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鹿 作品

第 4 節 白米飯

    19



    白月光的豪門夢碎了。



    涉案金額 48 萬,除了張迪的 20 萬和她的 15 萬,還有她的前男友借給她的 5 萬,以及張迪兄弟們湊出來的 8 萬。



    張迪在警察局就動手打了白月光,還是警察攔著,才沒下狠手。



    白月光和錢,當然還是錢重要一點。



    張迪的兄弟們當天傍晚就跑來找我,一個個當著我的面兒,把張迪和白月光痛罵了一番,然後問我,以後理財的事情怎麼辦?



    我回答說:「專業的事交給專業的人,買基金吧,年後通常有個開門紅。」



    那群人喜滋滋買基金去了。



    20



    錢真的重要。



    離婚那天,張迪不顧顏面,捧著玫瑰在政務大廳門口單膝下跪,求複合。



    「勝男,我當初是被迷惑的!我真正愛的人是你!我們重新開始好不好?」



    「我知道錯了!你給我個機會,我用一輩子補償你!」



    我斷然拒絕後,他起身,開始談錢。



    「李勝男,當初聘禮,我家給了你家 3 萬,你得退給我!」



    「抱歉,不退。」我雙手插兜裡,「你可以打官司,你出軌在先,而且我有充足的證據,證明你是騙婚。」



    張迪咬牙,之後填離婚協議書,涉及財產分割時,他居然提出房子有他的一份,畢竟婚後有一點時間在共同月供。



    我冷笑,唰唰唰在紙上寫,然後簽上大名。



    「我還是那句話,你可以打官司,但我提醒你,你勝訴的可能性是 0,訴訟費也是錢。」



    張迪無奈簽上名字,婚算是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