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紅了 作品

第378章 劍開天門,欲入江湖

    ……

    庭院裡,滴酒成劍,梨花滿天。

    二者相撞。

    霎時間,漫天劍氣崩裂炸開。

    時間彷彿在這一刻停滯。

    小山楂和小雀兒抱著懷裡的小虎夔,看著一片片梨花將漫天劍氣一一包裹,然後劍氣消融。

    小山楂的神情倒是沒什麼變化。

    小雀兒就比小山楂要震驚多了,看著那滿天花雨,小雀兒忍不住張著嘴,一時無言。

    地上臥伏的虎夔小草,眼珠子滴溜溜的打著轉,眼中只剩下那滿天梨花。

    片刻後,劍氣消散,一片又一片的梨花落滿了庭院。

    天地間,一切歸於寂靜。

    李淳罡看著滿天梨花,抬起胳膊伸出手去,一片梨花落在他的手心裡。

    只見那梨花上紋路清晰可見,未曾有半點損壞。

    李淳罡一翻手,梨花落地。

    隨即,李淳罡起身,朝著葉千秋稍稍欠身,然後說道:“多謝葉真人的酒,老頭子不勝酒力,先行告退。”

    說完,李淳罡便轉身出門而去。

    待出了院門,走了沒幾步,李淳罡停步,又轉頭往回看了一眼,看著那不算高的閣樓,輕嘆一句。

    “這樓真他孃的高。”

    ……

    別院裡。

    徐鳳年驅散了眾人,正在單獨和自己的姑姑趙玉臺聊天。

    三年不見,徐鳳年早已不是當初那個初入江湖,什麼都不懂的世子。

    如今,他已經加冠,體內還多了大黃庭,徐驍老了,北涼的未來,得由他來撐。

    父親徐驍派姑姑趙玉臺駐紮青城山的目的,他早已知曉。

    此次來青城山,一來是為了訪故人,二來是為了老黃,向葉真人討要那雲中劍歌的後半篇,三來嘛,就是為了再仔細看看這青城山。

    這一次,他入青城山,做了細緻的地理繪製,也是為了來日,做不時之需。

    姑侄倆三年未見,有很多話要說。

    在旁人面前兇悍的趙玉臺,在徐鳳年面前卻是溫柔的很。

    自稱奴婢的趙玉臺始終握著徐鳳年的手,慈祥微笑道:“殿下很像小姐,長得像,做事也像。”

    徐鳳年聽趙玉臺提到了母親吳素,微微搖了搖頭,他不想在這個話題上多言,而是轉口問道。

    “姑姑,吳六鼎是劍冢的這一輩劍冠?”

    趙玉臺平淡點頭,並無異樣。

    徐鳳年下意識握緊趙玉臺的手,陰沉笑道:“那我有機會一定要會一會吳家劍冢的扛鼎翹楚,看他劍法到底配不配得上劍冠名號。”

    趙玉臺笑道:“殿下,你這些扈從中,要數那斷臂老者最高深,是哪一位劍道老前輩?”

    徐鳳年輕聲道:“被徐驍鎮壓在聽潮亭下很多年的李淳罡,老一輩劍神,木馬牛斷了,我知道是他敗給王仙芝,卻不知怎麼還斷了一臂。”

    趙玉臺微微一笑,道:“原來是李老劍神啊,怪不得。”

    “小時候教小姐與奴婢習劍的老祖宗,便曾慘敗給李淳罡,斷劍不說,還毀了劍心,致使一生都無望陸地劍仙境界。”

    “這一百年來,李淳罡勝了一位劍魁,拿走一柄木馬牛,後來鄧太阿也勝了,卻不屑在劍山上挑劍,吳家劍冢的顏面一掃而空。”

    “劍冠吳六鼎最後肯定是要與當代劍神鄧太阿一戰的,按照幾封密信推斷,吳六鼎目前是初入指玄境,離天象境界還有一段距離,只是吳家每一代最出類拔萃的劍士,從來不是按部就班層層晉升,都是千日止步,再來一個一日千里。”

    “天底下劍士都不如吳家人如此功底紮實。”

    “小姐當年便是如此,一劍在手,出冢前只是世俗一品,與上任劍魁立下生死戰,卻一舉跳過了金剛指玄兩大境界,直達天象。”

    徐鳳年喃喃道:“姑姑,我就笨多了。”

    趙玉臺輕柔搖頭道:“一般而言,三十歲進不了金剛境,一輩子都到不了指玄了,可劍十黃三十歲才剛剛不做那鍛劍的鐵匠,誰敢說他不是高手了?”

    “殿下,你有秘笈無數可供瀏覽,奴婢有個建議,可以考慮做那先手五十窮極機巧的天下無雙,不必學如葉真人那般的高人一樣彈指間破敵,更無須像曹官子那般越戰至後頭越善戰的官子第一,收官無敵。”

    “殿下記憶力無人可及,飽覽群書不是難事,只需從千百本秘笈中每本揀選出最精髓的一招兩式,如殿下這一身大黃庭修為一同逐漸化為己用,將先人精華雜糅融匯於一身,再去與人對敵,五十先手,招招如羚羊掛角不著痕跡,定能出人意料,防不勝防。”

    徐鳳年愣了一下,喃喃道:“似乎可行啊。”

    趙玉臺笑而不語。

    這時,徐鳳年又問道:“對了,姑姑,提起老黃,就不得不問一問葉真人什麼時候才肯見我。”

    趙玉臺略顯苦澀的搖頭,道:“天下人都以為能在劍道之上獨樹一幟,而又有大造化大境界的人物,一百年來不過也就李老劍神和鄧太阿兩人而已。”

    “可是,他們恐怕不知,在這青羊宮裡住著的葉真人絕對是一位比巔峰期的李老劍神還要厲害三分的人物。”

    “劍九黃因為看了葉真人半篇雲中劍歌成了劍十黃。”

    “奴婢也因為看了葉真人半篇雲中劍歌半隻腳踏入了天象。”

    “殿下問奴婢什麼時候能見葉真人,奴婢哪裡能知曉。”

    “葉真人行事素來高深莫測,常人難以揣摩。”

    “不過,他當年既然肯指點劍九黃,那這趟殿下上山,也定會見一見殿下的。”

    徐鳳年聞言,道:“老黃現在成了活死人,在聽潮亭裡躺著一動不動,若非怕他車馬勞頓,喪了性命,我這趟出來,定然得帶上他不可。”

    “若是這趟青城山之行,不能給老黃討要下那後半篇雲中劍歌,就有些遺憾了。”

    這時,卻見趙玉臺拿出了一格紅漆劍匣。

    徐鳳年疑惑道:“姑姑,這是?”

    趙玉臺指著那紅漆劍匣道:“女婢在山上守墓十數年,就等這一天。”

    “上次殿下來時,尚未加冠,奴婢尚且不好開口,但如今,殿下今非昔比,已經能帶走這把大涼龍雀。”

    徐鳳年微微一驚:“大涼龍雀?”

    趙玉臺微微頷首。

    這是當年小姐吳素的佩劍。

    “奴婢守著大涼龍雀,總是不甘心。”

    “殿下如今雖然學的是刀,但總有一日,會使劍的。”

    “殿下離去時,就將小姐這把當年讓天下英雄低頭的佩劍帶走吧。”

    “在這兒,埋沒了大涼龍雀。”

    “小姐對奴婢說過,以後殿下若是遇上了恰巧習劍的好女人,就當是一件聘禮。可惜小姐無法親手交到殿下手裡了。”

    徐鳳年聞言,微微一怔,輕聲道:“好,我帶走大涼龍雀。”

    “姑姑,可鳳年不敢保證能遇到如孃親一般的女子,指不定一輩子都送不出去。”

    趙玉臺聞言,笑了笑,她伸手摸了摸世子殿下的下巴,當年那粉雕玉琢的小少爺,都有扎手的鬍渣了,她的神情是發自肺腑的和藹,哪裡有半點面對旁人事的桀驁粗野。

    她怔怔看著徐鳳年,就像看著至親的晚輩,孩子總算長大了,出息了,長輩自然滿眼都是自豪和欣慰。

    趙玉臺緩緩道:“無情人看似無情,反而最至情。哪家女子能被殿下喜歡相中,就是天大的福氣。這點殿下與大將軍一模一樣,女婢只希望殿下早些遇到那個她,早些成家立業,相濡以沫,莫要去相忘於江湖廟堂。”

    “小姐說武道天道最後不過都是一個情字,人若無情,何來大道可言,逃不過竹籃打水撈月,因此道門才有一人得道雞犬升天的說法,而佛門許多菩薩發宏願,也是悲天憫人。”

    “便是如同葉真人那般高人,入主青羊宮之後,第一時間也是先讓那些和他朝夕相處的草寇們入了青羊。”

    “這幾年來,我總能聽到葉真人撫琴吹簫鳴曲,那琴曲之中所透露出的大多數都是有情道中的至理。”

    “每逢聽葉真人撫琴奏樂,我便總是能想起小姐。”

    徐鳳年聞言,道:“不知道我有沒有機會聽一聽葉真人的琴曲。”

    就在這時。

    只聽得院外傳來了老劍神李淳罡的聲音。

    “想聽就去聽啊,老頭子我剛剛去聽了兩曲,的確是曲中妙音。”

    徐鳳年抬眼看去,只見李淳罡慢悠悠的走了進來,神情似乎和出去的時候不太一樣。

    趙玉臺看到李淳罡進來,起身朝著李淳罡行了一禮,道:“先前不知李老劍神在此,多有失禮之處,還望老劍神包涵。”

    李淳罡大咧咧的坐在院子裡的石墩子上,道:“我記得你,當年跟在吳素身邊的劍侍嘛。”

    趙玉臺道:“難為老劍神還記得。”

    李淳罡呵呵一笑,沒多言。

    這時,徐鳳年朝著李淳罡問道:“老頭子,你剛剛說啥?”

    “你說你去聽葉真人彈琴了?”

    “你見到葉真人了?”

    李淳罡聳了聳肩,道:“是啊,不僅見了人,還聽了曲,喝了酒,耍了劍。”

    徐鳳年和趙玉臺一聽,皆是一怔。

    徐鳳年道:“你和葉真人動手了?”

    李淳罡抱著腳,扣著腳上的泥,不以為意的說道:“是啊,就用那天破了那符將水甲人的一劍和葉真人切磋了一下。”

    徐鳳年瞪大了兩隻眼睛。

    他不是在責怪李淳罡,而是在後悔沒看到二人交手的那一幕。

    趙玉臺也是同樣的心情。

    李淳罡是上一代劍神,雖然境界跌落,不復往日神采,但劍神就是劍神,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其劍道造詣,世上罕有。

    不然,大將軍也不會讓李淳罡跟著世子殿下走這一遭。

    而葉真人的劍道造詣,她初窺一角,便已經驚為天人,這二人的交手,哪怕是淺嘗輒止,也定然是這世上最精彩的對決之一。

    沒有親眼所見,的確是人生一大憾事。

    “誰贏了?”

    徐鳳年好奇的問道。

    李淳罡在一旁嘆道:“切磋而已,哪裡有什麼輸贏,不過,葉真人的那座樓的確很高。”

    徐鳳年不解,這怎麼突然又說到葉真人的樓上邊了。

    趙玉臺卻是知道,葉掌教所住的閣樓和她所住的閣樓差不多,根本算不得高。

    李老劍神這是在說葉真人的劍道造詣很高呢。

    趙玉臺下意識的就問了一句。

    “有多高?”

    李淳罡抬著胳膊,指了指天,道:“大概有那麼高。”

    趙玉臺聞言,抬頭看天,雙眼略有失神,喃喃道:“劍可開天門?”

    ……

    夜裡,葉千秋招來了吳靈素。

    吳靈素以為葉千秋只是和往常一樣,吩咐他辦事。

    所以,便恭恭敬敬的等候葉千秋的吩咐。

    葉千秋見吳靈素這模樣,也不以為意,只是淡淡說道:“靈素啊,你上了青城山多久了?”

    吳靈素不知道葉千秋為什麼突然這麼問,但還是老實回答道:“掌教,弟子在這青城山也呆了二十多年了。”

    葉千秋點了點頭,道:“有沒有想過回龍虎山看看?”

    吳靈素聽到葉千秋這話,身形突然一震,本來低著的頭抬了起來。

    他那雙渾濁的雙眼之中,露出了少見的神采。

    “掌教,您是要下山了嗎?”

    吳靈素是個聰明人,他能在龍虎、武當兩大道統共掌天下道門的江湖中,在青城山立起神霄派的這塊牌子,而且還混的如魚得水。

    絕對是個善於經營,頭腦聰明的人物。

    幾年前,葉千秋入主青羊宮,曾經說過,終有一日,要讓神霄派發揚光大,成為不弱於武當、龍虎的大道統。

    吳靈素可是一直記著這話呢。

    當年,葉千秋不讓吳靈素對外宣稱他的存在,說時機尚未成熟。

    如今,葉千秋突然問他想不想回龍虎山。

    吳靈素稍微一思索,便已經明白。

    這是掌教打算入江湖,踏龍虎,以龍虎山為跳板,給神霄派揚名了。

    葉千秋微微頷首,負手道:“沒錯,我的確打算下山一趟,這次下山,我打算讓你跟我一起去,你可願意?”

    吳靈素聞言,面色大喜,當即躬身道:“弟子願意。”

    葉千秋知道吳靈素是聰明人,屬於一點就透的那種人精。

    知道吳靈素明白了他的意思,葉千秋便立馬吩咐道:“你去準備一下,此次下山,無須大張旗鼓。”

    “你安頓好宮中事務。”

    吳靈素一聽,便已經瞭然,然後恭敬退去。

    吳靈素一走,葉千秋就打算去見一見徐鳳年。

    神霄派想要發展起來,除了要靠自身的實力,還要靠周邊勢力的支持。

    他一個人,天下之大,自然是什麼地方都能去。

    但想要發展一個道統,不能單單隻憑他一個人。

    青羊宮若想壯大,便繞不過人屠徐驍身後的北涼三十萬鐵騎。

    這也是一開始,葉千秋就不反對趙玉臺留在青羊宮的原因。

    無論是指點劍九黃,還是指點趙玉臺,都是在給神霄派未來的發展鋪路。

    現在該去看看這徐鳳年的成色如何了。

    北涼世子徐鳳年名聲在外,葉千秋雖然對其有些瞭解,但終究是得親自看一看,辨一辨。

    ……

    翌日一早。

    葉千秋便讓人請了徐鳳年到神霄閣一敘。

    獨自到了神霄閣中的徐鳳年,剛剛走進神霄閣的庭院裡。

    就看到了有十二三歲的小道士和十歲左右的小女娃正在院中追逐著兩頭四足幼獸。

    在那院中的梨花樹下,還有一頭六足異獸在臥伏打盹兒。

    徐鳳年心中暗道:“這大傢伙應該就是李老頭所說的那異獸虎夔了。”

    聽李老頭說,這異獸虎夔的靈性不亞於當年齊玄幀座下的黑虎。

    都說能人異士都有不同凡響之處。

    白日飛昇的齊玄幀養了一頭黑虎。

    葉真人也養了一頭虎夔,哦,不對,是三頭。

    徐鳳年看著那在院中奔跑的兩頭虎夔幼崽,還有小道士,小道姑。

    笑著朝那小道士開口問道:“敢問葉真人可在閣中?”

    小山楂停下腳步,看著徐鳳年道:“我認得你。”

    徐鳳年仔細一看小山楂的面龐,恍然間想起了三年前在深山林間,這倆孩子也曾跟在葉真人身旁。

    後來,他和老黃住進青羊宮,經常去找老劉,老孟頭他們聊天。

    也就知道了這倆孩子和老劉、老孟頭他們是一個窩裡出來的。

    “你是小山楂?”

    “你是小雀兒?”

    徐鳳年笑道。

    小山楂道:“師父已經在閣中等候世子,師父說,世子若是來了,可直入閣中,無須通稟。”

    徐鳳年聞言,微微一笑,便朝著閣中行去。

    入了閣中第一層,只見其中陳設簡單,放了不少書。

    只有幾張矮桌,上面空空如也。

    徐鳳年見無人,便順著樓梯,上了二層。

    二層的佈置擺設和一層差不多,依舊沒有瞧見葉真人的影子。

    於是,徐鳳年便抬步,朝著第三層走去。

    到了第三層之後,只見閣中空空蕩蕩,只有一副供桌,供桌上有香爐,香爐裡香菸嫋嫋。

    供桌後邊的牆上寫著一個大大的道字。

    供桌前邊兒,有一個蒲團。

    蒲團上面也是空蕩蕩的。

    徐鳳年往四周一瞅,也沒再往上走的樓梯了。

    可閣中沒有瞧見葉真人的身形,難道是小山楂記錯了?

    葉真人根本不在閣中?

    就在徐鳳年疑惑之時。

    只見那本來空蕩蕩的蒲團之上,葉千秋的身形緩緩而現。