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妖精01 作品

第650章 通往五樓的路

    於茗上了五樓。

    站在五樓的樓梯,於茗傻了眼。

    五樓的樓梯頂出是一個方形的平臺,兩邊有欄杆,正前方沒有,它沒有通往樓層的那一條路,只有一塊木板。

    這塊木板中間有兩根鐵鏈子吊著,但鐵鏈子的源頭,沒看到,可有了這鐵鏈子,木板才能懸在五樓。

    這木板大概兩米多長,半米寬的樣子,這是要往木板上往五樓走?

    木板並沒有直接到五樓,離五樓的樓層還有一米左右的距離。

    再說這個木板如果是像木板橋那樣的還好,可是它只有中間的兩條鏈子,人一上去肯定會傾斜的,一傾斜,人就會從木板上掉下去,這可是五樓啊,掉下去肯定會摔死的。

    幸好有兩條鏈子,兩條鏈子中間還有間距,要是一條,只在正中間的位置,於茗估計沒有活路。

    這是不想讓去五樓吧。

    奇怪,她就住在五樓啊,以前不是這樣的,如果是這樣的,天天回個住處要表演雜技,隨時隨地會摔死,誰還會住這裡啊。

    於茗印象裡她是從來沒有走過這木板的,但究竟是不是這樣,她不能確定,因為她覺得她的記憶好像有所缺失。

    看著對面鎖著的屋門,這樓梯對著的都是每層的四號房,她住在五零四,對著的就是她的屋門。

    旁邊的屋門也是鎖著的,五零三,是明凱要看的房子,這裡好像一直就是空著的,反正從於茗搬進來就是空的。

    五零二的門開著,裡面有電視聲傳來,於茗知道五零二住的是一對夫妻,男的叫李琦,原來好像是運動員,女的叫常茹,是個舞蹈老師,他們夫妻年紀都不大,感情挺好的。

    而五零一的房門也開著,門口站著一個年輕的小夥子,小夥子長的一般,他叫錢山,二十多歲,他給於茗的印象是愛相親,他好像一週得有五天去相親,可是對於住在這裡的女人,他卻從來沒有對任何一位表示有興趣,要知道這裡的美女可是不少,從這點來說,他也有些怪。

    明凱站在於茗的身後,他看著那木板也有些無語。

    於茗的後背微微僵了一下,要知道她現在站的地方是很危險的,邁一大步才能邁到木板上,而她站的地方到木板可是沒有欄杆的,也就是說站在她後面的人,只要用力推她一下,她就可能會大頭朝下掉下去。

    於茗可是知道自己的,她並沒有什麼身手,她的身體也比較弱。

    她身後的這個男人會推她嗎?

    就算他不推,那更後面的一男兩女呢。

    “走啊,前面的怎麼不走了。”

    有人的那個男人出聲,顯然他們也馬上到五樓了,前面的於茗和明凱不走,他們就過不去。

    “哥哥,姐姐,你們要是不走,就讓一下可以嗎?讓我們過去。”

    有個女孩也開口了,她齊耳短髮,一笑臉上有兩個酒窩,看著非常甜美可愛的樣子。

    另外一個女孩是長髮,她長的也不錯,不過她沒說話,但看樣子也是想讓於茗和明凱讓位置。

    “讓他們先過好了。”

    於茗終於出聲了,她的聲音有些軟糯的味道。

    明凱看了她一眼,然後點頭,和於茗往旁邊挪了挪,讓開了一部分的位置。

    於茗和明凱讓到一旁,扶緊了身後的欄杆,後面的人就可以站上來了。

    一男兩女到了頂端的平臺,一看也傻了眼,怎麼是木板呢?這怎麼過去!

    “那個,還是算了,你們先過吧。”

    年輕的男人有些鬱悶,怪不得前面的人不走呢,這怎麼走啊,一不小心就摔死了,他可不想趕著投胎。

    “是啊。”

    短髮女孩點頭。

    長髮女孩什麼都沒說活,往回走。

    “秩序:先來後到,回到屬於你的屋子裡去。違者:死。”

    於茗突然聽到了一個聲音,她一愣,看向了明凱,明凱也楞了一下。

    “啊。”

    短髮女孩啊了一聲。

    “什麼意思?”

    男孩也出聲,有些疑惑。

    “先來後到,咱們在後面,讓他們先過。”

    長髮女孩沉默了一下,然後出聲,她看著要沉穩一些。

    於茗確定那聲音不是隻有她自己聽到,他們都聽到了,先來後到,她是第一個,那意思就是她先過,回到屬於自己的屋子,她的屋子在五零四,這不用說,她只要回到自己的屋裡就行。

    那明凱和另外三個人呢?

    他們都是看五零三屋子的,那就是說他們四個人要搶一個屋子,誰進去,誰活,沒搶到屋子的人會死。

    這樣的房子,這麼一個地方竟然還需要搶。

    就算住進去又如何。

    於茗眼內透出厭惡,不知道對這規則還是對這個公寓,還是對她自己。

    可再如何都要過去不是嗎。

    於茗低聲對明凱說了兩個字:“小心。”

    她讓明凱小心身後的人,因為他們是競爭對手,也許後面的人會推明凱。

    明凱沒想到於茗會這樣說,因為他看到了於茗是那種很冷漠的性格,她從進入大門,沒有和這裡任何一個住戶說過話,唯一說過兩句,都是對自己,那是不是說她對自己的印象還不錯?

    明凱衝於茗點了一下頭。

    於茗轉身,面對木板,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她太清楚自己了,她運動少,她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會掉下去。

    掉下去就掉下去吧,反正這樣活著,對於她來說,也只有無盡的痛苦。

    於茗邁出了一大步,踩在了木板上,木板晃動了一下,也許是因為力量不大,晃動並不強。

    於茗用最快的速度上去,然後往木板中間去,木板晃了幾晃,於茗到了第一個鐵鏈子處,她伸出手抓住鐵鏈,這樣她就不會掉下去了。

    於茗慢慢的到了木板的中央,然後她站住了,她在平衡身體,也在平衡木板,慢慢的她又到了第二個鐵鏈處,這個時候她得小心了,不然再往前一些,她怕木板往下,她會摔下去。

    “你快點啊,磨嘰什麼呢。”

    明凱後面的男生大聲的喊著,按理說於茗的外表是一個漂亮的女孩,本該是讓人愛護的,可這個男人卻沒有絲毫的憐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