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十六劉阿婆 作品

第88章 水有險,不得行近

    “我是想問你,應該還記得唐海吧?他昨天夜裡死了!”

    “他的農家樂被燒燬,裡面的工作人員也喪了命,死的人不少!我們現在遇到了難題,這肯定不是他自殺!證據鏈和線索卻很匱乏,想在你這裡瞭解一些線索。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前天夜裡,你應該是最後見過他的人?” 我臉色當時就微變了一下。

    唐海死了?

    下意識我腦海中就浮現,他扒掉他老婆褲子,還罵她賤娘們兒的畫面!

    當然,令我心頭狂跳的,是她老婆在被焚屍之前吐的那口氣!陳瞎子說過那是屍怨之氣!唐海吸了,就命不久矣了。

    下意識我就回答道:“他在江上拿了不該拿的衣服,上岸之後又動了他老婆的屍體,吸了屍怨之氣。”

    “當時就已經叮囑過他可能會有危險沒想到,他還是沒逃過這一劫”其實我心裡頭有些不舒服,畢竟是聽到死了人。

    這人還和我們有過接觸。

    徐詩雨的臉色卻不太好看,她說道:“羅十六,請你配合一點兒,這是命案,你上次分的挺清明的,還知道報警,現在不要說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不然的話,就得帶你回去問話,甚至是讓人懷疑,你和唐海的死有關了!”

    我:“”

    沉默了片刻,我一字一句的說道:“我沒有和你說亂七八糟的,這是事實。這世上很多東西,存在必定有其道理,徐警官你也不能那麼篤定的否認。”

    病房裡面的氣氛一下子就緊張凝重了起來。

    徐詩雨臉色分明有幾分惱怒。

    顧若琳趕緊打了圓場,說道:“十六哥,徐警官,你們也先別急。要不徐警官你直接問你想知道的問題?十六哥他畢竟做這一行,肯定也有自己的看法”

    徐詩雨的面色也明顯清冷了不少,她拿出來一個小本子,顯然是要行公事的樣子了。

    “據你所知,唐海,有什麼仇家麼?在我們瞭解到他的社會背景裡面,他這個人平時不接觸朋友,沒什麼惡劣的社會關係,不存在得罪過什麼人。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在他老婆死了之後,他就更孤僻,幾乎就只剩下經營農家樂這一件事情。除此之外,就是找到你和劉文三撈屍。”

    “他和他老婆的感情很深,這是我們能瞭解到的唯一信息。”

    徐詩雨清冷而又快速的問了我問題,又說了一堆的話。

    我正想回答說不知道,接著心頭又是一凜。

    “他和他老婆的關係,真的就如同外界瞭解的那麼融洽麼?”我深吸了一口氣,直接說道。

    緊跟著,我搖了搖頭,說道:“我們下陽江之後,就因為他做了一些事,以至於差點兒上不來,之後文三叔也冒著生命危險下去解決後患。”

    “這其中的原因,就是唐海假意請我們去撈屍,實際上是想在他老婆身上拿下來一樣東西。”

    “並且,他老婆偷情,懷的不是他的孩子!他早就知道這件事情了,硬生生憋著不說,天天讓他老婆去碼頭,就是想看她出事!”

    這番話我一說完,徐詩雨的瞳孔就驟然緊縮。

    她面色微變,呼吸也略有急促:“你確定?還有其他你知道的麼!?比如,他老婆偷情的人是誰?”

    我搖了搖頭,表示除了這些,我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同時我心裡頭也有了懷疑。

    唐海,是死於鬼祟還是有人要了他的命?

    這還真的是我不得而知的事情!

    徐詩雨又問了我一些問題,都是我不瞭解的,她最後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說道:“羅十六,今天謝謝你的配合了,如果不是你的這些信息,或許就沒有破案的可能。”

    徐詩雨離開之後,劉文三才進了病房。

    “陽差上門,怕沒什麼好事,十六,你怎麼招惹上的?”

    明顯,劉文三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我簡單的說了兩句,他若有所思,當然也沒多追問,而是告訴我這幾天先在醫院休息。

    骨裂雖然不算什麼嚴重的傷勢,但惡化了也非同小可。

    等能出院了之後就回柳河村待著,不出意外的話,最近一段時間都不能下陽江了。

    我不安的問了一句,是因為唐海老婆那件事情麼?

    劉文三點點頭:“最近豎屍都被驚了,昨天我去看了看,漁民們都撈不到魚蝦,下網就起來死倒,這些死倒都想找人伸冤,還好是白天上來的。要是晚上就非同小可,指不定還有浮屍沉屍來找替死鬼的。”

    我沉默了一下,心裡頭的不安更多了。

    “那會連累那些漁民出事麼?”我又繼續問到。

    畢竟是我們去了,才造成這樣的結果,要是害死了人也是我們的責任。

    劉文三搖頭:“那些漁民聰明的很,你放心就是,漁網裡頭見了死屍,他們連網都不要了。”

    我這才鬆了口氣。

    之後我在醫院裡頭住了三天,劉文三帶著河鮮排檔的少婦老闆娘來了一次。

    我才知道,果然她是劉文三的老婆,叫做何採兒,算是一個淡雅的名字。

    她給我帶來了骨頭湯,說是滋補身體。

    然後在劉文三的攛掇和引導下,讓我喊了一聲乾媽,高興的何採兒都合不攏嘴。

    顧若琳一次都沒離開醫院,病房是單獨的,她就睡在我旁邊的那張病床。

    我們也聊天也比較少。

    更多的時候,是她傷感的看手機,或者是窗外。

    安靜的時間,我就在看那幾本書,通過內陽山的事情,對於宅經我有一個更加深層次的理解了!雖說沒接陰,陰生九術我也更為仔細的鑽研,畢竟劉文三用上了補陰散。

    骨相看的很玄奧,粗看了一下,雖然說此道高手能一眼看出禍福吉凶,那也是表面的。

    更深層的要摸骨,想要嘗試理解,就得找一個骷髏頭骨來摸。

    我上哪兒去找這種東西

    第三天的下午,大夫來給我拆了石膏,告訴我可以出院了。

    我心裡頭高興了不少。

    顧若琳的情緒,彷彿也恢復了一些活泛。

    我挺想安慰安慰她,走出醫院,就打算說我們去一趟內陽山,再看看風水,順便遠眺一下顧家的正宅。

    結果剛到醫院門口,我心頭就懸了起來。

    大門的位置,停著一輛破破舊舊的三輪車,陳瞎子坐在車龍頭上抽菸,狼獒趴在木板上頭打盹。

    保安室裡頭擠了七八個保安,醫院門口還杵了五六個,都是全副武裝的模樣,警惕的看著狼獒。

    來往進出醫院的病人,都被嚇得不輕

    他們當然不知道,狼獒眼睛裡只看鬼祟,這麼大一條狗,誰不怕?!

    我帶著顧若琳,快步的走到了陳瞎子身邊。

    “陳叔,你怎麼來了?”我不自然的問道。

    陳瞎子神色卻深深的看著我,說了句:“我等了你兩天了,劉文三讓我等你出院,不要上去。”

    “我要你跟我再去一次陽江。”

    我心頭咯噔一下,眼皮也是狂跳,艱難的說道:“陳叔陽江最近不能去文三叔剛告訴我,裡頭危險太大了”

    我很能理解陳瞎子的情緒,他那天晚上本來說好去看他女兒,之後又不得已走了。

    現在他又來找我肯定也是這件事!

    我們肯定不能明知道有危險,還要去,那不就是找死麼?

    不過陳瞎子的下一句話,卻讓我心頭一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