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十六劉阿婆 作品

第288章 獨自行動

    我忽而發現自己忽略了一個點。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馬寶義到這裡,是明確的要取一樣東西。

    那東西對他的吸引力如此強,即便是幾十年都如一日的等待。

    那對於張九卦呢?他冒著生命危險進這無土之山,是要什麼?

    絕不可能是他算到了會死在無土之山,就真的來這裡送死。

    還有現在張爾露出來的蹊蹺之處。開始我還有幾分激動,張爾和我們同行,肯定會有不少的幫助。

    他和張九卦的關係絕對不淺。

    現在我也想明白了,張爾必定也有所目的,我的確得堤防他。

    能徹底相信的也就只有陳瞎子了。

    從床上翻身起來,我去敲了敲陳瞎子的房門。吱呀一聲輕響,門後露出來陳瞎子半張臉。

    我鑽進屋子裡頭,滿是卷葉子菸的辛辣味兒。址。

    狼獒肚皮朝上,兩條前腿抱著腦袋,這倒是我沒見過的睡姿。

    “剛才你們出去過了?”沒等我說話,陳瞎子就開口問道。

    我點點頭,嗯了一聲。

    陳瞎子遞給了我一支菸,也坐在了床邊。

    我將剛才發生的事情都說了一遍,當然我將馬寶義偷屍體,髻娘墳的事情也都說了,其中包括我對張爾的一些猜測。

    陳瞎子低著頭,煙霧在他的頭頂繚繞,我跟著一起抽菸,屋子裡頭就滿是煙氣。

    “十六,你是不是忘記了一件事。”陳瞎子忽而開口說道。

    ”什麼事兒?”我愣了一下,不解的看向陳瞎子。

    陳瞎子眯眼道:“馬寶義開始只是讓你算卦,測生死吉凶。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之後說你懂陰陽術,想要你同行。”

    我立即點點頭,說我肯定沒忘記這個。

    陳瞎子才繼續說道:“這樣一來,他又怎麼會需要你找路?只不過是他試探一下你的能力而已。“

    “他要的是你上山之後才用羅盤定位,通過定位之後,他才會去辦自己的事情。”

    “至於張爾,他之所以選擇來,是因為看過了張九卦的遺書。”

    “那這遺書的內容,卻只是透露出來一個信息,你能將張九卦的屍體帶出來。你現在明白他的目的了吧?”

    我瞳孔緊縮!張爾的目的,竟然也是張九卦的屍體麼?

    陳瞎子將菸頭掐滅,忽然說道:“在我看來,馬寶義本來不需要你也能達成目的,現在因為一個方盤,你要和他去冒險,這不值得。而且這張爾不可信了。”

    “上山的時候我就發現,後面還有人跟著,這些人恐怕是跟著馬寶義來的。”

    “陳叔……那現在怎麼辦?”我心驚不已,也不自然的問陳瞎子。

    陳瞎子忽而起身,緩慢的走至了門前,輕微的拉開了一條門縫。

    他聲音很低的說了句:“能有必要的話,就不和他們同行。去把馮保叫醒。我們連夜上去看看。”

    “畢竟你要的也只有張九卦的屍體,張爾既然有話不說,就不用管他。”我是完全沒想到,我只是來找陳瞎子問一下意見。

    他的決定卻如此驚人!

    竟然要甩開馬寶義和張爾,我們單獨行動!

    頓時我的心跳都到了嗓子眼。

    可稍微轉念一想,跟著馬寶義,就可能會被他牽著鼻子走,況且他也沒上過山。

    此刻陳瞎子的決定看似冒失,實際上卻最為穩妥……

    在危險未可知的情況下,我們自行面對,判斷力肯定要比馬寶義強得多。

    輕手輕腳的從陳瞎子房間出去,又去叫醒了馮保。

    期間陳瞎子一直停在張爾的房門口,狼獒也趴在旁邊,明顯是在放哨。

    簡單和馮保說了情況,他半句話都沒多問,就背上了包裹。

    本來我還擔心從前院出去的時候,可能會引起馬連玉或者馬寶義的注意。

    結果陳瞎子領著我們從後院的一道小門出來了……

    我都沒注意到後院還有這樣一條路!

    冷寂的夜空中,月亮就如同一個大眼珠子,直勾勾的盯著我們三人。

    我匆匆的在前面帶路,也很小心翼翼的側頭去看身後義莊,現在這裡的視野很開拓,能確定沒有被人發現。

    馬寶義根本也不可能想到他試探我的能力,卻讓陳瞎子有了別的打算。

    很快便來到了之前那片岩石之處,地上一大片的積雪。

    “陳叔,你恐怕不好爬上頭,我先上去吧。”

    我壓低了聲音,抬頭便看到了那條狹長的甬道。

    “羅先生,開路的事情,就讓我來辦。”馮保哈了口氣,他直接就爬上了巖壁。

    我馬上就告訴馮保,讓他跟著我就行,這上頭不怎麼安生。

    陳瞎子卻打了個口哨。

    一道黑影猛地躥射而上!

    也就兩個呼吸的時間,等我反應過來的時候,狼獒已經穩穩當當的站在了那黑漆漆的開口路處。

    它前爪子刨了刨耳朵,血紅色的眼珠子左右轉動。

    “上去吧,沒什麼大礙。”陳瞎子則開始往上攀爬。

    馮保在其後,我則是最後。等到了上頭,馮保已經拿出來手電照明。

    這是一個斜著往裡開口的裂隙。

    一直深邃往裡,也有不少積雪。

    仰頭在往上看,其實還有不少雪層,將這裂隙更高處的位置擋住了而已。

    兩側的巖壁透著幾分黝黑,卻沒有看見之前在這裡盯著我的那張人臉了……

    要麼它之前就不見了,要麼是狼獒剛才上來,將他驚走。

    其實我心裡有還是有幾分芥蒂,猶豫了一下,取出來了定羅盤,將方盤拆開放了下來。

    陳瞎子灰白色的眼珠子瞥了我一下,也沒多說話。

    狼獒則是往裡走去。

    馮保隨著往後,我和陳瞎子也沒有停下腳步。

    這裂隙比想象的更長,走出去一大段距離之後,也變得開拓了不少。

    左右兩側已經有好幾米的距離,這裡更像是一個峽,從上往下,兩側一片銀白。

    約莫走出去了一個多小時,峽到了盡頭,也走出了這兩片岩石的夾縫處。

    義莊上來的岩石,只是一座山峰的山腰。

    從其開口處到了後面,反倒是一片白雪覆蓋的開闊地,左右兩側以及更遠處的前方,則是能看到冰峰。

    也因為視線太過開闊,一眼也能看到,那開闊地的盡頭似乎是坐著一個人,背對著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