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上 作品

第五七五章;公司遭遇了麻煩

    黑色的勇士越野車,停靠在了葉家大門前。

    冉尋下車之後,也是打開了車子後備箱。

    取下了那些,為小魚買的毛絨玩具,還有為葉青買的口紅,化妝品之類的禮物。

    而帶著這些禮物,看向葉家大門的時候。

    冉尋只感覺,自己的心臟一陣怦怦亂跳,彌散著的盡是一股說不出的期待感覺。

    思緒中不斷的閃過小魚的那張可愛小臉兒,同樣也清晰的浮現著,葉青那清麗脫俗的容顏。

    以前他從不知道,原來思念自己愛的人,會是一件如此令人感覺幸福,卻又備受煎熬的事情。

    也正因如此,才理解了那些熱戀中的情侶們,為何會那樣的如膠似漆。

    見著冉尋帶著一堆禮物,要過門而入。

    門口的保安,本想上前阻攔。

    可等到看清冉尋那張臉之後,兩個保安好懸沒當場,嚇尿在了原地。

    對於冉尋這張臉,他們可謂是再熟悉不過。

    而且冉尋的種種壯舉,現如今可還依舊曆歷在目。

    面對著這麼一位活祖宗,這些保安自然是不敢阻攔,任由冉尋一路進入。

    不過他們還是,立刻給大管家沈涇塘打了電話。

    接到電話之後,沈涇塘立刻就是馬不停蹄的趕了過來。

    在前院兒迎上了冉尋之後,沈涇塘也是一陣的腿肚子打哆嗦,心裡害怕的不得了。

    做了葉家二十多年的大管家,沈涇塘早已是人老成精。

    豈能不清楚,當初葉冠雄一家,以及去海天北山頂觀戰的葉家眾人,集體被滅口的事情。

    其實就是冉尋,在背後授意的。

    即便是冉尋沒有授意,也一定是冉尋手下的人,幫他清理掉了這些麻煩。

    一夜之間,宰了葉家二十多口,直接嚇死了何鳳。

    就這麼一位狠角色,他能不怕!?

    可冉尋既然已經來了,他也只能是硬著頭皮迎接了上來。

    “冉…..姑爺,您….您回來啦!”本來沈涇塘想稱呼冉先生,可思緒一轉也是耍了個小聰明,直接稱呼冉尋為姑爺。

    冉尋和葉青的事情,整個葉家早已上下皆知,結婚不過是遲早的事情。

    現如今沈涇塘琢磨著,稱呼冉尋一聲姑爺,興許還能博得冉尋一個高興。

    “哦!沈管家,你好。”看到沈涇塘,冉尋也是淡淡的打了一聲招呼。

    神情算不上有多好,但至少也不是冷冰冰的。

    這可是讓沈涇塘的心裡,著實鬆了一口氣,暗道看來自己這個小聰明是耍對了。

    “小青和小魚,現在在哪?”這時冉尋也是問道。

    “三小姐…….”張口剛想稱呼葉青為三小姐,但沈涇塘思緒一閃,也是趕忙改口道;“董事長她剛剛去公司了,小魚小姐現在正跟著大少爺在院子裡玩兒!”

    “小青去公司了嗎?”冉尋微微蹙眉,心頭多少有些失落,“先帶我去見小魚吧!”

    “是是…!姑爺,您這邊請!”點頭哈腰,沈涇塘也是趕忙為冉尋引路。

    一路之上,葉家的一幫傭人,見到冉尋之後皆是被嚇得面色鉅變。

    但隨後也是趕忙,惶恐不已的彎腰打招呼,那神色之間簡直是充滿了敬畏之色。

    對此冉尋倒也沒有冷著一張臉,而是微笑著迴應了一下。

    就這一下,一幫傭人的心裡也著實跟著輕鬆了不少。

    而沈涇塘瞧著冉尋,現在這平易近人的樣子。

    內心也是不禁感嘆,如果當初何鳳沒有那麼強硬,而是放平心態接受了這位姑爺。

    一切的事情,又何至於落到了現在的這步田地?

    不過世界上的事兒,從來沒有後悔藥可賣。

    倒是沈涇塘內心很慶幸,葉青作為現在的葉家之主,心地十分的善良。

    沒有記恨以前的事情,將他們這些為葉家服務了多年的管家傭人,全都留了下來繼續工作。

    在沈涇塘的引路之下,冉尋一路來到了葉家花園的門口。

    抬眼間冉尋就看到,身著一身紅裙,打扮得如同瓷娃娃一樣可愛的小魚。

    此刻也是用力的,將一顆綵球拋向了空中。

    就在這時,站在旁邊的葉錚隨手一抬,一顆小石子射掠而出,當即就擊中了空中的綵球。

    啪…..!

    綵球破裂,其中包裹的碎彩紙頃刻間,如同天女散花一般,從空中散落了下來。

    立刻就引來了,小魚那銀鈴般的笑聲。

    “哇,好漂亮!大舅好膩害!”滿臉歡快中,小魚也是張開小手兒,在一片飄灑的彩紙中蹦蹦跳跳。

    而就在她的視線,望向了花園門口這邊的時候。

    頓時,那歡欣鼓舞的小小身軀,也當即靜止了下來。

    明亮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望著站在門口的那道身影,小臉兒上先是一陣驚訝,而後便綻放了所有的驚喜。

    “爸爸….!”驚呼著聲音,小魚立刻就邁開了小小的步伐,朝著冉尋奔跑了過來。

    “小魚!”趕忙向前迎了兩步,冉尋也是單膝點地蹲下身子,張開了雙手。

    下一刻自己的小公主,也是直接撲進了他的懷裡。

    “爸爸,您終於回來了!”緊緊的抱著冉尋,小魚歡快的聲音,說著說著就泛起了哭腔,泛起了一絲絲的委屈。

    “爸爸是大壞蛋,小魚和媽媽好想您,小魚還以為爸爸不要我和媽媽了!”

    柔柔諾諾的聲音,令冉尋聽來心頭立刻就散起了一絲絲的心疼。

    “小傻瓜,爸爸怎麼可能,不要小魚和媽媽了呢?”抱緊了懷裡小小的身軀,冉尋的話音中充滿了愧疚的同時。

    內心忽然感覺,這樣與女兒團圓的感覺,真的讓他感覺好滿足。

    如果這時那個自己思念的女人也在這裡,也該會更加的幸福才對吧。

    抱著小魚,好一陣的安慰之後,冉尋也是趕忙拿出了自己準備的那些毛絨玩具。

    “哇,好漂亮的熊熊!”見到了玩具之後,小魚的小臉兒上也是破涕為笑。

    而這時葉錚,也是邁步走了過來。

    “你的身體,恢復的怎麼樣了?”抱著小魚站起身,冉尋也是對葉錚關心道。

    年前葉錚拖著重傷,回到海天為唐門報信,幾乎差點喪命。

    還是多虧冉尋,拿出了百花龍涎液,才讓他保住了性命。

    “嗯,已經全都恢復了!”點了點頭,葉錚也是感激道:“謝謝你,當初救了我!”

    “我們是一家人,你這個大舅哥,就別跟我這個妹夫客氣了!”

    淡笑一聲,冉尋也是問道:“對了,小青怎麼今天剛出守孝期,就去公司了?”

    聞言,葉錚皺了皺眉說道;“我聽小青說,公司好像因為接收蔣家產業的問題,遭遇到了一些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