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十六劉阿婆 作品

第144章 一刀!

    馮志榮的聲音鏗鏘,也令我心頭震驚。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這些人,竟然不是他弄來威脅劉文三的!

    而是因為劉文三的話?來守住陽江碼頭?

    下午的時候,我是說過自己的擔憂,鐵牛不解決的話,再死人怎麼辦?

    劉文三說了他去解決!

    馮志榮這番話也極有道理,劉文三讓老郭去通知漁民和商人下船。

    老郭區區一個撈屍隊的隊長,有什麼本事讓大家放下飯碗去聽話?

    怪不得這些漁民和生意人都會來河鮮排檔,分明就是來者不善啊!

    也就在此時,那些人的臉色都忽然蒼白垮了下來。

    分明是因為馮志榮的說話。

    陽江邊上的土皇帝都開口了,誰還敢下江?!

    更令我驚愕的是,馮志榮最後那句話。

    “我知道你最想要什麼,我要你用我兒子的屍體來換!”

    這些東西,是誰的?

    是上一代陽江撈屍人的麼?

    劉文三年紀不大,和我爸相仿,我的確也沒聽他說過,關於撈屍人的更多事情。

    除了我能看見的,就沒有別的了。

    我思緒只是轉念之間,劉文三就忽然抬手,拿起來了卜刀。

    他直接將卜刀掛在了腰間,鈴鐺,黑漆漆的幾根木釘子收進兜裡。

    那一把快斷的繩子,也被他收了起來。

    接著劉文三又端著托盤進了河鮮排檔裡頭。

    再出來的時候,他已經換了一身裝束了。

    這一身青麻小褂,要陳舊很多,其上也透著一股莫名的涼意。

    配合著劉文三的那光頭,以及泛黃的眼珠子,我感覺不像是看到一個活人。

    反倒是一個剛從水裡頭爬出來的屍體

    “十六,跟文三叔去江邊。”劉文三衝著我喊了一聲。

    我趕緊點了點頭,跟上他往江邊走去。

    於我們身後,何採兒也焦急的跟了出來,至於馮志榮一行人也跟上了我們。

    不多時,就回到了江堤大壩之前。

    我跟著劉文三一起上了撈屍船。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忽然劉文三說了句:“十六,今兒文三叔讓你一起下水,敢下去看看麼?說不定看了那些屍體,和水下的東西,你就知道怎麼找解決的法子了。”

    這一句話,讓我心頭也一震。

    盯著江面,我吞嚥了一口唾沫,眼皮也狂跳了幾分。

    說真的,我很好奇,江下浮屍代表著什麼,鐵牛又到底是一個什麼模樣。

    宅經我七七八八都看的差不多。

    我也沒有將這本書融會貫通的本事,或許看到類似的場景,就能夠像是內陽山那樣,能說出來局勢,找得到宅經上的答案!

    我相信,爺爺肯定是留下了解決之法的!

    就算是真的沒有直接的方子,我也能通過熟讀宅經,想辦法去解決。

    重重的點了點頭,我說了個好字。

    劉文三忽然咧嘴笑了笑,他指著船板後邊兒的位置,說道:“去換上你文三叔那套小褂,蠱玉掛在脖子上,把你的書什麼都放好,不要沾水弄壞了。”

    “膽子大點兒,別怕,蠱玉是撈屍人的寶貝,帶著它,甭管下頭的屍體有多兇,你都死不了。”

    說話之間,劉文三已經開始開船。

    何採兒在碼頭前頭張望著,分明眼中都是擔心。

    馮志榮揹負著雙手,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至於那些跟來的漁民,生意人,我就覺得他們肯定沒念我和劉文三的好,指不定希望我們怎樣。

    撈屍船往前開了一段距離,我才去後面換上了衣服,三本書我小心翼翼的放在箱子裡頭。

    我也帶上了其他的東西。

    榔頭,鐵釘,還有當時對付過馬寶忠的那把鋼刷,也別在了腰間。

    除此之外,我還覺得不夠。

    當時接陰過我的那柄匕首,也學著劉文三那樣,咬在了嘴巴上。

    劉文三反倒是笑了,說:“十六,你別慌過頭了,你帶身上這些傢伙事兒說不定有用,你咬在嘴上,別說下水,換氣都換不了,文三叔再給你一個好寶貝。”

    說話間,劉文三就在發動機旁邊拉起來一塊木板。

    明顯那裡是撈屍船的船艙。

    劉文三竟然摸出來一個胳膊長短的氧氣瓶,還有一個簡易的潛水面具。

    我臉上有了喜色!

    剛才我還真在考慮,我下水能憋多久,可別沒見到鐵牛和浮屍,就得上來換氣。

    上一次在水下救陳瞎子,我是抱著拼了命的打算,最後也沒撐住幾分鐘。

    氧氣瓶綁在背上,帶上了面具,蠱玉掛在胸口,再加上腰間的幾樣傢伙事兒,我心裡面鎮定了不少。

    不知不覺間,我們已經到了江的中心。

    月光就如同一個沒有瞳孔的大眼珠子,直勾勾的瞪著我和劉文三。

    明明江上有風,江面卻安靜的像是一面鏡子似的。

    隱隱約約,我已經看到了前方不遠處的水下,有一個鐵牛的陰影

    說真的,它給了我一種莫名的壓迫力。

    當時我眼睜睜的看著它拽開了內陽山下的閘門。

    如此龐大的鐵牛,若是它再衝撞一次!

    我和劉文三怕會像是紙片一樣被撞穿!

    隨即我就用力的晃了晃腦袋,極力不再去胡思亂想。

    它拽開閘門是因為我燒斷了木頭,就算水裡頭它憑藉著凶煞的浮屍沒有沉下,它又怎麼可能去撞我和劉文三?

    “十六,別發呆,下水了!”

    劉文三喊了我一聲。

    我一個激靈回過神來。

    劉文三走至了船邊,直接就跳了下去,我也跟著他,一個猛子扎進了江水中。

    一瞬間那刺骨的冰寒,幾乎讓我渾身僵硬。

    用力的擺動了兩下手腳,總算好了一點兒。

    水下的能見度沒有我想象的那麼低,劉文三已經往下潛了幾米,他回過頭對我做了一個手勢。

    我也跟著他往下潛。

    約莫游出去十幾米深後。

    我看到了令我渾身的汗毛都乍立起來的一幕

    在我們斜著上方,再高一點兒水位處,有一個龐大的陰影!

    那是一頭滿是斑駁鏽跡的鐵牛。

    死寂冰冷的氣息,從其上滲透而出。

    除此之外,在鐵牛的下方,的確密密麻麻摞起來了屍體!

    那些屍體很詭異,一層又一層的頂在一起,最上面的也有十幾具,緊貼著鐵牛下盤。

    蒼白木訥的臉,透著一股生鏽了似的鐵青。

    尤其是這些屍體都沒怎麼腐爛,那種滲人的感覺無法用言語形容。

    並且,果然和馮屈說的一樣!

    他們都穿著軍大衣,剃著短髮。

    無一例外,這些都是男屍!

    並且他們都是仰面朝上頂著鐵牛!

    大概這樣的屍體,摞起來有十幾層

    還真的有百來具

    尤其是,我感覺這水下還有一些陰影在接近

    忽然,我看見劉文三的臉色變化了一下,格外的難堪,就像是在咒罵似的表情。

    順著他的目光,我看到摞在最下面的浮屍,似乎是在動似的!

    當然,那不是真的動,而是有其他飄來的浮屍也摞了下去。

    其中有一具明顯剛死不久,膚色都還算是正常的年輕男人,被擠在倒數第三層

    這就是馮志榮的兒子?

    他死的時候明顯很痛苦,臉色格外猙獰,一雙眼珠子瞪得都快凸出來了!

    劉文三擺動身體,朝著那邊接近了過去!

    我腦子裡面忽然冒出一個念頭,馮志榮兒子下頭的屍體,都沒有那些軍大衣了,分明是陽江裡頭的沉屍也被吸引過來了。

    這想要弄出來,恐怕不容易。

    很快,我也跟著劉文三到了馮志榮兒子面前。

    他拉出來繩子,去綁住了屍體的脖子,然後對我打了個手勢,示意我拉著繩子上船!

    與此同時,他則是去推開其他的屍體。

    有一具屍體撞到了我的身體上,讓我就像是被鐵疙瘩撞一下似的,疼的都快痙攣了。

    也就在這時,我忽然感覺身後一涼

    似乎又有什麼東西從我後面撞了過來!

    劉文三這會兒在專心推屍體,也明顯沒注意我

    正當我慌的不知道怎麼辦,準備趕緊回頭的時候,忽然,劉文三抬起頭來。

    他一下子抽出來了腰間的卜刀,朝著我腦袋的位置就戳了過來!

    我臉色大變!

    劉文三那副模樣簡直太嚇人了,發白的皮膚,黃色的眼珠子,尤其是那身衣服,也活脫脫像是個水裡頭的鬼!

    被他戳中的話,我腦袋就直接來個對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