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五月 作品

第76章 緋色黎明【晉江獨發】

    也正是那次之後,兩人的關係似乎有了一點微妙的變化,至少是趙西政開始常常叫著她一起去吃飯,有時候也帶著她出去玩——那可不是好學生會去的地方,牌桌,澳門賭.場,三亞盛宴。

    她是不太想去的,可因為寒假才開始,也不太想總窩在酒店裡,於是在他發消息問的時候,她再三猶豫,說好啊,那我去澳門旅遊走走。

    那會網上有一句言論,說是渣男怎麼好呢,渣男嘴甜會哄人,除了人渣別的也沒什麼。

    要說渣男,趙西政甚至可以在“渣男”這個命題上拿到超額分數,渣男的皮相,混吝不羈的性格,跟他溝通很舒適,也永遠不用擔心找不到話題聊。

    她將其稱為——“渣男自有渣男的魅力。”

    於是,索性也將手機上的備註改成了:渣男。

    2014年的時候微信還沒那麼盛行,大多還是電話和短信聯絡。

    那天晚上,趙西政約她來吃夜宵,薛如意總想著:這人不會是□□的吧?

    但其實這樣相處了幾天,這可能性微乎其微。

    趙西政特別愛玩,每天飯局酒局不斷,但其實細看看,每回出現的那些臉孔固定就那麼幾個,叫齊明遠和閆濯,也有一些女人,但大多都是那倆人喊來的。

    趙西政好像也僅僅止步於“愛玩”,彷彿消磨時光。

    是凌晨十二點半了,在某個藏身衚衕裡的私人餐館的包廂裡。

    包間裡的裝潢看著倒像個正經的會客廳,硃紅色的地毯,紅木椅,金絲的靠枕,幾個年輕男人在無所事事地打牌。

    旁邊還坐著幾個女孩,這燕京的大冷天,依然是包臀緊身連衣裙,配著皮草和長靴,她們也坐在沙發上閒聊,聽幾句,讓薛如意有點發笑,好像捏著腔調的洛杉磯女孩,誇張的上揚,拖長的腔調,聊的話題是皮膚保養。

    整個房間裡,也只有薛如意在低頭認真吃飯,侍應生一道道上,小盅碗裡是雞湯蒸的蘆丁雞蛋,上面撒了一點黑松露。

    侍應生每上一道菜,就做一句介紹——也就只有她在聽。

    趙西政沒什麼胃口,回回都是對付幾口,在洗牌的間隙,他抬頭看了一眼,說帶她出來,是下意識隨口一叫,她也不玩不鬧,來了真就認認真真吃飯。

    叫她出來的原因也找不到,大概是在喧鬧結束後,兩人在午夜一起回酒店,樓層一樣,只是他住套間,她住在一個觀景房,在寂靜到落針可聞的走廊裡,她跟他說一句晚安。

    ——總歸讓他覺得,回去的那段路也並不那麼死寂了。

    齊明遠看見了趙西政落在那邊的視線,跟旁邊女孩使了個眼色。

    薛如意正在認真拼著小盅裡的雞湯蒸蛋,一陣茉莉花香水味飄來,一抬頭,一個女孩對她笑,問她會不會打牌?

    薛如意搖搖頭,“大概只會排火車了。”

    “我教你呢?”

    房間裡沒人說話的時候,她壓低聲音都能給聽見。

    趙西政倚靠在椅子上,手搭在椅背,朝她看過來。

    薛如意直來直往,說打牌沒意思,菜還沒上齊,剛才看了菜單,還有一道甜點要嚐嚐。

    也沒要過來的意思,

    齊明遠發牌,趙西政隨手抽了一張塞給別人,起身走過來。

    “還有菜單?”趙西政今晚還沒吃東西。

    “嗯,就在桌上。”

    薛如意放下筷子,菜單是請柬樣式,仿了宋徽宗的行書,提筆撇捺自如。

    趙西政看見這些東西就頭疼,挑挑揀揀也沒看清幾句。

    薛如意就讀給他,“茄汁燒魚,雞汁蒸蘆丁雞蛋佐黑松露……”

    房間裡煙霧繚繞,後面的人繼續打牌了,閆濯講了個笑話,幾人笑起來。

    薛如意手裡拿著菜譜,又繼續說,“這字寫得挺好的,不過宋徽宗還是瘦金出名,翩若驚鴻,天骨遒然,以前人家說,北宋不可沒有宋徽宗,中國古代的藝術不可沒有趙佶。”

    也恰好是在這會,侍應生來上一盅骨湯,正好聽見了薛如意這番話。

    “小姐眼神真好,這菜譜是主廚寫的,我們主廚也是書法協會的。”

    “還會書法呢?”趙西政難得拿起勺子嚐了嚐。

    “嗯,初中的時候我媽送我去學過的,”薛如意回,“可是那會我只想學國畫,書法就學了半年。”

    趙西政偏頭看她,薛如意是挺淡然一姑娘,年紀不大,自有一種安定的感覺。

    明明也就是個二十出頭的小姑娘,在做人這塊真是透明的一張白紙,也沒多少城府,但這樣的淡然和安定感,卻是獨一份的。

    就像在這個場子裡,如果別人都是岌岌可危的帆,她就是慢悠悠飄在江南水上的悠悠竹筏。

    ——他想,那會總忍不住叫著她出來,一定是因為這種無名的安定感。

    趙西政喝了幾杯果酒,散場的時候是凌晨兩點多了,是薛如意困了,說想回去睡覺了,趙西政拎了外套起來。

    齊明遠抽著煙,說,“給你叫個代駕,還是等會直接去交管局撈你?”

    晚上這個點兒,沒人查了,趙西政這人混不吝,膽兒大,以前可不在意這些。

    “會開車麼?”趙西政偏頭看向薛如意。

    “大一暑假考了駕照,但你可別太指望我……”

    “有就成,”趙西政散漫一笑,從口袋裡摸出車鑰匙,回頭跟齊明遠說,“你甭管我了。”

    說著,兩人一塊出去,趙西政將車鑰匙拋過來,薛如意差點沒接住。

    進電梯的時候,她斟酌說,“我可真沒怎麼開過車……我拿了駕照,就沒摸過車子了。”

    “那刺激啊薛小姐,”趙西政靠在電梯牆壁上,唇角挑笑,“命交給你了。”

    “……”

    那眼神沾了酒精,曖昧又勾人,這漫不經心的語調,說這麼一句,詭異的讓人心間悸動一下。

    趙西政很喜歡開那輛法拉利,其實並不是頂配的,他也有很多車,這一輛似乎對他特殊。

    趙西政挺好說話,彷彿緩解她緊張似的,說,“別看他不是頂配,這可是我唯一一輛自己賺來的車。”

    “怎麼說?”薛如意啟動車子,一邊慢吞吞地倒車出庫。

    “我這人沒什麼本事,上學的時候不好好讀書,畢業了做什麼賠什麼,這是我跟著我一特崇拜的人一塊投了個項目,就拿了這點分紅,房子就不圖了,我買了這輛車。”趙西政換了個姿勢,愜意地靠在副駕上,又不免感嘆說,“都這圈子的人,有人什麼都行,有人就躺平當個廢物。”

    這話說的是他跟黎羨南,對比起來,他真是這圈子裡最躺平的一個。

    “那你不能做你想做的?”

    “這話說的簡單。”

    “你想做什麼?”

    “我想想啊,”趙西政閉閉眼,“飛行員——其實我考上了,最後我爸給我攪黃了。”

    “我還以為是你腿上那紋身,”薛如意開車很慢,“飛行員不能有紋身吧?”

    “嗯,有限制,我那紋身,”趙西政閉著眼悶樂,“是我爸給我攪黃那天我去紋的,要不是紋身店老闆拉著,我還不得乾脆紋個通體得了。”

    薛如意不知道怎麼接,索性沒說話。

    “攪黃了也就攪黃了,乾脆斷的徹底一點,省的自己留念想,我紋身這面積,跟飛行員無緣了。”

    趙西政靜默了幾秒,淡聲說了一句。

    薛如意開車是真的很慢,不像他那麼不要命,車子的敞篷被她關了,密閉的空間中,一切都好像慢下來。

    趙西政喜歡擁擠嘈雜的世界,因為會有各種各樣的聲音和畫面充斥著他的所有,分散他的注意力,讓他在各式各樣的繽紛中麻痺。

    他不喜歡安靜。

    這是他唯一一次處在安靜的、密閉的環境中。

    車裡很暗,薛如意雙手扶著方向盤,側顏安靜,她反應慢半拍,過了幾秒才看過來,一雙眼睛無辜茫然。

    “怎麼著?”趙西政還當是那句話讓人家尷尬了。

    “……你車上沒導航,我不認路,前面的路口,直走還是左拐?”薛如意老實回一句。

    趙西政樂了,對她伸出一隻手,“我手機沒電了,你手機拿過來。”

    薛如意騰出一隻手摸出手機遞過去。

    趙西政真不是故意看的,手指誤觸到了右下角的短信,她短信不多,大多都是10086,就他的消息在上面,備註是【渣男】。

    趙西政輕笑,還是找到了百度地圖,輸了個地址,然後傾身把手機固定在原本放gps的位置。

    “……租界那邊?今天不回酒店住了?”薛如意說,“都這點兒了,應該也沒地鐵了吧,我等會打車回酒店。”

    趙西政沒吭聲,窩在車裡閉目養神。

    薛如意也不說話,就半小時的車程,被她開了四十多分鐘。

    這邊有點靠近郊區,附近沒什麼人,都是些老舊的小洋樓,趙西政指揮著她找到一棟,這裡是帶獨立小院的,附近綠化很好,冬天也到處常見青色的灌木。

    “都三點了,還回什麼呢,在這兒住吧,”趙西政拎著外套下來,“我奶奶家。”

    這進度太快了,薛如意驚惶一瞬,“不……這不好吧?”

    “你聽過燕京的老傳說麼?”

    “嗯?”

    “鬼故事啊。”

    “……你別說了。”

    薛如意膽子小,聽見鬼這個字就被嚇得一激靈,周圍漆黑一片,隔著幾米一個老舊的路燈,一團一團的光,這邊本身就不是居民區,幾棟荒掉的別墅一片漆黑,她又腦補到以前在宿舍看的民俗故事,被嚇得不輕。

    趙西政是真的故意嚇唬她,說著就要開頭,“你聽過那個嗎……”

    “別說了。”薛如意催他,“進去啊。”

    趙西政樂得不行,“膽子真小。”

    他在半夜的時候摁門鈴,薛如意還擔心這半夜吵了老人,趙西政說沒事,家裡有個阿姨。

    果不其然,門鈴按了兩次,樓上的燈就亮了。

    燕京冬天冷的,趙西政就穿了件襯衫,他身形瘦高,腳尖捻著一棵草,混不吝的模樣怎麼看怎麼不像好人。

    但說不是好人麼,又好像不是。

    至少對她來說,沒那麼壞,掃過來的眼神兒又總讓她莫名想閃避。

    阿姨是四五十歲了,穿著睡衣來開門,見他就說,“珍妮睡了,你們進來也快休息吧,最近珍妮睡的不太好,小點兒聲。”

    “知道了紅姨。”趙西政彎腰,拎出來兩雙一次性拖鞋。

    紅姨上樓說給他們收拾一下浴房,洗個澡好睡覺。

    臨上去之前,紅姨打著哈欠又說一聲——

    “哦對了,明天家裡來工人,就你那房間還空著,客房怕是不能睡了,地板黴了,要翻修。”

    ——薛如意提拖鞋的動作頓了頓。

    趙西政說成,紅姨你去睡吧。

    薛如意臉頰泛燙,總覺得那話好像並沒有那麼簡單。

    趙西政上樓,跟她說浴室的位置。

    這房子真的挺老的,但也很有異國復古風情,像翻修的民國時期的法國別墅,浴缸都是泡澡木桶,薛如意簡單地洗了洗出來,只是穿衣服的時候,忘記了擱在洗漱臺上的戒指,被衝進了水槽。

    紅姨幫她看了看,說要不就得明天找施工隊了。

    薛如意擺擺手,說沒關係,是從飾品店隨便買的,也不值錢。

    趙西政房間門沒關,她換了身睡衣出來,看見他就那麼仰躺在床上,長腿微曲,身上還是襯衫。

    聽見她出來的動靜,他從床上支起身子,略長的頭髮有點亂,是他天生就這樣散漫的眼神,還是因為後知後覺的酒意微醺?

    薛如意身上的睡衣是那位紅姨準備的,棉麻的長袖長褲,還帶著洗衣粉的味道。

    她拿著枕頭過去,抿唇說,“……你去旁邊點,湊合一夜吧。”

    “薛如意。”

    趙西政沒動,手就那麼撐在床上。

    薛如意手裡拿著枕頭。

    怎麼說呢。

    是這房子很曖昧——曖昧到讓她想起色.戒的電影,牆壁上造型復古的燈,落下一小圈兒暖色的光。

    拱形的窗,有彩繪玻璃,於是折下一層闇昧。

    房間是不大的,木質的床,四角有雕花的床柱,牆上還攏著法式床幔,那或許應該是夏天的蚊帳還沒拆。

    趙西政姿態散漫,一張混血的臉格外的深邃,是偏東方,骨相深刻,線條優越,有種自由且難以挪開視線的性感。

    “我可不是什麼好人,”趙西政看著她,目光有種直白的侵略性,他彎彎唇,彷彿品味著,說,“就你們小姑娘說的——渣男。”

    “……”

    趙西政終於站起來,襯衫的領口微敞,脖頸性感,喉結微滾,他比她高很多,居高臨下地看著她。

    房間的房門是關著的,暖氣很足,那點熱意讓味覺變的敏感,他身上的酒味和香水味彌散,莫名讓她臉頰發熱,手裡抱著一隻枕頭,連指尖都僵硬起來。

    趙西政說著,右手拎著外套,在她面前微微彎腰,與她視線齊平對視。

    這短短的兩秒,薛如意不敢看他,視線低垂下來,喜只是餘光察覺到趙西政彎唇淡笑,而後直起身子,手揉了一把她的頭髮。

    “睡吧,我去睡沙發。”

    似乎只是一句陳述,說完他真就拎著外套出去了。

    薛如意站在床邊,心臟莫名跳的很快。

    她再三猶豫,拉開房門躡手躡腳出去,站在欄杆邊往下看。

    趙西政就那麼躺在沙發上,身上蓋著他的外套。

    薛如意回房拉開櫃子,拿了一床薄毯放輕腳步下去,趙西政雙手枕在腦後,闔著眼睛,面容有些倦意。

    薛如意輕輕把毯子蓋上,趙西政慢慢睜開眼。

    兩人視線四目相對,趙西政感覺自己的心臟在跳,那有一種衝動——

    她彎著腰,長髮垂在肩膀兩側,柔軟烏黑的發,帶著一點花香的味道,拎著薄毯的手腕纖細白皙。

    如果他想,這會應該可以順其自然發生點什麼,成年人的世界,總是沒有那樣單純。

    但是沒有,趙西政深吸了口氣,將那點心思壓回去,懶洋洋的跟她說了一句,“謝了啊,薛小姐。”

    “沒關係。”

    她低聲說了一句,然後空手上樓回去。

    趙西政躺在沙發上,看著薛如意上樓的背影。

    那感覺來的是挺莫名其妙的,彷彿人與人之間某種磁場,吸引靠近,趙西政是混,但也沒混到那地步。

    他這輩子沒那麼多愛可以講,也沒那麼膽大妄為。

    那會黎羨南跟葉緋在一起,趙西政也不是沒去問過,黎羨南態度挺堅定的,但他也的確有那資本——萬一跟家裡鬧翻天了,黎羨南是有本事的。

    可他什麼都沒有,也沒本事跟家裡鬧翻,也沒本事養活自己,也沒膽子脫離自己現在這生活。

    ——種種事蹟都給了他教訓。

    趙西湄跟他吵架的時候,都叫他懦夫,趙西政往往回一句,你了不起,你本事行不行?

    圖什麼呢,那會趙西湄剛跟韓譯在一起的時候,被家裡知道後鬧起來了,趙西湄可是被趙家嬌慣著長大的,火爆脾氣上來直接收拾了東西,半夜翻牆跑了。

    趙家急了好幾天,最後趙西政先找到的人。

    那可太狼狽了,趙西湄那麼嬌慣的一個人,賴在韓譯那裡。

    那會韓譯本來應該是住在學校宿舍的,結果搬出來了,後來才知道,是因為趙西湄離家出走,身上一分錢沒有,韓譯好歹是清華的學生,能力在的,大學就做了點兼職攢了點錢,租了一個地下室,兩人窩在那裡,韓譯睡沙發,唯一一張床讓給了趙西湄。

    不過那時趙西湄是真的挺開心的,她底子在的,完全沒有落魄公主的模樣,見了他,反而跟他說,“我也是能養活自己了,我稿子過啦,我能賺稿費!”

    圖書出版結算週期很長的,其實順利也得一年多才能拿到錢,只是那會命運好像真就這麼機緣巧合,說好說壞,都沒法在當時做出評判。

    趙西湄剛出版那年也是真的年紀小,高興是純屬因為自己能靠寫東西賺錢,還是跟當時的知名公司,彷彿脫離趙家也照樣能過上自己想要的生活——也是後來才發現,那是她事業上的第一個大火坑。

    趙西政挺費解的,說,“別管你那光明不光明的未來,就看你現在,住在這地兒,吃的什麼?麵包,泡麵?還真有情飲水飽啊?”

    “我喜歡他!”趙西湄說,“怎麼就不行了?再說了,韓譯又不是普通人,他可是清華的高材生,以後有的是光明的未來。”

    那天趙西政躺在沙發上,翻來覆去地回想了很多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