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紅了 作品

第377章 酒入喉舌,花落滿天

    ……

    天上陰雲還未曾消解而去,電閃雷鳴間,似乎還有無盡靈氣。

    站在遠處的少女手裡緊緊的捏著竹枝,看著在那一片狼藉的林間悠然自得,吹笛撫獸的紫袍道人。

    一時間,腦海之中突然不斷的閃過一幕又一幕的畫面。

    那些畫面是她過往數年間經歷的種種一切。

    從有記憶起,一切讓人感覺到溫暖的畫面,彷彿在一瞬間就全部湧現了出來。

    耳邊嫋嫋笛音未曾消散。

    少女的雙眼變得通紅,卻沒有任何殺氣。

    那一年冬雪,有一個小女孩跪在路旁,賣身葬母。

    她出身市井底層,她爹嗜賭成性,原本還算溫飽殷實的小門小戶,幾年下來便輸傾家蕩產,女兒呱呱墜地後,與小家碧玉的娘子發誓不再賭博,甚至自己剁去一根手指,卻仍是拗不過賭癮。

    那個孩子記事起,每日所見便是她爹威脅要將她賣掉,來要挾她孃親去做私娼野妓,酗酒肆意打罵娘倆,便是他最大的出息。

    當她在困苦日子裡越發長大,孃親容顏逐漸凋零,掙錢愈少,女孩總無法忘記那些粗鄙男子提著褲腰帶從漏風茅屋裡走出,丟給她爹十幾顆銅板時,那個男人彎著腰接錢的諂媚笑臉。

    後來孃親在知道男人鐵了心要將女兒販賣,病入膏肓的她換了身箱底最後一身素潔衣裳,支開女兒去摘些野菜,煮了一鍋放下砒霜的米粥。

    等到女孩回到家時,那個懂事後便沒喊過爹的男人已經屍體冰冷,一小鍋粥,才六碗的分量,他只管自己吃飽,一口氣喝了五碗,自然死得快,而那位才喝了一碗粥的女子,臨死前抱著女兒,流血也流淚,說不出話來。

    十指凍瘡綻裂出血的小女孩清洗孃親的臉龐後,將她放入草蓆,不看一眼那男子,去往了涼州城內,跪在卷席一旁。

    這幅場景,在北涼的冬日,見怪不怪,所以不需要木炭寫下什麼,不需要她吆喝哭訴什麼,可是誰願意為了一個衣衫單薄的骯髒小女孩,去攤上這種需要耗費不少碎銀的晦氣事情。

    大道之上是鮮衣怒馬,貂裘尤物。

    沒有誰會多看一眼興許熬不過這個冬天酷寒的小女孩。

    幾個在她家掏過錢進出過茅屋的潑皮漢子經過,一腳踢開了草蓆,露出小女孩她孃的屍體,她趴在孃親身上,他們說她孃親是個髒女人,隨便拋屍野外就是了。

    她哭著說她娘一點都不髒,他們便去踩踏屍體,小女孩一口咬住其中一個無賴的腿上,結果被扯住頭髮提起,一拳砸在她肚子上,問她到底髒不髒,她每說一次不髒每搖一次頭,就挨一拳。

    她那會兒才多大經得起幾下打可路人冷漠,沒有誰會搭理這些,倒是許多人閒來無聊,看得津津有味。

    後來,一輛豪奢馬車途徑那裡,約莫是聽到了吵鬧,一名華貴白裘的少年世家子不知怎麼便走下了馬車,來到她身前。

    他身邊站著一個滿眼嫌棄捂住鼻子的漂亮女子,他問她,她孃親與身邊女子誰更好看,嘴角滲出血絲的小女孩給了一個讓旁觀者鬨然大笑的答案,那名陪伴在世家子身邊的狐媚女子丟了顏面,眸子裡滿是怒氣寒意。

    荒唐名聲傳遍北涼的少年世家子卻沒有任何表情,從身邊玩物女子頭上摘下一根才送出去的珠釵,釵子尾端掛著一顆碩大珍珠,小女孩不懂什麼一分圓一分珍,不懂什麼珍珠一寸值千金,只看到那人蹲下身,將珠釵子插在她孃親頭上,問她好不好看,小女孩哭著說好看。

    他摸了摸她的腦袋,呵呵笑了笑,沒有說話。

    他回到馬車,揚長而去,再以後,便馬上有人安葬了她孃親。

    後來,她跪在墳頭,又遇到了一個人。

    當少女腦海之中閃過了那個人的畫面之後,所有的一切戛然而止。

    此時,少女耳邊的笛音也悄然停歇。

    少女看向紫袍道人,嘴角微微一咧,然後“呵呵呵”的笑了起來。

    體型碩大、黑白分明的大熊貓頂著兩黑眼圈老實巴交的坐在了地上,拿起地上被壓倒的一根竹子啃了起來。

    虎夔小草搖晃著粗壯的尾巴,又臥倒在地。

    葉千秋看向那手持竹枝的少女,見她在笑。

    葉千秋也沒多言,拍了拍虎夔小草的腦袋,然後翻身一起,側身坐在了虎夔小草背上,朝著林間緩緩而去。

    不多時,林中彷彿又有笛音傳來。

    那笛音輕快舒緩,讓人聽之沉醉。

    聽到笛音再次傳來,少女笑的更歡了。

    ……

    當葉千秋騎著虎夔小草回到青羊宮的時候,可是嚇到了不少青羊宮的弟子。

    這還是幾年來,葉千秋第一次帶著虎夔小草回青羊宮。

    這也是葉千秋考慮到虎夔小草從前兇性太足,若是帶回青羊宮,少不得要出上些亂子。

    不過,經過他幾年的教導和馴服,虎夔小草的兇戾之氣,早已經比起當初消解了不知多少。

    靈獸和兇獸雖然只有一字之差,但待遇卻是天壤之別。

    從前虎夔小草只在深山之中蟄伏,獨來獨往。

    但生下了兩個小崽子的她再也不是孑然一身。

    虎夔有靈性,特別小草最起碼活了三百年之久,和葉千秋相處的時間久了,自然能明白跟著葉千秋的好處。

    不過,葉千秋既然把虎夔小草帶回了青羊宮,那就得保證青羊宮弟子不被虎夔傷害。

    所以,葉千秋打算讓小山楂做個養虎童子,讓小山楂平日裡專門伺候虎夔小草。

    葉千秋這樣安排,除了是因為小山楂和虎夔小草也相處了幾年,也是想讓小山楂多和虎夔小草相處相處。

    將來,小福、小祿總歸是要有個主人,小雀兒他倒是不擔心,這丫頭靈著呢,天天抱著倆小虎夔瘋玩。

    小山楂往後想要驅使這倆小虎夔,還得繼續培養感情才行。

    葉千秋剛坐定沒多久。

    便聽到吳靈素來報信,說是宮裡有外客上門,說是專程來拜訪葉千秋的。

    自從葉千秋收拾了一回吳靈素父子,將吳士楨給斃掉之後,吳靈素就老實了很多。

    這前殿的事情,葉千秋基本不怎麼管。

    所以,葉千秋也很少再去監視宮裡的情況。

    這聽吳靈素來報,葉千秋神念一去,方才知道是徐鳳年這小子又來了。

    這一眨眼三年過去了,好像就和幾天的工夫似的。

    葉千秋知道是徐鳳年來了,就讓吳靈素先去通知趙玉臺,讓她們姑侄倆先團聚團聚。

    吳靈素自然不知道徐鳳年和趙玉臺的關係,聽葉千秋讓他先讓趙玉臺出面見客,倒也不以為意,便轉身出閣朝著趙玉臺的居所去了。

    葉千秋見吳靈素走了,負手在閣中踱步一番,心裡盤算著,他是不是也該下山去走一走了。

    想要突破元嬰境,踏入化神之境,閉門造車肯定是不行的。

    不然的話,早在上一個世界時,他就摸到了化神的門檻。

    此方天地之中的江湖之中,可是有不少厲害人物。

    若是不能見識見識這些高手的風采,豈不是白來了這一遭?

    想到這裡,葉千秋目光微微一凝,心中已經有了決定。

    ……

    青羊宮中,一處別院。

    一百精銳輕騎正在整頓休息。

    為首的重甲將軍手持大戟,這持大戟的武典將軍有個充滿詩意的名字,叫寧峨眉。

    寧峨眉生得五大三粗,一身橫肉,他手持一枝惹人注意的卜字鐵戟,更背有一個大囊,插滿了短戟十數枝,一看便知是個萬人敵類型的衝陣武將。

    風塵僕僕的北涼世子殿下徐鳳年坐在小院的一口井旁,身邊有出落得亭亭玉立的侍女姜泥。

    還有懷裡抱著白貓的白衣絕色相伴。

    白衣絕色輕輕撫摸著白貓的毛髮,瞥了一眼在另一邊大快朵頤,吃著雞腿的斷臂猥瑣老頭。

    有些臉紅的扭過頭去,不看那斷臂老頭,那老頭的眼神太猥瑣。

    白衣絕色開口,和一旁的徐鳳年說道:“那位葉真人什麼時候來啊。”

    這時,正在啃雞腿的徐鳳年拿油膩手指點了點只能在門口進食的三人,和一旁的兩位絕色說道:“等這三個傢伙吃完飯,那位葉真人也未必會來。”

    白衣絕色好奇道:“哦?那是為什麼?”

    徐鳳年道:“你是不知道,當年我和老黃到了這宮裡足足等了半個月,方才見了那葉真人一面。”

    “這次能不能見到這位葉真人,我也沒什麼把握。”

    侍女姜泥道:“這位葉真人這麼難見,你還來做什麼。”

    徐鳳年笑道:“就不告訴你。”

    姜泥撇了撇嘴道:“剛剛給你送飯的那位青城山神仙怎麼就沒引下天雷來劈死你這個傢伙?”

    斷臂老頭笑道:“那個青城王吳靈素就算了吧,看著就是一個草包,若是齊玄幀還差不多,老夫與他有些交情,可惜這道士已經羽化登仙,否則到了龍虎山,老夫可以與他較量幾招,你便可以看到天雷滾滾紫氣東來的景象了。”

    姜泥道:“老頭子,徐鳳年不是說那位葉真人厲害的不得了嗎?”

    “說不定那位葉真人就能引來天雷。”

    斷臂老頭笑道:“我倒希望這位葉真人有這樣的本事。”

    斷臂老頭的話音落在院中眾人的耳中,便是別樣的意味。

    他們追隨世子殿下出了北涼,前番路上遇險。

    這位斷臂老者劍術超一流,兩劍輕鬆破穿符將紅甲,的確很驚世駭俗,可不管劍術如何生猛霸道,四人眼中也僅將活著斷臂老頭視作一品高手。

    但這斷臂老頭的口氣之大,著實是令人咂舌,先不說世子殿下口中寂寂無名的葉真人到底是何人物。

    便說那齊玄幀,在英才輩出的江湖。

    有幾人能比肩齊玄幀?

    齊玄幀以外姓力壓天師府趙姓整整半甲子時光。

    羊皮裘老頭兒自稱能與齊仙人過招,甚至逼迫那位大真人紫氣東來招天雷。

    這牛皮是不是稍稍吹大了點。

    眾人心中暗暗發笑,笑這老頭兒吹牛不打草稿。

    侍女姜泥蹙著眉頭和斷臂老頭說道:“小牛犢子都讓你吹上天了。”

    斷臂老頭見姜泥不以為然,心裡也清楚動嘴皮子是不可能讓這小丫頭佩服他三分,只得悻悻然作罷。

    斷臂老頭不在院裡待著,朝著門口行去,他這一生,榮辱皆已看透。

    只是聽徐鳳年那小王八蛋說這青羊宮裡出了一個能以雲氣做劍的葉真人,心裡還是癢癢的很。

    劍九黃的九劍他是知道的,但現在劍九黃悟出了劍十,就不該叫劍九黃,而該叫劍十黃。

    這劍十的威力如何,斷臂老頭沒見過,但能讓黃陣圖在天下第二王仙芝手中留了一條命,可見這劍十的不凡。

    而這劍十,是從黃陣圖觀摩了那葉道人所作的雲氣劍歌之後所悟。

    那這葉道人在劍道之上的造詣,又該有多高?

    斷臂老頭想著這些,走到門口時,與那正在吃飯的豐腴女護衛擦肩而過,一巴掌拍在她腰肢下的翹臀尖上,五指一捏,然後倏然走遠。

    一邊走,還一邊喃喃自語道:“比起姓魚的抱貓小娘子,大概要軟一些,果然女子年輕才有本錢,後天保養再好,都要沒了靈氣,不過對於三十來歲的女人來說,這份手感算不錯的了。”

    “徐鳳年這小王八蛋未免太小家子氣了,不過就是那點大黃庭修為,就真傻乎乎去固精培元,欲求長生本就是錯,這種愚笨求法更是錯上加錯。”

    斷臂老頭自顧自的嘀咕著,走了沒多遠,便瞧見一個面容猙獰的中年道姑手持拂塵迎面走來。

    很快,那中年道姑和斷臂老頭擦肩而過。

    斷臂老頭回望一眼,然後繼續抬步前行,在這青羊宮中閒逛起來。

    走了沒多久,斷臂老頭便聽到了一陣琴音,那琴音嫋嫋,別有一番味道。

    斷臂老頭聽著便入了迷,循著那琴音來到一處閣樓下。

    只見那院子中有幾株梨樹,梨花盛開。

    閣樓下,有一個年輕的紫衣道人正在臺階上撫琴。

    臺階下,有少年少女各自抱著一頭小獸在逗弄著。

    還有一頭龐然大物臥在地上,睜著兩個圓溜溜的大眼珠子,看著那紫衣道人。

    斷臂老頭站在院外,靜靜聽著這琴音,看著院中的人和獸。

    一曲散去,又是一曲響起。

    伴隨著這一曲而來的,還有那紫衣道人的歌聲。

    “江湖笑,恩怨了,人過招,笑藏刀……”

    “紅塵笑,笑寂寥,心太高,到不了……”

    “明月照,路迢迢,人會老,心不老……”

    “愛不到,放不掉,忘不了,你的好。”

    “看似花非花,霧非霧,滔滔江水留不住,一身豪情壯志,鐵傲骨,原來英雄是孤獨。”

    “江湖笑,愛逍遙,琴或簫,酒來倒,仰天笑,全忘了,瀟灑如風,輕飄飄……”

    這琴音伴隨著歌聲落入斷臂老頭的耳中,斷臂老頭雙眼迷離,過往的一切,彷彿又在眼前重現。

    待這一曲完畢。

    從院子裡傳來了紫衣道人的聲音。

    “院外的朋友,何不進來一坐。”

    聽到紫衣道人的聲音,斷臂老頭臉上微微一怔,隨即深吸一口氣,走進了院中,來到了閣樓下。

    穿著羊皮裘的斷臂老頭進了院子,將院中一切映入眼簾,隨即,朝著紫衣道人說道:“好曲子,不知剛剛這一曲,曲名為何?”

    葉千秋笑道:“江湖笑。”

    “江湖笑……”

    “好一曲江湖笑。”

    “一曲江湖笑,天涯何處覓知音。”

    斷臂老頭哈哈大笑起來。

    葉千秋看著眼前這個身著羊皮裘,略顯邋遢的斷臂老頭,心中早已知曉他的身份。

    劍神李淳罡。

    春秋十三甲中的劍甲。

    甲子前為當世四大宗師之首,五十年前與王仙芝一戰,因惜才不惜自毀名聲未使出劍開天門敗於王仙芝,後來錯手殺了自己心愛之人,本欲去龍虎山向齊玄幀討要續命丹藥,經斬魔臺美人西去,上山與齊玄幀論道亂了道心,境界跌落至指玄,下斬魔臺與隋斜谷互換一臂,後自困北涼王府聽潮亭二十年。

    如今,這位老劍神跟隨徐鳳年出了涼州。

    江湖總有人在續寫著傳奇,但拋開了那些傳奇,迴歸到那些讓傳奇出現的人身上。

    似乎一切都變得不再重要。

    在葉千秋看來,不論人的身份地位如何,能聽得懂他曲子的,便是良友。

    葉千秋抬手,兩條細矮長桌從閣中的窗戶中飄下,一條穩穩當當的落在了李淳罡的面前,另一條落在了葉千秋的面前。

    桌上面還有一壺薄酒,兩碟小菜。

    葉千秋將古琴放在一旁,和李淳罡笑道:“請。”

    老劍神李淳罡灑然一笑,席地而坐,提起酒壺朝著葉千秋一舉,道:“那我就不客氣了。”

    隨即,便舉著那酒壺,仰頭咕咚咕咚的喝了起來。

    葉千秋給自己倒了一盅,小酌一口,酒入喉舌,濃烈無比。

    李淳罡喝酒喝的快,一壺酒,轉眼間就全下了肚子,渾身酒氣,卻不帶半分醉意。

    待那一壺酒喝的差不多了。

    李淳罡提著酒壺,將最後一滴酒水滴在了桌上。

    隨即,李淳罡道:“來了青城山,就聽徐鳳年那小子說青城山有個葉真人,用半首雲中劍歌,讓黃陣圖悟出了一招劍十。”

    “葉真人請我喝酒,老頭子我別無所長,便請葉真人看劍。”

    話音一落。

    李淳罡一拍桌面,桌上那滴酒水驟然飛起。

    李淳罡伸指一彈。

    啪。

    那滴酒水被彈中,飄蕩出去,朝著前方的葉千秋倏然而去。

    這滴酒水在半空之中倏然生變。

    一滴。

    兩滴。

    十滴。

    千百滴。

    串連成線。

    匯聚成劍。

    葉千秋見狀,抬手一捏,一片梨花落在手中。

    葉千秋抬手一指,花瓣疾馳而去。

    一片,兩片,三四片。

    瞬息間,花落滿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