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十六劉阿婆 作品

第290章 懸山之墳塋

    “陳叔,在這邊!”我極力忍著讓聲音平穩,喊了一聲。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陳瞎子和馮保則是匆匆走到了我身邊。

    “你們看。”

    我抬起手,不過陳瞎子卻並沒有抬頭,反倒是回頭看著我們來時的方向。

    馮保卻是瞠目結舌,他眼中都是不敢置信。

    “這宅院,是怎麼懸空上去的?”

    “簡直是難以想象。”馮保喃喃道。

    我也定定的看了幾秒鐘,才回答道:“上至九霄,下絕塵俗。”同時,我也略有幾分明白這處陰陽宅的構造了。

    將墳塋陰宅懸空修建於選取好的風水位上,只有在特定的時間,月華所在的時候,用定羅盤才能找到。

    或者是深諳風水術的高人,才能夠發現這陰宅所在。

    否則的話,就只能夠看到冰湖之中陰陽宅的倒影。

    得見其門,不得其入。

    而為什麼冰湖能倒影陰陽宅,其他的角度和時間也看不見,這就要取決於光影葬法的玄妙。

    我也是另闢蹊徑,才機緣巧合能找到“它”!

    若非是馮保提醒我尋人,恐怕現在我還在焦灼,只能等馬寶義和張爾來。

    在我思緒之間,陳瞎子忽然又說了句:“要天亮了,我們得快些上去,他們可能已經發現我們不見了。”我呼吸都急促了兩分。

    月光此刻開始變得微弱,時間的確越來越接近卯時,我們出來已經花費很久了。

    尤其是在我找髻娘墳的時候,絲毫沒感覺到時間流逝。

    失去了月華,冰峰上的髻娘墳開始變得若隱若現……

    我略有幾分心驚,忽然想到,若是錯過了時間,恐怕就算知道髻娘墳就在這上面。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我們也走不上去!

    “走!”我低聲喊了一句,依舊握著定羅盤,循著逐漸變得微弱的月光朝著冰峰之前走去。

    冰峰看似近,可實則上距離也是很遠。

    望山跑死馬這句話也很有道理。

    等我們趕到冰峰腳下的時候,月光便徹底消失。

    也還好,在最後一刻我們來到了隱蔽棧道的所在。

    站在冰峰之下,抬頭仰望上空,只有累累冰層,倒掛著的冰錐如同一把把利劍。

    沒了月光,一切歸於漆黑,滲透出來的就只剩下死寂。

    這棧道隱藏在山體裂隙之中,外頭也有終年不化的寒冰。

    再加上風水位會給人的視覺影響,就如同奇門遁甲一說,這才是形成了絕佳的隱蔽。

    到了這裡,我卻稍微放心一些了,才說道:“陳叔,放心吧,他們就算髮現了,也暫時跟不上來了。”

    我如此篤定的原因,除卻了時間過了,另外便是天幽幽的飄落起來雪花。

    鵝毛般的大雪,正在覆蓋我們走過的痕跡,再加上風吹,我們來時那單薄的腳印,已經逐漸消失不見……

    “羅先生,陳先生,你們吸口氧吧,咱們要爬上去,恐怕不容易。”馮保拿出來兩個氧氣罐遞給我和陳瞎子。

    我猛吸了好幾口氧氣,這才感覺憋悶的胸口舒緩不少,陳瞎子也沒拒絕。

    也沒有多做休息,我便要走上棧道。

    結果馮保卻按了按我的肩膀,他咧嘴笑了笑,就率先走在了我前頭。

    “羅先生,家主讓我跟著你,是要來保護你的,這地方咱們都沒來過,我身手比你強,走你前頭。有問題你喊住我。”

    馮保的率直,卻令我有幾分感觸。

    三人一獒上了棧道。

    我本身以為棧道難走,卻沒想到實則行走很平穩。

    修建在山體裂隙中的棧道,關鍵的節點都在岩石之中深埋,整體用的是特殊的木頭,還混合了鐵鏈,寬度接近一米,已經算是很寬闊。

    一層一層環繞往上,有的地方更是在巖山之內,最後又到了邊緣懸空之處,往復好幾次。

    隨著越走越高,分明能夠感受到呼吸的困難,到了冰峰一半的時候,走幾段路我們就得吸一次氧氣了。

    反倒是狼獒,它顯得精神抖擻的模樣,血紅的眼珠子裡頭,透著幾分興奮。

    忽而,一縷血色的光劃破了夜空,映射在冰層之上。

    我下意識的扭頭,看到的卻是一輪初日從側面的冰峰後浮出。

    短短十幾秒鐘,所有的黑夜被驅散,晨光微微映射著白霧。

    此刻我們站在近冰峰之頂,一眼看下去,一片聖潔白皙,那冰湖更如若是一片藍寶石。

    初日懸掛於空,這一幕便如同仙境畫卷,美到震撼人心!

    “到頂了!”馮保略帶喘息的聲音,拉回了思緒。

    我們腳下的速度更是匆匆。

    幾分鐘之後,走出棧道,落腳的是一片約莫有一二百平的空地!

    地面的岩石透著青黑色,邊緣修著欄杆。

    這空地是從山體之上延展出來一截,並且後方的山又朝裡凹陷,這裡遠不到山頂,就是山腰!

    也剛好因為這特殊的地理位置,才形成了懸空的錯覺!

    空地之後,往裡略凹陷的山體之中,便看見了一座四進四出的大宅!

    恢弘的院牆,高大的宅門,門匾上掛著三個字。

    “髻娘墳。”馮保聲音略有幾分沙啞,才說道:“好端端的宅子,要說成墳……陰森森的。”的確,這山腰之處,走上來了就沒有那種莊嚴感,透出來的就只有陰翳。

    我深吸了一口氣回答。

    “墳也是宅的一種,墳墓也就是陰宅,這裡叫宅做墳沒什麼問題。”

    語罷,我便走至了馮保前頭。

    很快,我們便靠近到了宅門之前。

    木質門上打了紅漆,大門和屋簷之間的中檻上,還有四個圓形凸起的門簪。

    其上寫著四個字。

    “羽化奉仙。”

    我喃喃道:“冰峰為壠,壠山之腰,這裡也是生機匯聚的龍脈穴眼之處,這髻娘墳修建在此,她是想借著葬者之乘生氣羽化。這髻娘精通葬影風水,墳塋果然不簡單。”

    “不用管那麼多,先找到張九卦,咱們就離開。”陳瞎子提醒了我一句。

    說真的,我的確有一種濃郁的好奇心,想要去仔細探究一下這髻娘宅中的佈置。

    看看這陰陽宅到底有多玄妙。

    下一刻,馮保卻踏步上前,他用力推上了大門。

    吱呀一聲,宅門便被推開了。

    進入視線中的,卻並不是一個大院,而是一個深堂。

    深堂大屋四周都有門洞,分明是從門洞能進入旁邊其他屋宅。

    最頂頭應該擺放高座的位置,卻放著一個巨大的架子,其上懸掛著幾張泛黃色的皮。

    在那架子下頭,蜷縮著幾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