著了,你想說什麼就說吧,一次意外而已,我又不是不講理的人,即便是在真實世界我也能理解。”

    眼看男人一路上小心翼翼的樣子,李落忍俊不禁。她知道陳慕隱瞞她的原因,無非是不想影響兩人的感情。既然明白男人心意,還有什麼可氣的?

    “其實,秦瑤挺可憐的。”

    話剛出口,陳慕又後悔了,他自己都沒想到,居然莫名其妙來了這麼一句。

    “一場夢而已,就當是看小說。小說裡面,很多作者為了強行催淚,比這更令人感慨的劇情比比皆是。我們只是旁觀者,沒必要帶入太深的感情。”

    李落似在勸慰,陳慕聞言暗鬆一口氣:沒誤會就好。

    “說的也是,夢力天賦覺醒以後,我也在看小說。我就發現了,那些結局完美的故事,如論如何精彩,總比不過悲劇來得更讓人刻骨銘心。人生留點小遺憾,其實也沒什麼。”

    “重要的是要在遺憾中吸取教訓,否則容易重蹈覆轍。比如,天助姐的事情,你可要處理好了。”

    李落本意是警告男友不要跟陳天助走得太近,以免耽誤了人家。但語氣太過溫柔,引得陳慕疑惑她的意思。

    “不說她,有些事,還是要順其自然的好。”

    這一瞬間,陳慕心跳翻倍的加速,不敢去看女人怕暴露的自己的激動。李落的話讓他浮想聯翩,甚至認為,對方這是同情秦瑤,從而允許了陳天助的存在。

    李落也知道,自己說話太過柔軟了,正準備補充幾句免得男友誤解。忽然手機滴響,低頭一看,觸目驚心的一行標題,看得她花容失色。

    “怎麼了?”

    “你看看頭條吧。”

    陳慕很快發現了李落的異常,聽出女人複雜的心情,好奇地打開了手機,一瞬間,同樣臉色大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