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十六劉阿婆 作品

第236章 方盤

    我心頭盡是寒意,本以為水屍鬼那幾十個已經很多,可現在才知道,我想的太簡單。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周圍匍匐著的,起碼有近百水屍鬼,其中那三個灰白毛髮的,絲毫不比劉文三捅死的那一個差。

    甚至我感覺,它們的顏色更淺,也就代表活的年頭更長……

    要是這些水屍鬼一擁而上,單憑劉文三肯定對付不了。

    其他的馮家人,估計也沒多大本事。

    不過不知道為什麼,它們並沒有上前攻擊我們。

    我速度快了很多,這會兒馮保他們也做完了自己手頭的事情,並且看出來了我的動作,也去擺正其他亂了的鐵鏈和水屍鬼鎮物。

    明顯,他們的動作也急促起來,分明是劉文三的神色和動作也讓他們有所察覺。

    我身上的冷汗一直分泌,和江水混雜在一起,更是讓身體發涼。

    終於將所有的鎮物都擺好,那些水屍鬼也沒有動手。

    劉文三打了一個手勢,示意我往上游,其他的馮家人也護著我往上。址。

    至於劉文三,則是在最後面斷後。

    往上游了大概一小半的距離,我下意識的回頭望了一眼。

    此刻燈光不對著江底,再加上距離變長了,能見度已經變得格外低。

    可我依舊大致看見了,那些水屍鬼非但沒有追我們,反倒是全部都到了鎮物所在的位置。

    我本來還擔心是它們弄亂了鎮物,還停頓了幾秒鐘。

    最後看仔細了,它們竟然是在挖沙掩埋鎮物,或者好幾個水屍鬼一起往下懟。

    心中頓時大定,加快了動作上岸!

    幾分鐘後,浮出水面,回到了撈屍船上。

    暖陽照射在身上,瞬間就驅散了不少的寒意。百度,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其餘人也大口大口的喘息,不停的甩幹身上的江水。

    忽而,馮保驚愕的喊了一句:“羅先生!你看著江水……是不是沒那麼渾了?”我下意識的低頭看了一眼。

    果然,江水正在逐漸變得清澈起來。

    只不過速度很緩慢,也時而又變得渾濁。

    我抬頭遠眺了陽江上方,雖然我看不到懸河,但是依稀有了一個猜測。

    大勢不可擋,懸河的洪災是必定會發,陽江必定會被波及,此刻陽江的透地六十龍風水鎮局被修復,則會讓陽江有承受這洪水的能力。

    或許很多東西說來太玄,可古往今來,玄之又玄的東西也太多。

    前人遺留的精粹瑰寶,必定有其存在的定義。

    甚至我也還有一個猜測,水屍鬼估計也有大難臨頭的感知,陽江也是它們要生存的地方,恐怕它們也不願意江破,才沒有來阻攔我和劉文三,即便劉文三和它們恩怨不淺!

    思索之間,撈屍船已然回到了江堤旁邊。

    何採兒接我們下了船,她臉上喜色混雜著擔憂,問我身體狀況怎麼樣。

    我笑呵呵的說了句沒事,劉文三也很豪氣的說,讓她放心,我可是他劉文三的乾兒子,禁得住造。

    與此同時,馮志榮也上前問我們具體情況。

    同時告訴我,是江邊最遠的兩處碼頭塌了。

    我告訴馮志榮不要太擔心了,一切應該在我的把控之中。

    接著,我望向了祠堂的位置,心頭已經有了計較。

    這祠堂,也需要一個鎮物。

    萬家做家,供奉千屍,屍的確可以化怨氣,但屍畢竟是屍。

    為了確保萬一,我得用這鎮物佈置一個風水鎮局,去呼應江下的透地六十龍!

    這樣一來,風水成雙局,再配合陽江大壩本身的風水局,這洪水絕對不會成什麼隱患!

    唯獨要警惕的,就是在出事之前,讓千屍上岸,讓這鐵牛永遠沉在江底了!

    “馮家主,這祠堂最快還要幾天才能修好?”我神色鄭重了不少。

    “漁民基本上也都來幫忙了,速度可以快很多,不過還需要晾乾才能用,最快也需要七天。”馮志榮沉凝之後,給了我答覆。

    “三天內我就要能用,不需要多好,只要能上去人,放進去屍體就可以,其餘的外在可以等一切事情落定之後再去做。”我沉聲說道。

    雖然現在看起來還沒問題,但是多一天,就多幾分隱患,七天太久了。

    馮志榮眉頭緊皺,他停頓了幾秒鐘,重重的點了點頭:“行,羅先生我去想辦法,三天之後就讓你看到祠堂。”

    接著我也看向了劉文三,詢問他撈屍人能不能就在明天全部趕來,不能到了日子在臨時撈屍,他們畢竟也需要一些對策,下江看情況。

    劉文三點頭,說這事兒也簡單,馮家的錢到位,那些撈屍人今晚上就能到。

    安排完了這兩件事,我拆下來了揹著的氧氣瓶,套上了衣服。

    摸出來定羅盤,一邊看著指針旋轉,一邊朝著祠堂的位置走去。

    劉文三他們則是跟在我的身後,也沒人說話,都沒敢打斷我的動作。

    走至祠堂之外,低頭看著指針,然後我便開始繞圈。

    一圈之後,又朝著外測走出幾米,重複繞圈的動作。

    三圈之後,其餘人都停下來在路邊看著我,我遊走了大概三圈左右,最後停在了祠堂西側,斜對著江堤大壩的一個方位。

    羅盤在此處形成了側針。

    針頭靜止,卻沒有到中線的位置。

    這裡的地氣和風水位,適合我想要修築的鎮物!

    我招手,頓時劉文三和馮志榮也來到了我的身邊。

    我鄭重的讓馮志榮記下這個位置,我讓人開始挖地基,準備建造一座小塔,塔不用太高,有個幾米即可,我會回馮家之後,選定一些鎮物,刻字佈局,埋在地基之下。

    馮志榮點頭稱是。

    我這會兒也滿頭大汗,更感覺腹中空空,還咕嚕咕嚕叫了兩聲。

    何採兒也問我還有沒有其他事情,我回答說暫時沒了,她才說那讓我們去前面的碼頭排檔,她已經打過電話讓廚子做飯了。

    這一次我也沒拒絕了,一行人上了車,朝著河鮮排檔趕去。

    剛到地方坐下,我手機卻嗡嗡震動起來。

    摸出來一看,是一條微信消息,發過來的人,赫然是那個有八卦頭像的。

    裡頭還有我和他的聊天記錄,上一條是我發出去的疑問表情包。

    他新發給我的一條,是一張照片。

    這是一個銅製的方盤子,其上也有不少刻度,看上去頗有幾分深邃玄妙。

    緊跟著,他又給我發了一條消息。

    “沒想到你還會陰術,造詣不低,命也挺硬。”

    “夜裡打了那麼多次定羅盤,都沒有被剋死,我還以為會拿不到那一卦。”

    “這方盤是當年張九卦給我的東西,也是你手中定羅盤的一部分,想要的話,來這裡找我。”

    緊跟著,他又發給了我一個地址!

    我面色微變了一下,問他是什麼意思?

    結果他又不說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