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十六劉阿婆 作品

第445章 你是聾子還是瞎子

    鐵青色的皮膚,瞪得溜圓的眼珠子,脖子上凸起的青筋,以及開裂的印堂,簡直將陰森和恐怖詮釋到了極點。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尤其是他呼哧呼哧的吹馮屈的耳根子,更是讓人不停的起雞皮疙瘩。

    馮屈被嚇得身體一直髮抖,眼睛也瞪直了。

    馮保更是面色蒼白,他驚疑不定的想要揮拳頭去砸那男人,確又有些惶恐膽怯,不敢上前。

    最鎮定的反倒是徐詩雨,她不過是臉色稍微白了幾分,站在我身邊一動不動。

    這男人叫馮屈管家,他必定就是馮欄!

    我其實心頭很壓抑,李德賢的手裡頭,又沾染了一條人命。

    而這馮欄,也是因我而死。

    為了殺我,李德賢真的是無所不用其極。

    “馮管家,你聾了麼?”

    “怎麼不回頭看看我,也不回我的話?”網址co

    馮欄的神色更為陰翳,聲音也帶著幾分怨毒:“信不信,我掐斷你脖子?”

    他作勢要抬手掐馮屈的脖子。

    我猛地抽出腰間的哭喪棒,呼嘯一聲,棒子朝著馮欄當頭打去!

    砰的一下,哭喪棒定定的打在了馮欄的印堂處。

    他陰翳的表情,還有動作,一瞬間定格下來。

    印堂的裂紋更大了,不只是命數盡了本身產生的裂縫,還有哭喪棒的力道完全傾瀉,造成的骨頭開裂。

    他也沒能再繼續吹氣,整個人都仿若呆滯的木偶。

    馮保反應很快,往前一步拽住了馮屈的胳膊,將他猛地一把拉了過來。

    馮屈到了我們身邊,他腿都軟了,要不是馮保扶著,早就摔倒在地上。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兩人看著馮欄,神色卻很不好受。

    我輕嘆了一口氣道:“我會負責他後事的,覓一處風水寶地,吉壤穴眼,至少讓他子女父母無憂。”

    馮保低頭,然後沙啞的說道:“羅先生不用太介懷,在馮家辦事,拿到的錢,好幾輩子都賺不到,同樣也要為馮家賣命,家主不會虧待馮欄。”

    “只要咱們能抓住那該死的李德賢就好。”

    “他身上還有我們幾十號弟兄的命!”

    我曉得馮保提的是顧家那檔子事兒,也沒再多說別的。

    吐了口濁氣,我抬頭看路。

    讓我眼皮狂跳,身上汗毛乍立的是,我們剛才分明已經走了相當長的一段距離。

    可現在腳下的路面,怎麼好似走過一樣?

    “羅十六……你看我們旁邊。”徐詩雨忽然輕輕碰了碰我胳膊,她指著右後方。

    我更是瞳孔緊縮,身上都泛起雞皮疙瘩。

    約莫幾十米外,不正是老丁家的破舊小二樓?

    我們走了起碼得有快十分鐘了,就算是有霧氣,速度慢,也不可能才走幾十米……

    馮屈哆嗦的說了句:“羅先生,鬼打牆?”

    我眯著眼睛,說了句:“我眼睛沒有花。這裡還有其他問題。”

    “那這咋整?剛才馮欄好像說了,他迷路了?跟著我們就能走出去……”馮屈又惶惶然的說了句。

    我也剛想到這一點細節。

    其實不只是馮欄,還有剛才那些霧氣中的“人”,那第一個開口搭話的老嫗所說的就是小夥子,你們也迷路了?

    沉凝片刻,我說道:“鬼打牆很簡單,迷的是活人眼睛,走不出一段路。實際上是在路里頭繞圈。”

    “可這裡迷的不只是人眼,不會是鬼打牆。”

    另一句話我沒說的是,鬼打牆我也聽陳瞎子教我常識的時候說過,大鬼逞兇,小鬼打牆。

    能有本事要人命的,就不會用鬼打牆來困人路。

    可若是真遇到連我們這種人都能困住的鬼打牆,那必定是窮兇極惡的猛鬼,他還不想殺我們,只是戲弄……

    遇到這種鬼打牆也無需掙扎,因為根本掙扎不了,也對付不了那鬼東西,待在原地等天亮,若是天亮前它沒動手,那就僥倖保命,要是它動手了,那就是必死無疑。

    李德賢要有本事殺我,就不會先讓我破忌諱,然後再將我和陳瞎子劉文三之間的聯繫斷開了。

    因為小鬼又不可能迷了我的眼睛,大鬼他又沒那個本事弄到,所以這裡,才不可能是鬼打牆!

    我蹲在地上,手中拿著定羅盤,對照著地面往前看去。

    田埂小路細細長長,只不過再往前,霧氣竟然又升騰了起來。

    霧隱朦朧的白霧之中,似乎又有提著燈籠的人,正在來回的走動。

    我本想看這路到底有什麼問題,不是鬼打牆,肯定就是奇門遁甲,在八卦方位上動了手腳。

    結果這霧氣形成了極大的阻礙,根本不可能看見……

    “往前走走看。”我微眯著眼睛,沉聲開口。

    同時我還是又叮囑了一遍馮保和馮屈,至於徐詩雨,她此刻反倒是更加鎮定了。

    她注意力也不在我們身上,似乎在思考什麼一樣。

    忽然徐詩雨問了一句:“只要不搭話,不撿東西,不和那些“人”產生任何性質的交流,接觸,就不會有危險,對吧?”我點點頭,不過她的問話,卻反倒是讓我詫異不解。

    “你走最前面,我走最後面。”徐詩雨又繼續說道。

    馮保馬上開口:“不行,徐小姐,你是個女人,怎麼能讓女人……”徐詩雨笑了笑,她從兜裡掏出來一個巴掌大小的本子,在馮保面前晃了晃。

    “不要歧視女人,也不要過度保護。女人有時候更冷靜。”馮保啞口無言。

    我眉頭緊皺,徐詩雨發現什麼了?

    旋即我也沒再多說別的,而是往前走去。

    現在已經耽誤不得時間,我也怕陳瞎子那邊出什麼問題。

    隨著我們往前,霧氣更加的朦朧,那些“人”也靠的愈發的近了。

    剛才那老嫗,皮包骨頭的年輕人,以及三十來歲,帶著呆傻女兒的中年男人,又緩慢的走到了我們身邊。

    除了他們之外,又多了幾個其他的“人”。

    這些“人”都直勾勾的看著我們。

    那視線,彷彿要將我們幾人都吞了似的。

    “老瞎子心狠,你這個小畜生心更狠啊!眼睛白長了嗎?看不到我們在受苦?”

    “這雙眼珠子,還不如挖了了事!”

    “小畜生!你聾了嗎?!”

    那老嫗聲音更尖銳,她猙獰的揮起雙臂,想來掐我們似的。

    我一下握住哭喪棒,她真能動手,我也不能坐以待斃。

    結果她又停下不動,像是嚇唬我,又像是不敢動手一樣……

    往前走著走著,忽而視線的左側,出現了一個人影子。

    我的心頭,頓時沉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