鹽蜉 作品

第473章 造紙印刷

    太常劉焉的府中,劉範跪坐在劉焉的面前,詳細的回答這劉焉的問題。

    “全部都趕出來了?”劉焉憤怒的說道。

    “是啊,父親早前安排在鐵莊的人,全部都被劉協趕出來了。”劉範大聲說道。

    “鐵礦枯竭的跡象也被看出來了?”

    “是。”劉範回答。

    “廢物,廢物。”劉焉怒不可洩,原本想用一個即將報廢的鐵礦,換的劉協的好感,讓劉協不在追究天香閣刺殺之事。

    可是弄巧成拙,不但自己安排在鐵莊的人被趕出來了,而且,鐵礦枯竭的事情,也被這小子看出來了。

    這小子當場殺了劉軍,難不成這是在警告我?

    劉焉想到這裡,臉色異常難看。要是劉協搗亂,自己無法拿到益州的控制權,這些年在益州投入的精力就白花了,自己留在洛陽,不但要受皇帝的氣,還有迎合宦官、外戚,想想都是氣。

    “父親,要不要······”劉範把手在脖子上做了一個殺的動作。

    殺劉協?笑話,老子一個天香閣,一個黑衣社都沒能殺掉劉協,就你這個廢物,也想殺掉劉協。弄不好,老子還沒去益州,就被皇帝送去閻王哪兒去了。

    “不,你速去布店,收一百匹絲綢回來,然後給二殿下送去。你親自去,儘量不要帶其他人,要做到很誠懇的樣子,千萬別再出亂子了。”

    “諾。”劉範想不通父親這麼能幹一個人,為什麼要向劉協這個小娃娃低頭。但是,劉範不敢忤逆劉焉,只好老老實實的按照劉焉的要求去做。

    天氣很好,劉協從書房回來,拿著魚竿去小王莊釣魚。冬天的魚非常肥美,做出來的菜非常好吃。

    “殿下,劉範公子送來一百匹絲綢,都是上好的貨色,而且態度非常好。”潘穎在劉協的耳邊說道。

    “哦,去告訴範公子,就說過去的事情就過去了,別放在心上。”劉協笑了笑說道。

    這個劉焉,還真夠大方的,一百匹絲綢,可是一大筆錢財,通過小胖的商隊,送去西面,劉協可是能夠賺取一大筆。

    這個劉焉,比起何進,聰明不少。知道什麼時候放手縮腳,也知道本皇子想要什麼,要是劉焉的壽命夠長,恐怕會是東漢末年一個了不起的梟雄。

    “哦,這剛釣起來的兩條魚,給範公子送去,就說是本皇子剛剛釣起來的,送給太常嚐嚐鮮。”劉協笑笑,反正劉焉也死在自己前面,二人沒什麼交鋒,不如各幹各的,不不干涉。

    ******

    時間在飛速流逝,東園的白酒每天都由產出,與現在市場上的酒比起來,完全是另一個概念。

    不過現在劉協有些後悔了,因為劉協發現,許褚和典韋時不時偷喝第一次加工出來的白酒,甚至有時候把控不住,多喝了一些,影響第二天的行動力。劉協說過許褚和典韋幾次,兩人有些收斂。

    因為加大了訓練強度,受傷的人數有所增加,落下殘疾的孩子也越來越多。

    造紙是一項技術活,這項工作中,把木頭搗成紙漿的活費時費力,所以劉協讓這些受傷的孩子都加到造紙中來。

    每天早晨,士兵們把通過一晚沉澱的紙漿表面的渾水舀走,留下池底的紙漿,然後在用石窩舂打紙漿,使紙漿更細。最後把舂打過的紙漿,用清水攪拌,加入石灰漂白。如此反覆,直到紙漿完全呈現出白色,才能進行下一步工作。

    第二步工作是漂去異味,不管是樹木,還是石灰,都帶著異味,所以第二步是漂去異味,免得製造出來的紙張帶著濃濃的石灰水的味道,或者是發酵的異物的味道。這個過程也是一個長久的過程,需要每天攪拌,沉澱,換水。

    第三步才是舀紙,舀紙是一個技術活,如果手用力不均勻,則舀出來的紙張一邊厚一邊薄,甚至有些中間會有洞,不過沒關係,失敗的紙張扔進池子,重新漂白就行。

    經過不斷的摸索,調整,劉協最後把紙張定位在二尺寬,三尺長,這樣舀出來的白紙才勉強達到劉協的要求。

    紙張均勻潤澤,潔白無瑕。如果加長一尺或者加寬一尺,那麼舀出來的紙張就會有的地方厚,有的地方薄,影響使用。

    舀紙後是榨乾水分,用木板夾著紙張,放上石頭,紙張中的水分就慢慢的被壓榨出來。

    然後是曬紙,壓榨乾水分的紙張,要小心的揭起來,一張一張的掛在繩子上晾曬,這個過程最忌諱塵土和天氣。如果被塵土粘上,這張紙就徹底報廢,需要重新漂白。如果是天氣不好,掛久了的紙會發黴,產生黑點。不過劉協有辦法,因為晾曬紙張的房間就設在釀酒的房間旁邊,每天的溫度都比較高,紙張本來就薄,所以過不了兩天就曬乾了。

    曬乾的紙張需要切割,這個世界可沒有切紙刀,一切都要依靠人工剪裁,不過劉協很快就發現的新辦法。剛曬乾的紙張是三尺長二尺寬,還有毛邊。而漢朝的紙張習慣是二尺長一尺寬,甚至有些地方還用更小的紙張。

    裁剪這些紙張,劉協的辦法就是,用專制的銅板把十張或者跟多的紙張壓在一起,上面這一塊銅板長三尺寬二尺,壓上去後,四邊剛好有半寸的毛邊。用專門打造的極薄極鋒利的刀子,沿著銅板划動,毛邊就被切下來。

    然後需要多大的紙張,就用相同的銅板壓住紙張,用切紙刀切下來,多餘無用的部分,劉協讓工人扔進漂白池,重新漂白,工序簡單快捷。

    第一批紙張出來,已經是紙廠開工幾個月後,不過效果還是令劉協很是滿意,雖然花了不少力氣,但是得到的紙張卻是這個世界使用的蔡倫紙不可比擬的,色澤雪白,紙張緊緻,吸水性強,用於寫字畫畫,不會太浸潤。

    劉協多次嘗試,同上一世用來畫畫的宣紙有很多近似的地方,不足的地方就是每一張的大小還停留在三尺長和二尺寬。劉協也嘗試過製造寬大的紙張,可是增加一尺,紙張的成功率就降低三成,如果做六尺長三尺寬的紙張,幾乎沒有成功的完成一張。

    不過劉協相信,通過自己不斷的改造,早晚有一天會製造出來的。現在只好先這樣小規模的生產著,今後擴大規模的時候,劉協再把搞碎樹木,製作紙漿改成畜力完成,把舀紙這個過程改成機器完成,這樣紙張的質量和產量都會大幅度提高。

    彈性好,吸水性好,而且特別白,在上面寫字清晰,比當時用的竹簡和絹布便宜好寫,成書後便於攜帶,劉協可以想象一旦出現在市場上,會是什麼樣的效果。

    現在市場上的蔡倫紙也是相當貴的,不是一般的貴族根本用不起,劉協的這種紙張可比蔡倫紙質量高出數倍,自然價格也就回高出數倍,關鍵是這麼高的價格,劉協也沒得賣。

    不過劉協可沒有想過銷售出去,這是劉協爭奪天下的秘密武器,可不是現在就洩露出去的。

    有了紙張,劉協打算印刷書籍,把當時的春秋,易經等手抄卷,雕刻在幾塊平整的木板上,製作成模板,然後把墨汁的濃度調好,印在紙張上,最後裝訂成書。

    具體的做法其實很簡單,這個世界刻字的工匠還是有的,劉協只要把模板設計好,用紙張把字按照模板寫好,然後找到專門負責雕刻的工匠,用大小適中的木板,把寫好的紙反貼在木板上,按照紙上的字刻出來就是模板。

    至於墨汁就更簡單了,劉協用這個世界寫毛筆用的墨汁用太陽暴曬,使其濃度增加,然後找木匠或者銅匠做一個比模板稍大的盒子,當然是不漏水的。

    劉協按照盒子的大小,鋪上棉花,棉花上邊包裹幾層棉布,做成棉墊墊在盒子底部,用墨汁浸溼盒子裡面的棉墊,然後把模板在盒子裡面摁一摁,再摁在劉協研究出來的紙上就行。這個方法有點像天朝用印章蓋印。

    劉協打算把熹平石經中春秋易經等修訂本和劉協按照上一世的記憶編制的三十六計印製出來,用來收買士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